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網游之盜版神話 > 第四百四十八章 貪心小女人

第四百四十八章 貪心小女人

    晚上,血紅等人并不想早早回上海,反而找了個酒吧,一伙人在里面很yin亂的樣子,剛進酒吧我便看到一個老外男人的手正在一個打扮的極其妖媚的國女人屁股上摸索著,那個女人穿了一件紗裙外套,隱約能看到里面的丁字褲。

    我不禁咋舌道:“這tmd是什么地方,怎么感覺像是進入了?”

    慕容姍姍看得臉都紅了,小聲說:“這里本來就是!”

    反觀血紅和深藍等人卻都是如魚得水,紛紛找到屬于自己的空間,順帶跟陌生的女人搭訕聊天。他們本來就不是什么正經人,想來這種地方也是經常來的。

    我拉著慕容姍姍在柜臺旁坐下,要了杯啤酒,一邊喝著一邊慶幸道:“還好沒有把雪涵帶來,這里似乎很不適合她。”

    慕容姍姍輕笑不語,目光投向臺上正唱歌的一個mm,看起來像是在校的學生。

    我則看向吧臺內,穿著一身藍sèt恤的服務員正在切著水果拼盤。

    我便說:“妹妹,在這里工作多久了呀?”

    “兩年了。”mm沒有抬頭。(首發)。

    我又問:“工作還開心嗎?”

    結果mm抬頭看我,又看看我旁邊的慕容姍姍,笑道:“你這樣打聽我的事情,就不怕這位姐姐生氣嗎?”

    慕容姍姍喝了口啤酒,輕笑:“隨意,他的事情我才懶得管~~”

    這時,一個胖子站到了臺邊,對服務員說:“美女,來杯紅酒!”

    “當!”

    紅酒放到了桌上,mm手還沒有收回,那胖子卻已經搭在她手上,那mm慌忙抽回手,胖子就看著杯子說:“咦,怎么沒有加冰啊?給我來點冰塊。”

    mm哦了一聲,加了幾塊冰,這次胖子更加夸張了,伸長著脖子看mm衣服領口露出的一抹chun光,并且,在mm遞回杯子的時候,他居然伸手在mm胸脯間摸了一把。

    我看不過去了,正要說話,慕容姍姍卻按住了我,小聲說:“你安靜看著吧,在酒吧里混了兩年的人,沒有一個是吃素的!”

    我半信半疑,卻只見那mm臉sè一寒,忽然抓過旁邊的滿杯啤酒,當頭就給胖子潑了下去,之后,意猶未盡的抓起第二杯再次潑了下去,彎腰脫下小皮鞋,“啪~”的一聲砸d當老娘是雞啊!”

    胖子羞愧而去,mm恢復常態,沖我和慕容姍姍嫣然一笑,繼續切起了果盤。(首發)。

    這時,血紅已經跟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搞在了一起,那女人正坐在他肥腿上,吃吃的笑著。

    “我ri,太yin亂了,居然有人喜歡血紅這豬頭……郁悶。”我小聲說了一句。

    慕容姍姍笑道:“呵呵,你看看那女的胸口吧,分明是插著一卷錢呢,有rmb開路,還怕那女人不從么?來這里就是尋找刺激,跟誰還不一樣……”

    我想想也是,但是覺得這里太不合適呆下去,于是一拉慕容姍姍的小手說:“咱們出去逛逛夜市,這里的氣氛實在太壓抑了,我怕我在這里呆久了也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

    慕容姍姍一臉曖昧的看著我,雪膩的臉蛋在昏暗的燈光下誘人極了。

    見我要走,吧臺mm笑著招呼:“以后經常來呀!”

    估計我若非形勢所逼是不會再來了。(首發)。

    慕容姍姍出了酒吧門才問:“那血紅他們怎么辦?”

    “別管他們了,玩的那么開心,他們又不是找不到去賓館的路。咱們自己玩去,明天讓李清過來招待他們一下,然后讓他們各自回去~”

    慕容姍姍微微一笑:“好,那我們現在去哪里呢?”

    我看了看夜sè,說:“雪涵和欣雨去觀前街了,她們說是要去買點偽劣首飾來著,要不我們也過去看看?”

    “好,不過我車停在賓館了,現在打車過去嗎?”

    “不用,擠公交車吧,我剛好有兩個硬幣……”

    “嗯。”

    于是我帶著慕容姍姍來到旁邊不遠處的公交站臺,城市此時已經燈火通明,宛如脫下華麗外表后嫵媚的少婦一般,旁邊走過一對對的戀人,鶯聲細語,讓我覺得這個城市似乎都陷入了戀愛。

    站在公交站臺,慕容姍姍四處張望,看了看牌子后輕盈的走過來說:“這里只有8路線才能直達,不過好像行車間隔很長。首發。”

    我笑了笑:“沒關系,反正時間還早,現在不過才7點而已,咱們10點鐘回去也不遲。對了,下午的時候,你交代了年少輕狂安排國戰的事情了嗎?琳姐已經搞定了,一切都由永不屈服和夜殺全權負責。”

    慕容姍姍點頭說:“剛剛開完會我就打電話給過年少輕狂和ri不落兩個人了,年少輕狂在線游戲沒有接,ri不落正在上課,估計接了電話現在正在系辦公室寫檢討。但是他已經回了短信給我,說是指令已經下達,有些積極的玩家甚至今天就已經開始出發了,說是為了混淆敵人的注意力,分批過去安全點。”

    我微微一笑,看向遠處的燈紅酒綠,問:“姍姍,你覺得我們這次的勝算大概有多大?”

    “不足五成!”

    慕容姍姍的話斬釘截鐵,我暗暗心驚,同時,心最害怕的事情也被說了。

    見我沒有搭話,慕容姍姍笑著解釋:“我們長途跋涉,想取得偷襲的效果是不可能了,印度那邊都不知道安排了多少眼線在國區,我們這樣大張旗鼓的進攻不被人家察覺就見鬼了。[.首發]。但是,似乎也沒有其他的好辦法了,畢竟,游戲里很難來個白衣渡江或者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類的伎倆,印度人不傻,肯定不會被輕易瞞騙過的。林凡,你覺得呢?”

    我點頭說:“國戰向來就沒有多少偷襲的事情,偷襲最多能干掉一兩個小鎮,想攻陷一個二級主城,靠偷襲是不太可能的,光是城里那么多的戰斗型npc就不是偷襲所能搞得定的。 不過,這場仗已經是非打不可了,與其等人家打上門來,不如先過去爭取個主動。還記得幾天前水澗城那個邊陲小鎮的事嗎?nnd,就是因為隱忍不發才被人家一舉端了前沿陣地的老窩,這件事情,動力火鍋那個笨蛋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那小子說了手眼通天定能確保水澗城安全,結果呢,哼哼,還不是被美國人連續干掉了兩個村莊!”

    慕容姍姍笑道:“你倒責怪起人家來了,fire后來不是主動進攻把那幾個村莊全部奪回來了么?而且,把美國人在這里設置的npc也殺個jing光,甚至還進入對方主城的境內連續征服了兩個據點,若是換了你,能有這種能力和魄力嗎?”

    我堅定道:“如果我處在fire的位置,四面孤立無援,一定也會奮死一搏,雖然不一定能超越fire,但相信也不會比他差!”

    慕容姍姍輕笑:“嗯,有時候人就要逼一下才能發揮潛力。(首發)。不過fire那個人確實讓人佩服,在水澗城那種玩家人口不足銀月城一半的情況下,他居然能力抗美國兩大主城而不落敗,恐怕換了國區的另外一個玩家就未必能辦得到了。”

    我噓了口氣,喃喃道:“是啊,fire是個強悍的家伙,他能辦到的事情別人卻未必能夠辦到,這也正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說實話,從出道以來,我只佩服過兩個人,其一個就是fire,動力火鍋!”

    慕容姍姍好奇的看著我,問道:“那么另一個呢,不會是你自己吧?”

    我不由失笑:“我哪有自戀到那種程度,另一個讓人佩服的人,其實是你,姍姍……”

    “我?”

    慕容姍姍非常吃驚,手指著自己的瓊鼻,非常可愛的張了張小嘴:“為什么是我呢?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只不過是運氣好才走到這一步,而且,我先天的條件也算不錯,不然哪能有今天在游戲里的地位……”

    我笑道:“姍姍,有你這種條件的人絕對不在少數,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像是這么努力,還記得么,當初你連續陪我刷經驗好幾天,每天睡覺時間都不足6個小時,當時我都心疼死了,普通的女孩子怎么能做到這樣。首發。縱觀銀月城甚至是國區的四大主城,再也沒有那個行會能夠與今天的劍與玫瑰一爭高下,我想,這些都不是用幸運就能解釋的。而且,對于如何籠絡人心和激發士氣,這個你比我更了解,自然不用我說了。”

    慕容姍姍嗔道:“你是在說我城府深咯?”

    “那不叫城府,叫智慧,如果用在血紅這種人身上就叫城府了。”

    如此裸的奉承,一旁的兩個mm立刻用異樣的眼神看我,慕容姍姍則直接把兩個恐龍級的女生給無視了,對我說:“fire能夠一力抗起北方的防御,林凡,你可以么?呵呵,我好希望你也是這么一個毫無畏懼的人,這樣,以后我在可可她們面前多有面子呀~”

    我怔怔了發呆了一會,突然說:“雖然沒有什么機會,但是我會努力去做,放心吧。(首發)。”

    慕容姍姍眉飛sè舞的一笑,說:“嗯,你肯進取就好了,我倒不是很想你會那么累,哎,我好矛盾,既希望你能每天陪著我,又希望你能像動力火鍋那樣一戰震驚西方。”

    “真是個貪心的小女人。”我呵呵一笑。

    慕容姍姍俏臉洋溢幸福的笑容,看得旁邊的所有男xing幾乎都呆住了,直至8路公交停在面前時,我才推著慕容姍姍上了車,把手里僅有的兩個硬幣也貢獻了。

    車上不算擁擠,甚至我們還找到一個空座,我馬上讓慕容姍姍坐下,自己則拉著扶手站在一旁。

    車門處傳來一個年輕小伙叫喊同伴的聲音:“mb你跟著人家上車干什么,你不是要去國際商城買耳機嗎?”

    “靠,幸虧你提醒,我ri,一會請你吃伊利冷飲!”

    “mb我不吃……”

    ……

    那兩個人明顯是看著慕容姍姍不由自主的跟了上來,我不由得感嘆,小美女的誘惑力強到這種地步,真不知道到底是福是禍。

    坐在慕容姍姍旁邊的一個學生閉著眼睛聽mp3,但當他瞥了一眼慕容姍姍后就再也扭不過頭去了,直勾勾的盯著慕容姍姍看。

    起初,慕容姍姍還覺得有些尷尬,但是時間長了就習慣了,若無其事的陪我說笑聊天,直到我們快下車時,那男生終于鼓起勇氣,說:“請問……你是……慕容姍姍嗎?”

    慕容姍姍淺笑道:“是,有何指教?”

    我覺得酸的要死,于是就笑,結果小美女瞪了我一眼說:“你笑什么……”

    那男生這時卻已經掏出手機“啪~”的一聲給慕容姍姍留了影,慕容姍姍還要爭辯,我卻已經拉著她奔下了車,下車后,她不甘道:“我干什么要跑,跟偷了別人東西似的。”

    我說:“別惹麻煩了,nnd,逛個街都被別人認出來,你以后出來要帶墨鏡了。唉,這幾個城市只要是月恒玩家,恐怕都已經能認出你了。當初,你要是進游戲時改變一下外貌就好了。”

    慕容姍姍好笑的說:“是啊,我要是改變了外貌,后來在kfc里你還能認出我嗎?哼哼,恐怕現在我們還天各一方呢,我在學校,每天陪著可可。(首發)。你在公司里,整天陪著欣雨和雪涵。呵呵,各自陪在陌生人身邊。”

    我瞥了她一眼,問:“今天哪來的這許多感慨?”

    “沒什么,去找欣雨和雪涵吧?”

    于是開始找人,兩個人一個接著一個店面的作地毯式搜尋,最后沒能找到,慕容姍姍卻突然醒悟道:“為什么不打個電話給她們呢?”

    于是打電話,但是陸雪涵卻告訴我們她們正在kfc的二樓看著我們……

    抬頭一看,果然,欣雨正拿著kfc的紙巾沖我們招手。

    我和慕容姍姍立刻上去,只見欣雨和陸雪涵沒人居然只要了一杯可樂,就那樣坐在那里欣賞夜景。

    我便問:“你們想吃點什么,我去買,干嘛那么節省呢。”

    陸雪涵搖頭說:“我不要再吃東西了,好飽~欣雨說,這樓下經常有帥哥經過,所以跟我一起在這里等,可是快半個小時了,我都沒有看到所謂的帥哥。”

    我一屁股坐在欣雨旁邊,對她說:“自己來看也就算了,干嘛要帶著雪涵呢……”

    欣雨看了眼坐在對面的慕容姍姍,輕笑道:“適當放松一下也好,你和姍姍不也一樣出去玩了嗎?”

    我知道欣雨在責怪我晚上沒有帶她去酒吧,可是那種地方我實在不愿意她再踏足,有些自私,卻也無可厚非。

    慕容姍姍卻說:“酒吧里也沒有什么好看的,只有sè狼sāo擾小mm,被人家暴打而已,呵呵,幸好咱們林凡沒有對小mm耍流氓,否則的話現在你們還真見不到他呢,說不定就在醫院病床上躺著了~”

    欣雨立刻來了興趣,笑問:“姍姍,到底怎么回事?我好久沒有去過酒吧了,沒想到現在酒吧里的民風還那么淳樸啊~”

    我和陸雪涵都無語了,慕容姍姍依然亢奮的說:“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裸的sāo擾~不過酒吧的那個女人也實在兇悍,連500塊一雙的皮鞋都舍得丟出去砸那sè狼!”

    欣雨忙問:“怎么個sāo擾法,說來聽聽?”

    這時,坐在隔壁桌的一對學生情侶也把注意力投了過來,女生在看到慕容姍姍和陸雪涵等mm后微微驚訝,大概是很少見過那么多極品美女湊在一起過,那男生則更夸張,一根烤翅送在嘴邊都不知道咬下去了。

    慕容姍姍見我看窗外,于是不說場面了,反而笑著對欣雨說:“大家都決定明天開始向迷失之城進發,你們呢?要不要,我和大家一起過去,也好有個照應。”

    欣雨立刻說:“好啊,如果姍姍你愿意的話,就跟我們一起好了,林凡你說呢?”

    我想了想,雖然很想跟慕容姍姍一起攻城,但是大局為重,核心人員都在一起絕對不是個好主意,于是我說:“姍姍還是在劍與玫瑰的陣營吧!咱們在兩邊互通有無,這樣也能更加具體的了解到局勢的變化,否則的話,那一邊受到攻擊都無法準確馳援,在一起的缺點就會體現出來了。”

    “這樣,好嗎?”欣雨疑惑的問道,她看向慕容姍姍,似乎害怕慕容姍姍會因此而生氣。

    誰知道慕容姍姍只是淡淡一笑,說:“好的,林凡你就在失樂園的一邊吧,攻城戰不可能是打一個點,咱們分散開來也不錯,大家都早點回去休息,明天要在游戲里走很長時間的路,一定要在現實保持好體力。”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本書首發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__) ,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div

    

    http://www.rcvbb.com.cn/wangyouzhidaobanshenhua/15810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欢乐二人雀神有挂吗 带你玩重庆时时彩的人 幸运pk10一分钟 2元彩票带连线走势图 21点怎么玩 全天pk10计划两期稳定版 彩票销售员工资高吗 pk10北京pk拾全天计划 五分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 千炮捕鱼单机破解 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图 皇冠博导航现金网 赚钱仙桃 海南七星彩技巧规律图 牛牛怎么玩会赢 上单ap小丑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