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戰天武錄 > 正文 第十章 危機?

正文 第十章 危機?

    “原來是你!”

    領頭的年輕人回頭看到葉陽,眼里閃出一絲寒光,嘴角上揚玩味的說道。

    看來葉陽和他確實是熟人了,不過應該是熟悉的敵人。既然是熟悉的敵人,就不得不說一下在落鳳城的三大家族了。

    三個家族中,葉家的勢力是最強的。另外兩家,王家和李家實力差不多,相較于葉家的勢力略遜一籌,所以兩家就聯合起來對抗葉家。既然是這樣,三家的小輩在往來里也沒少摩擦。

    領頭的年輕人喚作王坤,他不光是王家的嫡系一脈,還是王家現任家主的小兒子。與葉陽的大哥葉宇年紀一般,也是二十歲左右。不過,他的天賦很一般,現在的修為也不過是武士九重天的境界。三年前,因為欺負葉家子弟,曾被葉宇打成重傷,在床上躺了幾個月,因此,他對葉家更是萬分仇視。

    “王少,這人是誰,要不要咱們教訓他一下,讓他跪在地上跟您磕頭認錯。”

    旁邊國字臉的少年察言觀色,明白葉陽應該得罪過王坤,繼續諂媚的說道。

    “沒錯,對付這種修為低下乳毛未干的小屁孩,我最有經驗,可以讓他們哭著求饒,喂,自己爬到這里來。”

    占著自己是武士境第七重境界,另一個少年也是根本不把葉陽這個看起來十三四歲的小屁孩放在眼里,眼神充滿鄙視對葉陽叫囂道。

    “他可是葉家的小天才,才十四歲,上個月就突破到了武士境,不過現在倒是可以折辱他一番,讓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王坤的兩個跟班說完后,他眼中的寒意更甚,一臉戲謔的看著葉陽,一邊獰笑道。

    “你們幾個說完了沒有,把靈獸材料放下,每個人抽自己十個嘴巴,否則休想走。”

    本來只要王坤他們放下靈獸材料,就讓他們走,葉陽并沒有想為難他們,但是,在他們說完這一番話后,葉陽心里已經怒了,善了已經是不可能了。

    “什么!”

    聽見葉陽的話,王坤三人面色陡變,他們不是沒見過囂張的人,但修為低還囂張的一個都沒有,這葉陽簡直是找死,怒向膽邊生,三人動了殺人滅口的心思。

    “你再說一遍!”王坤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機,森然道:“現在磕頭認錯的話,還有機會!”

    “跟他廢什么話,受死!”

    國字臉少年一步踏出,右手五指齊張,朝著葉陽臉上拍去。這一掌要是命中,葉陽就算不死也會毀容,手段不可謂不毒。

    “不知死活!”

    對方的修為只是武士境七重,葉陽直接選擇了完全無視掉,眼中閃過一絲寒光,隨意一個進步,身體瞬息出現在他的面前,右手伸出,直接卡住對方的脖子,用力往下栽去。

    轟隆!

    地面被砸出一個淺坑,國字臉少年腦袋陷進去半尺,生死不知。

    “雜種,你敢出手,要你的命!”

    王坤和另一名少年大驚,聯手向葉陽發起進攻,并各自施展出浸淫許久的得意武技。

    “四分五裂拳!”

    “崩云掌!”

    葉陽面對兩人的猛烈攻擊,腳下一震,堅硬的泥土立刻被踩爛,整個人的氣勢無限拔高,旋即身形不動,雙拳分別迎了上去。

    砰!砰!

    “怎么可能,他明明上個月才突破到武士境的!”

    王坤兩人如遭雷擊,一口鮮血噴出的同時,雙腳離地倒飛出去,宛如騰云駕霧。

    人至途中,王坤臉上閃過陰毒,甩手射出一道黑芒。

    “去死吧!下了地獄別忘記是我王坤殺了你。”

    咻!

    黑芒是一根針形暗器,細如發絲,去勢極快,幾乎是剛射出,就到了葉塵面前,針頭紫光閃爍,明顯淬有劇毒。

    就在王坤得意冷笑之時,臉色突然一僵,視線中,葉塵只是右手食中二指一夾,毒針難進寸毫。

    “不可能,我的暗器手法連武師境第一重的武者都接不住。你怎么可能接住!”

    王坤踉蹌地落在地面,王坤臉上一半憤怒,一半驚恐。

    “實力不行,跟我玩旁門左道,希望你身上帶了解藥!”

    葉陽不屑去分辯,抖手把毒針又反射回去。

    噗哧一聲,毒針深深插進王坤的胳膊,毒素瞬間侵入進去。

    “……我要你全家死光,你個有娘生沒娘養的小雜種!”

    毒針上的毒素,是三級靈獸黑尾紅環蛇的蛇毒,武士境武者中之必死,武師境低級武者也不一定能扛過去,其威力,此時,王坤可是深有了解。見自己中了毒,王坤面如土色,深怕來不及解毒就毒發攻心,哪里還敢怠慢,慌張的從懷里掏出一瓶解藥,撥開塞子把一整瓶解毒藥都倒入了口中。

    聽到王坤的咒罵,這時,葉陽真的怒了,他最恨別人辱及全家,尤其是提到了他的母親,他在心里已經判了王坤他們死刑,當下一怒,風雷閃施展到極限,風雷乍響,化為一抹光影掠出,順勢便要擊殺王坤。

    “滾回去!”

    就在此時,一陣冷喝傳出。

    一道身影突兀出現,攔截在王坤身前。

    葉陽收勢不住,一拳轟了出去。狂猛的勁氣四下輻射,草木低伏,葉陽輕飄飄的退回原處,目光看向王坤身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約莫四十歲左右,面容陰翳,臉龐上掛著些許嘲諷的笑容。

    “王元執事!”

    此時,空中彌漫一股刺鼻的屎尿的味道,死里逃生,王坤驚喜出聲。

    這王元是王家的旁系的人,在王家也頗有地位,是一名擁有實權的執事,有著武師四重天的實力。

    “王坤少爺,你沒有事吧?”

    王元眼里露出一絲鄙夷,一閃而過,表面很是恭敬的對王坤關懷道。

    “真是一個廢物,連一個十四歲的小屁孩都打不過,竟然還被嚇尿!”

    王元表面很是恭敬,心里卻對王坤一陣暗罵。

    同時,他對葉陽的天賦和實力感到震驚,心里更是對葉陽充滿了殺意,剛才,他五成的實力的一拳,竟然沒有傷到葉陽分毫。如此天才,還是敵對家族的,必須盡快的除掉,以免留有后患。王元沒有考慮能不能殺掉葉陽,因為王元認為有他在,葉陽本事再大也沒有用,必然被轟殺成渣。

    “王元執事,我父親要你保護我,現在你給我殺了他!”

    王坤受傷頗重,說話的同時嘴角溢出大量鮮血,看上去很慘。

    “好的,王坤少爺。”

    王元回答一聲,轉過身,對葉陽玩味道:“小子,看在葉家的面子,給你一個機會,跪下認錯便放你一馬,否則要你知道我王元的手段。”

    王元想在殺了葉陽這個葉家第一天才之前,先好好的羞辱一番。能羞辱斬殺一位天才,那是一件讓他非常開心的事情。

    http://www.rcvbb.com.cn/zhantianwulu/1170498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一道搓百搭官方下载 竞彩比分500网直播 河南十一选五 甘肃麻将打法大全 黑龙江彩6十1开奖结果 篮球nba比分直播 篮球比分直播188网球探网 辽宁快乐12 4399大众麻将单机版 江苏麻将作弊器有用吗 新华股票配资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新浪网 宁夏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北单比分现场直播 篮球比分即时播报 一本道东京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