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仙終紀 > 第一卷:凡棋 三十七章:人與人的大勢爭

第一卷:凡棋 三十七章:人與人的大勢爭

    長著翅膀的無爪黑龍在女子身上不停的盤繞,嘴中吐著一縷縷黑氣,將女子的身子籠罩,陸玖皺著眉頭,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運道。

    蕭玖的運道是一名小女孩面無表情地流著淚站在尸山之上,滿是孤寂悲涼;帝暖書的運道則是兩個人,一個坐在龍椅之上,好似氣吞山河,而另一個人身在花海之中,卻不沾染半朵,其肩頭生長著一朵美麗的碧藍小花。

    陸玖獲得這只眼睛后見過很多的人,他們的運道都是一個人加上一些其它的東西,而這個女子身上的運道是陸玖第一次見到這樣的。

    院落中的兩人看上去很幸福,要是陸玖看不見這條黑龍的話。

    ——————

    柳城外,七竅玲瓏心沒有做出的外景之中,一名少年跟著一名身穿黑袍的人登記了身份后,進了柳城。

    “墨魚老師,我幾年前跟你去睡蓮福地之時,順手下了一步閑棋,讓一個制作一半的隱子幫楚懷擋了暗箭,雖說和計劃有些出路,但是得到了更好的結果,他們相愛了。”少年進了城后,看向一個方向,手中拿著一個羅盤,上面的指針指著一個方向,楚懷和那女子的方向,“現在旭輝宗不知為何憑空多了一個勢力,我們可以用這個隱子做一些事情。”

    “比如?”黑袍下墨魚的紅瞳散發著幽幽的光芒,盯著少年。

    少年在墨魚的注視下,緩緩說道,“比如讓她死在這個名為天啟的宗教之下,然后挑起旭輝宗和天啟的戰斗,我們墨家便可以為其售賣武器,在之后甚至可以左右此地的戰爭,把此地納入墨家也不是不可以的。”

    墨魚收回視線,語重心長地教導,“墨來,記住,墨家的機關不是用來殺人的,老祖宗把墨家發揚光大靠到僅僅只是機關術?那為何公輸家至今卻連風聲都沒了?我們墨家靠到不是機關術,而是兼愛非攻,這才是我們墨家一直傳承至今的原因,為了世人的進步,死人是無所謂的,那些隱子都會成為為了人們生活更好的英雄,他們的名字都會刻在墨家的豐碑之上,被日后的世人銘記,此乃有意義的殺戮。

    而你剛剛說的,掀起戰爭僅僅只是為了墨家一時的油水?太過狹隘,墨來,你是從支脈被我救過來的孩子,目光從根本上比不過族中的那些人,我不怪你,但是日后隨著你學習的越來越多,我不希望再聽到這樣的言論。”

    少年墨來點點頭,對著墨魚抱拳行禮,“學生受教了。”

    墨魚點點頭,掏出一把精致的弓弩遞給墨來,墨來接過弓弩,看著墨魚,后者關愛地摸著少年墨來的腦袋,“你的設計圖我看了,我做了一些小小的改造,這是改造后的模樣,你原先設計的很不錯,這種兵器可以讓普通人有了自保的力量,但是還是太弱,對付筑基修士都有些困難,這是我給做的,在外表加上了小弓身,上面有極速和減少射出后摩擦的陣紋,你還可以通過調節弓身的弧度來調節射出的力度,方便做出落點的調整。

    每顆小箭矢我也做了些改動,把周圍的刀刃磨成圓的,這種武器本身就是靠著里面箭矢的旋轉從而使威力加強,箭矢身上原先的刀刃別說錦上添花,甚至有點拖了后腿,磨成圓的,計算好轉出的方向,加上陣紋,它現在射出的速度相當于兩倍的聲音,如果你是偷襲的話,沒有準備好的元嬰也躲不過去。

    材料我的是用云金做的,輕巧堅固的同時可以吸收大量的沖擊,你用的時候也不用擔心它會因為太大的后坐力把你自己傷到,不過做一個成本太高,這個只能用來給你防身,不要想著大規模生產它。”

    墨來看著墨魚手中的弓弩,接了過來,抱拳行禮,“謝過老師,學生謹遵老師教誨。”

    墨魚眼眸中紅瞳轉動,皺著眉頭,看向墨來手中羅盤剛剛指向的方向,從頭發上的發飾中取出一塊牌子,上面六十九的字樣微微閃動,“六十九?她不是陪著任不寂在玄清山之中么?難不成壞了?墨來,你那個隱子也在那個方向?”

    墨來順著墨魚視線的方向看去,再看了眼羅盤,點點頭,墨魚皺著眉頭,問道“柒拾在嗎?”她們的玄清帶是一體的,能夠感應出來。

    墨來搖頭,“老師,她在中洲準備各門派所需的靈錢,我們本身計劃就只在這里逗留一日,拜訪一下旭輝宗兩位宗主就結束了,她在這也沒用,我就提前讓她前去了,老師找她有什么事嗎?”

    “無事。”墨魚看向木牌,也許真的壞了,出來時還去拜訪過任不寂,六十九就在他身邊,就算她出發,再怎么也不會比自己快,回頭把這東西修修,墨魚想好,便一甩衣袖,回頭對著墨來道,“我去旭輝宗,你要來么?”

    墨來搖搖頭,“那個隱子畢竟是我放的,學生要把她身上的東西收回來就不陪著老師了,晚間學生在傳送陣前等著老師。”

    墨魚點點頭,和墨來分道揚鑣,墨來目送墨魚離去,面露微笑,“走啦走啦!看看到底進展到了怎樣的地步。”

    墨來轉著弓弩,“那就給你起個名字?狗蛋?不錯!那你就叫睿思了。”墨來擦擦睿思,把它放進了袖子中,面帶著憨態可掬的笑容走向女子所在的方向。

    ——————

    院子中,女子正幸福地依偎在楚懷身上,突然面色巨變,楚懷注意到女子的變化,急忙把女子推開,手放在女子的眉間,臉上滿是心疼,關懷地問道,“怎么了?動了胎氣了?”

    女子搖頭,掙脫楚懷的手,用衣袖擦著汗,笑道,“沒事,就是可能剛懷了孩子,身子有些奇怪,休息片刻就好。”女子說罷,也不等楚懷說什么,就揉著腦袋走進了屋內。

    楚懷看著離去的女子,目中露出寒光,剛剛一瞬間,自己心愛的女子的心聲突然變了,變得痛苦又開心,極其矛盾的心理,楚懷知道,這是那個拋下她家伙來到了她附近才會有的感應,是屬于隱子無法逃脫的宿命。

    楚懷全身氣勢爆發,然后內斂,閉上眼感受著周圍所有人的心聲。

    帝暖書笑呵呵地把手指向陸玖眉間,輕聲道,“噓,我幫你隔絕七竅玲瓏心的探查,他的境界也不算低,明曉境只能自閉,唯有朕能幫你。”

    陸玖躲避的同時看向蕭玖,后者盯著帝暖書,眼神冰冷,帝暖書笑著指著院子中的楚懷,蕭玖想了想,示意陸玖放心。

    陸玖不再躲避,任由帝暖書指著自己的眉間,陸玖重新看向院子中,突然間冷汗直流,緊張地屏住了呼吸,他為什么可以使用力量?!

    帝暖書把手從陸玖的眉間拿下,劃過陸玖的鼻尖,臉湊到陸玖的耳朵上,輕聲道,“朕見過你,在玲清那里,當時玲清去試試玄清門的那個名叫任不寂的小家伙,朕在他的身旁看到了你,知道么?朕只要看到過一名女子,那她的全身上下朕都知道她的模樣,那副全身都是刻紋的隱子模樣。”

    帝暖書把手放在陸玖大腿上,微微一捏,陸玖閉眼便輕嗔一聲,再睜眼突然發現自己正靠著蕭玖的旁邊,而命主則以在幻境中的姿勢抓著自己,出來了!

    帝暖書放在陸玖鼻尖的手劃過陸玖的唇,落到陸玖的脖子上,嘴角上揚,“朕感到了一股氣,一股比七竅玲瓏心釋放的光還要純粹的東西,那是傳說中的東西,而且是讓朕都有一絲敬畏的東西,朕著實好奇,好奇是什么讓墨家改造的隱子變為常人?是什么讓這個隱子可以修行并且和霍將軍有些聯系?”

    帝暖書和陸玖的臉越靠越近,一嘴把陸玖的眼罩咬下,像是發現了隱秘的孩子,呵呵一笑,“奇特的眼眸,和先天陰陽眼很像,但只是像...”

    “噗嗤!”

    陸玖眼中,只見帝暖書把自己的左眼完好地咬下,無數的孽障從已經變得空洞的眼眶中飛出,將自己吞噬,陸玖大吼捂著自己的左眼,才發現自己的左眼依舊在眼眶中好好的。

    帝暖書把陸玖放開,在陸玖身上一點,陸玖身上因為剛剛而全身大汗淋漓,被帝暖書一指變得干凈如新,陸玖捂著左眼看著帝暖書。

    “很不錯,一直敢正視著朕,朕很中意你,要是以前也許朕直接把你就地正法了,但是現在朕不會,霍將軍把你放上來,看他玩得倒是很開心,回頭找個理由罵罵他,臭東西!”帝暖書看著天上笑罵道。

    陸玖咽了口唾沫,看向帝暖書,“為什么?”

    帝暖書努著嘴看著陸玖,雙手把周圍全部畫一圈,歪著腦袋,“這些為什么?”

    陸玖點點頭,很快又有些后悔,自己的嘴怎么那么賤呢?陸玖啊陸玖!好奇心害死貓不知道么?

    帝暖書哈哈大笑,“天下共有十份天榜你可知?”

    陸玖點點頭,十份天榜,一份代表著百年內的人物,排名最高的便是百年中最強的那人,任不寂當年奪得天榜之時和自己隨口說過。

    帝暖書叉著腰,“天榜,朕定的。”

    陸玖哦了一聲,倒也不奇怪,帝暖書皺著眉頭,好像對方的反應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一樣,或者有些太平靜了,帝暖書盯著陸玖,“朕從來沒對他人說過,你倒是給朕更有些知道了秘密的模樣。”

    陸玖想了想,張開雙手,故作驚訝,“哇——”

    帝暖書眼皮微跳,“你信不信朕在天下人面前把你辦了?”

    陸玖急忙抱著自己,躲在蕭玖身后,點了點頭。

    “不會的!你把朕想成什么人了!”帝暖書怒道,然后敲了敲自己的頭,自己居然和一個沒自己零頭大的小孩子置氣,不得不承認,進到七竅玲瓏心中對自己還是有些影響的。

    “你真以為朕是為了旭輝宗?”命主指著燕宣,楚弧聲音變得威嚴。

    陸玖左眼中,那尊高坐龍椅之上的人正是現在的帝暖書,或者該叫命主。

    陸玖順著命主的視線看去,搖搖頭,不知道。

    命主看向天空,又看向下方對陣中的雙方士兵,全部停止了動作,命主把此地從原本的時空中挖了出來,防止回到幻境中時,已經過了五六年。

    命主又看向陸玖,身影變得高大威猛,頂天立地,“這里一開始就不是什么爭奪旭輝宗的戰爭。”

    “而是...決定人類未來大勢之爭的開端。”

    http://www.rcvbb.com.cn/xianzhongji/59354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