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網游之盜版神話 > 第三百八十二章 襲擊據點

第三百八十二章 襲擊據點

    【今ri第一更(本書jing裝本已經制作完成,歡迎下載收藏)】

    我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只好說:“那就看運氣了,你一劍一劍的砍,能召喚就召喚,全憑造化。 ”

    慕容姍姍點點頭,走到剩下的一個祭司那里,舉劍砍下——

    “啪嚓~!”

    祭司頭頂上跳出了“7210”的傷害數字,還好,沒有秒殺掉,不過也沒有召喚成功。

    慕容姍姍一咬牙,砍出第二劍!

    “啪嚓~!”

    那個搖頭晃腦的薩滿祭司依然沒有改變,不厭其煩的用電球攻擊著慕容姍姍。

    而第二劍之后,薩滿祭司的氣血已經剩下一絲了,如果第三劍無法召喚的話,這個好機會將會失去。

    慕容姍姍也不拖泥帶水,第三劍轉眼即至。

    “噗~!”

    通靈之劍順勢劈在了地上,揮起幾叢青草,而薩滿祭司并沒有倒下。

    成功了!

    慕容姍姍神采飛揚的一笑:“太好了,有嗜血技能可以使用了!”

    說著,她給了薩滿祭司一個指令,可是那薩滿祭司卻一動不動,我馬上說:“不用費神了,薩滿祭司的嗜血技能只能對獸人使用,而且,也不能對玩家起到效果。首發。”

    “啊,這樣啊?”慕容姍姍微微有些失望,轉而又說:“還好,對獸人首領能起到效果!走吧,再往前面去,把這個尼爾部落背叛的組織全部清理掉。”

    “這個,好像是在幫疾風之城辦事啊?”

    “沒關系,咱們有經驗拿嗎?你當是搶了他們的怪物好了……”

    想想也是,我馬上跟著她向前面走去。

    前面幾個帳篷里的獸人都已經被我們清空了,再往后就再次發現有尼爾部落背叛者的身影,對于85級的怪物來說,或許這些獸人的強度已經大大的超過了這個等級,這大概也是疾風之城遲遲沒有剿滅這伙背叛者的原因。

    慕容姍姍飛快的召喚出三個獸人首領和一個薩滿祭司,在潛命令的指示下,薩滿祭司飛快的給三個獸人首領加持上了嗜血術,這個技能的持續時間是10分鐘,也算是相當長的狀態技能了。

    隨后,為免祭司的犧牲,慕容姍姍只將祭司收起來,然后命令三個加持這嗜血效果的獸人首領打頭陣,而我則潛入敵人后方,一旦發現有薩滿祭司就立刻將其擊殺,這樣一來,慕容姍姍的三個獸人首領就如入無人之境了,原本被召喚時就被強化了很多,現在又有了嗜血效果,所以同等級的那些獸人根本就不是對手。(首發)。

    慕容姍姍也不閑著,幫忙打怪的同時,再次找到第四個獸人首領,同樣召喚為自己的寵物,如此一來,封印石內的五個空格全有了寵物,也算是圓滿了。

    花了大半個小時把整個尼爾部落叛亂的陣營全部清空掉之后,經驗增長的也不是很多,畢竟是85級的怪物,我也只能拿到100%的經驗,并沒有什么越級殺怪的加成,裝備就更不用提了,獸人是出了名的窮,就連衣服都穿不齊整,一些獸人戰士只是腰上圍著一條亞麻布,富裕一點的最多換個動物皮毛圍著,這樣的情況基本上也不會出什么裝備,所以,我什么都沒拿到,慕容姍姍撿到一把藍sè的斧頭,她說可以賣個幾百塊。

    收拾完畢,該想一下下一個目標了。

    拖出小地圖,研究了一下附近所能看到的小范圍地形,并且根據記憶把網上查詢出來的原野要塞的地點給標了上去。(首發)。

    “姍姍,前往原野要塞的路上,還必須要經過一個小小的關卡,在那道關卡之后,咱們就進入疾風之城的境內了,在那里,可能會遇到大量的ri本玩家,咱們也有可能會被圍攻。”

    “沒關系,遇到再說吧~!”

    慕容姍姍無所謂的樣子,召喚出了自己的五個寵物,全部加上嗜血效果后,笑著說:“這幾個獸人就足以幫我們開辟一條通向原野要塞的道路了!”

    “那,咱們出發!”

    ……

    一路向北繼續前進,直到近午的時候還遠遠的看到一個簡略的建筑位于山谷之,剛好擋住了我們的去路,在建筑的后方還有一些簡陋的工事,其包括三座瞭望塔。

    兩個人類士兵正站在那里,手各拿一把鋒利的長槍,在他們的頭頂上,顯示著他們的職責和名字:蒼鷹谷守衛!

    幾只100級的鷹在山谷上方盤旋著,但是山谷內擁有瞭望塔,在塔內隱約可見幾名npc弓箭手正守在里面,箭在弦上,一副守備森寒的樣子,這大概也是蒼鷹不敢下來攻擊的原因。(首發)。

    我皺了皺眉頭:“我昨天晚上研究地圖的時候,并沒有發現地圖上有蒼鷹谷據點這一說啊,怎么回事,難道是網友在ri本探查到的地形信息出錯了?”

    慕容姍姍說:“可能是這個據點實在太小了,就這么幾個守衛,所以人家忽略了。再說,地圖那么大,人家一個人也不可能把所有重要地名都標出來,咱們的方向沒錯就是了。”

    據點的大門是由木頭做成,而且還不是很厚重,其防御能力可見一斑。

    “林凡,這個據點咱們不用出力,我來導演一場獸人突襲吧!”

    我回頭看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姍姍,你又想玩什么?”

    “你等著看好戲就是了!”

    慕容姍姍淺淺一笑,回頭對自己的四個部下下達了指令,并且在同一時間收回了那個珍貴而脆弱的薩滿祭司。

    很快的,四個身上擁有嗜血效果的獸人首領手持重劍沖向了據點,并且發出了“嗷嗷~”的叫聲,看起來殺氣騰騰的樣子。

    頓時,低矮城樓上的一個哨兵臉都嚇紫了,大叫:“獸人襲擊!獸人襲擊!”

    獸人首領很快沖到據點防御的門前,重劍毫不猶豫的砍了下去,只聽到“轟~”的一聲,那木頭做的門已經被間砸出了一條洞,另外的幾個獸人首領同樣對大門發起攻擊,“轟轟隆隆”的聲音,那三米高的大門馬上就搖搖yu墜了。 歡迎您!

    箭樓上弓箭手jing覺到這邊的變故,立刻拉弓shè箭,但是由于障礙物的關系,他們發出的大部分箭支都打在了木門上,就算偶爾有攻擊到,皮厚肉糙獸人首領也基本就當被蚊子叮了一口,依然快速的攻擊著大門。

    木門的血條原本很長,但在嗜血獸人的攻擊下馬上“刷刷”的降低下去,最后,終于轟然而倒。

    門內,幾名防守士兵被壓在了門下,只露出了腦袋和胳膊,雙手在空無助的撲打著。

    獸人立刻趕了上去,大劍落下,干凈利落的把被門壓住的士兵整個腦袋削下來,這次還比較好,在士兵腦袋離開身體的瞬間,尸體也很快的消失了,只是在地面上留下了一灘鮮血而已。首發。

    “榮譽最終屬于我們!”

    據點內,一個軍官模樣的人舉起了手的長槍,對身后的一隊士兵大聲鼓舞道:“打起jing神來,我們身后是家園和親人,就算是死也必須要守護!為了剛剛播種下燕皮麥,為了心儀的姑娘,把這群野蠻愚昧的獸人趕出去!”

    很可惜,這群獸人并不愚昧,指揮他們的是英明神武的慕容姍姍,只見兩個獸人頂住了人類士兵的攻擊,另外兩個卻分頭沖進了兩旁的瞭望塔,沒過多久,幾聲慘叫從瞭望塔傳了出來,緊接幾個弓箭手從塔頂上跌落下來,沒到一半就化為白光掛掉了。

    弓箭手一旦被戰士近戰,那就幾乎沒有什么活路了,但是戰士也不能任由弓箭手在遠處攻擊,再厚的氣血也經不住那樣的高攻擊輸出,這一點,慕容姍姍很清楚。

    清掉弓箭手后,兩個獸人首領居然直接從瞭望塔上跳了下來,巨劍猛然劈落在人群,頓時,幾個人類士兵被巨大的沖擊力直接干掉,雖然獸人也因為瞭望塔太高也被摔落減血近三分之一,但是這威勢卻著實振奮人心,那一隊人類士兵都看得傻眼了。

    結果趁著人類士兵發呆的機會,幾個獸人首領嗷嗷叫的把他們全部砍成了碎片。

    ……

    戰斗結束,慕容姍姍收回了幾個獸人,他們的氣血已經只有一半了,需要在封印空間里快速回滿氣血以方便下一次的使用。

    踏入據點的大門,我有點不相信這些90級的npc就那么簡單的被四個獸人全部踏平了,或許,這些并不完全是嗜血的作用,獸人本身的血xing和攻擊力同樣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地上沒有一絲金幣和裝備的影子,這也是這些召喚生物的最大缺點,似乎由他們殺死的怪物什么都不爆,不過,這些npc本來就不會爆東西,更別提什么幾率了。

    我走進了旁邊的一個小住所,慕容姍姍隨后跟上來,問:“林凡,我們不繼續前進,你在這里找什么?”

    我一邊翻開一疊件,一邊說:“看看有沒有什么補給品之類的東西,咱們在這里沒辦法跟npc交易,那就只能自己動手找了……”

    慕容姍姍不禁失笑:“這種地方你能找到什么?喏,那邊有一副已經損毀嚴重的盾牌,還有一截斷掉的鋼劍,另外一些就是私人物品了,一床破棉被,一只臭哄哄的襪子……”

    我看了看,相當無奈,似乎這群士兵也窮得可以,居然連一點有用的東西都沒有,于是說:“走吧,繼續向原野要塞進發!”

    剛出門,突然聽到人聲,說的是ri語,只能通過系統配置的翻譯軟件來看個大概的意思。(首發)。

    立刻退進房間,慕容姍姍一臉茫然,剛要說話,我飛快捂住她的嘴作了個小聲的手勢,然后拉著她躲到那張辦公桌的后面,兩個人蜷縮在一起,慕容姍姍壓低聲音問:“怎么了?”

    “外面來人了,好像是玩家,你聽……”

    果然,很快外面傳來了清晰的聲音。

    “這里,怎么了?不要緊吧,為什么所有的npc都不見了?”

    另一個聲音傳來:“不會也被偷襲了吧,跟秋葉鎮那里的情況一樣……”

    “四處搜索一下,一定要找出來到底誰干的!哼,與疾風之城靠近的只有國人的生命之城,我猜十有是干的,混蛋!要是讓我抓住他們,會讓他們覺悟什么叫強大實力!”

    “純野君,你最近必須快速練級,否則你的第三席位將不保,我們行會可是一直以你為榮的!”

    “是,我知道了!”

    慕容姍姍在我耳邊小聲笑道:“好像只有兩個人嘛,還有一個是疾風之城的第三高手呢!林凡,要不我們出去偷襲他們吧,你一個我一個,讓他們完全看不到我們就被掛掉,你有沒有這個把握?”

    我抬頭往外面看了看,剛好能看到兩個玩家背影,其有個是戰士,裝備不錯的樣子,應該就是那個第三的玩家,至于另外一個,則是一個身形猥瑣的盜賊,即使沒有潛行,走路也是弓著腰的。

    于是,我對慕容姍姍說:“咱們一定要輕聲的出去,同時動手,你殺那個盜賊,另外一個戰士交給我!”

    我的攻擊比慕容姍姍要高了不少,她知道,所以也不跟我爭,馬上微笑點頭。

    兩個人非常小聲的走出了木屋的門,在達到距離的時候,立刻同時啟動了沖鋒技能。[.首發]。

    頓時,兩道虛影同時暈住了兩個ri本的玩家,慕容姍姍揮舞著通靈之劍毫不留情的對盜賊打出了連擊加重擊的組合,可怕的攻擊力在連擊的第四次攻擊時就干掉了對方,剩余的一次重擊只打了空氣,但巨大的攻擊力仍然形成風勁吹得下方的地面上塵土飛揚。

    盜賊哼都沒哼一聲就掛掉了,我要對付的這個劍士措不及防之下,剛要回頭看受到誰的攻擊,但是脖子只轉到一半就再也轉不動了,戰歌之劍帶著冰封斬的雪花整個覆蓋了他,冰封斬本身的1.8倍攻擊幾乎打掉了他一半的氣血,而我接下來的一次重擊技能則直接洞穿了他厚重的胸甲,ru白sè的戰歌之劍帶著一蓬血花透胸而出,這個排行ri本第三的戰士難以置信的低頭看了眼自己胸前突出來的劍鋒,帶著不甘回疾風之城報到去了。

    “叮~!”

    一枚jing致的戒指掉落在地上。

    哈哈,運氣不錯,殺第三的高手居然還爆出了他的一枚戒指!

    我立刻把戒指撿起來,卻發現這個戒指設計的很nb,居然在最上面還鑲嵌了一顆巨大的透明寶石,放到現代來看,應該是鉆石沒錯了,昂貴的鉆戒,不知道屬xing如何。

    慕容姍姍笑吟吟的說:“把屬xing共享一下?”

    于是我立刻把戒指的屬xing在組隊頻道里貼了出來——

    【月讀之戒】(橙sè裝備)

    力量:+85

    體力:+70

    智力:+55

    敏捷:+60

    附加:增加佩戴者20碼距離內的感知能力

    需要等級:70

    ……

    看到屬xing后我不禁有些失望,原以為可以把身上紫sè戒指換下來,沒想到這枚看起來很nb的戒指居然附加屬xing不怎么樣,增加20碼內的感知能力,我是人類,感知能力要照jing靈玩家差遠了,加強了估計也強不到哪去。

    于是我直接把戒指丟給了慕容姍姍,笑著說:“送你吧,戴上看看算不算合適?這枚戒指用來防盜賊的偷襲倒不是不錯,我自己用不到。”

    慕容姍姍微微有些局促,問:“真的要把這枚戒指送我?”

    “是啊,一件橙sè裝備而已……”

    我并沒有意識到,一個男人送女人一枚戒指,這意味著什么。

    過了幾秒鐘,慕容姍姍俏臉微紅的把戒指收了下來,還很小聲的說了一句:“謝謝!”

    我很奇怪,她什么時候懂得對我那么客氣了?

    我說:“月讀,這個人是ri本神話創世神的三個子女的一個,我原以為會是靈器,沒有想到只是橙sè裝備這種級別,看來ri本的化也并不是很被月恒開發者看到,如果放在國,隨便來個祝融之槍什么的裝備,估計至少就是神級的!”

    慕容姍姍莞爾笑道:“怎么會啊,我還沒見過有國神話元素的裝備,只有上次賣掉20萬的青缸劍是歷史曾經出現的,照你這么說,如果真的出現干將莫邪寶劍,那應該是什么級別?”

    我笑了笑:“大概也就橙sè裝備吧,干將莫邪沒有那么神。算了,說這些也沒有用,月恒有自己的風格,不可能摻雜太多地方sè彩的。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立刻離開了,剛才終于殺了活人,估計再過不久就有人過來圍剿我們了。”

    “嗯,趕快撤離作案現場!”

    慕容姍姍戴上月讀之戒,神采飛揚。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本書首發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__) ,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div

    

    http://www.rcvbb.com.cn/wangyouzhidaobanshenhua/158098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梦幻学插旗赚钱 猛龙传奇 抢庄牛牛赢现金 吉林时时电子走势图 pk10开奖直播视频 重庆时时彩是否是骗局 彩票助理一计划软件 手机游戏奔驰宝马概率 中国山东时时 彩票走势图 顺风车怎么开才赚钱 网上购彩哪个网站好 水果拉霸下载电玩城 德国足球世界杯冠军 重庆时时彩和新时时彩 怎么玩彩票稳赚不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