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戰天武錄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識破身份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識破身份

    “如此霸道!不愧是黃級下品的毒藥!”

    只是轉瞬之間,一具干尸就此灰飛湮滅,頓時,三人不由驚嘆一聲。

    “那是自然!這可是用了十余顆六級靈獸內丹,才從宗內一位黃級煉丹師手中換取一小瓶,僅有十余滴!端是珍貴的緊!”

    見三人震驚的模樣,五長老得意的笑了笑,開始炫耀起來。

    這時,五長老才回想起化尸水的珍貴程度,頓時,得瑟的臉龐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一絲肉疼之色一閃而過,突然,對其余三人說道:“把這些尸體堆積在一起!”

    對于這突如其來的吩咐,三人愣住了,均是不甚理解的看向五長老。

    “特么的,愣著干嘛!還不快點!”

    而換來的卻是五長老更加莫名其妙的喝罵。雖然三人還未想明白,但也只能匆匆動手開始搬運干尸。

    看著行動起來的三人,五長老臉色剛要舒緩,但見三人臉上仍帶著深深的不解之色,頓時,直覺胸口有些發堵,臉龐變得更是陰暗了幾分。

    他現在已經開始懷疑三人的智商是不是有問題。且不說,每一滴化尸水都等同于一顆六級靈獸內丹的價值。如果真是每一具干尸都要浪費一滴,僅僅十余滴的化尸水,面對成百上千的干尸,那不就是杯水車薪,沒有一點用處!而把尸體堆積在一起,以化尸水霸道的腐蝕性,僅需一滴就足以把這大量的干尸腐蝕的連渣滓都不剩!

    剛才他用一滴化尸水僅消融一具干尸,是想在三人面前顯擺一下,頭腦發熱的沖動之舉。所以在他清醒了以后,才會感到肉疼和懊悔。

    若不是那具干尸已經灰飛湮滅,他絕對會再狠狠的踩上兩腳,已結心頭之恨!

    ……

    待四人處理完尸體,天色已經開始泛白。

    唯恐被人瞧見,四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并未出言交流,似是心有靈犀一般,快速的向同一間屋子奔去。

    待四人進入房間之后,并未停止腳步,只見其中一人走到一面光滑的墻壁面前,伸出食指點在墻壁上,未有任何異樣的墻壁,被手指按壓的地方竟凹陷了一塊,緊接著,傳來一陣‘轟隆隆’拉動沉重巨石的聲音,只見,平坦的地面,竟陡然從中間出現一道不斷張大的口子,轉瞬之間,隨著戛然而止的沉重之聲,張裂的口子亦是停了下來,一個長寬近一米的四方入口呈現在四人面前。

    待四人進入之后,入口快速的合在了一起,墻壁上凹陷的地方也消失不見了。很難想象,光滑如故的墻壁和重歸平坦的地面,竟暗藏玄機。

    “五長老,時間已經過了一半,還是沒有任何進展,這可如何是好啊!”

    密室之中,其中一人,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靜。

    聽到他的話,五長老沒有立刻回應,而是和另外兩人一樣臉色一暗,沉思了起來。

    他們之所以沒有同朱家眾人一起離開臨澤城,當然是因為要追查殺害朱大昶之人。而現在已經過了朱鼎給的期限的一半時間,還是毫無頭緒。若是到了期限還沒有找出兇手,痛失獨子的朱鼎,絕對會百般折磨他四人一番之后,再讓他們給朱大昶陪葬。

    因此,他們早已有了最壞的打算,若真過了期限,他們就是自裁,也不愿面對朱鼎。他們也不是沒有想過躲藏起來,但他們豈能逃出鬼王宗的手掌心!懾于鬼王宗對待逃避或是叛宗弟子殘酷的懲罰,哪敢有此念想!到時,還不如自我了結來得痛快!

    “哈哈!應該是他!就是他!”

    突然,沉思的五長老莫名其妙的大笑兩聲,臉龐興奮的通紅,根本就不理會不解的三人,自顧的繼續大喊,似在宣泄一般。

    “你們可還記得,前些時日,朱大昶在天香樓被人欺辱的事情?”

    平靜下來的五長老,并未立即給疑惑的三人解惑,而是嘴角微微一扯,微笑著反問道。

    “那件事,到聽說了,只是……”

    三人點了點頭,其中一位,開口回應了一下,然后卻欲言又止,用‘幽怨’的眼神看向五長老,意思不言而喻,我們心里都怨恨那坑爹的玩意,他被人欺辱我們也很高興,但是現在我們都自身難保了,你還有心思拿這件事來尋開心?

    “哼,想什么呢!我說的是那位欺辱朱大昶的年輕人!”

    見‘幽怨’的三人,五長老豈會不知什么意思。旋即,臉色一黑,冷哼道。

    聽到五長老的話,三人皺眉凝思了起來。那年輕人在年齡上和拍賣會上的那人倒是相仿,但修為不一樣,他們可不認為在短時間內,葉陽的修為能過連跳三階。旋即,搖了搖頭,不以為然的說道:“那位欺辱朱大昶的年輕人,只有武師巔峰的修為,能有什么問題?”

    “那你們可知,欺辱朱大昶的年輕人,朱鼎曾派宗內的弟子截殺過?并且還出動了一名武宗境的執事!”

    見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五長老也不惱,輕聲的說道。

    “這倒沒有聽說!難道是沒有殺掉那年輕人,被他逃掉了?”

    三人搖了搖頭,旋即,有些吃驚的問道。但還是沒能明白五長老為什么死死抓住那位年輕人不放。

    “殺掉?逃掉?若是這般,我豈會想起他來!”

    五長老先嗤笑一聲,隨即神色一正,接著說道:“是截殺他的武宗執事和一干大武師境的精英弟子,全部被反殺了!”

    “這,這怎么可能!以他的修……難道他有強者在暗中保護!?”

    “你是懷疑他就是殺害朱大昶的兇手!?”

    這時,三人終于明白了五長老為什么與他們提起欺辱朱大昶的年輕人。

    在鬧市之中,能不被任何人發現,輕而易舉殺死一干大武師后期的護衛和朱大昶,就是以他們的實力,自問也做不到。更遑論,僅有大武師三重天修為的年輕人了。定是有強者暗中護衛著他。

    年齡相仿,都有強者在暗中保護。倒有著重大的嫌疑,但想到兩者境界上的差異,還是有點不敢相信是同一個人。

    “若是那年輕人之前,隱藏了真實修為呢!”

    五長老見還不敢確認的三人,又幽幽的說了一句。

    “啊!?”

    瞬間,三人驚呼了一聲,都恍然醒悟了過來。

    “還是五長老英明!”

    “就是,就是!這世上哪有諸多的地方都相仿之人!是我們糊涂了!”

    “幸好有五長老及時出言點醒!”

    “好啦!先別高興的太早!那人有強者護著,以我們的實力,只怕不是對手!”

    見還想繼續恭維的三人,五長老不耐煩的抬手制止了,有些擔憂的說道。然后,凝眉思索了一下,望向其中一人吩咐道:“老十,你速回分部給朱鼎匯報一下,讓他派些強者過來!”

    ……

    再次進入云霧沼澤歷練的葉陽,不知危險已經悄然來臨……

    http://www.rcvbb.com.cn/zhantianwulu/117050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陕西十一选五 吉林麻将玩法 北京麻将app必赢插件 体彩p3 欢乐麻将豆出售平台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 浙江十一选五五码走 天水微信麻将群 4场进球 国标麻将最容易胡的牌 cba总决赛大比分直播 北京快乐赛车 美女麻将2人单机游戏 球探球探网足球手机 河北中原麻将官网 2018世界杯各组比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