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網游之盜版神話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志向

第三百一十四章 志向

    鄭重宣布,集錢罐超級大神正式進駐游戲頻道,他的書只有一個字:好!

    雖然這個家伙狂妄的讓我想干掉他,不過,他的書確實很有可取之處!

    大家可以去看看,順便把手上的票丟給他沖榜吧,盜版神話暫時不要票~

    就是這樣,集錢罐大神新書【游手好錢】,書號:31263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站在樓下,我望了眼燈火明滅的職工大樓,轉身問:“現在已經9點多,基本上大家都準備睡覺了,還要麻煩廚師起床給我們燒菜嗎?”

    陸雪涵笑了笑,說:“不要了,每天都麻煩人家怪不好意思的,再說,你不是跟欣雨和姍姍約好一起去逛夜市嗎?我看不如就在外面的飯店里隨便吃一些好了,老吃夜宵容易發胖,而且,吃完飯的時候大概已經10點多了,剛好是夜市黃金時間,在外面吃完就去也比較方便些。 ”

    我有些意外,陸雪涵居然變得有些主見了,僅僅是幾天的工作鍛煉就能把她改變成這樣,看來以后想糊弄她也越來越有難度了。[.首發]。

    欣雨對陸雪涵的提議當然沒有意見,慕容姍姍也贊成道:“嗯,我也覺得在外面方便些,剛才林凡你不是說要請我們幾個吃飯的么?不會想賴賬吧!”

    我不是食言的人,于是馬上帶著三個mm出了門。

    幾個人并沒有坐車,在這種并不是很冷的夜晚,出來散散步也是種享受。

    “林凡?”陸雪涵抬頭看著我,說:“還有兩三天你就要跟姍姍一起去běi jing了吧,有沒有想好怎么去,是坐飛機還是火車過去?還有,這些費用,běi jing那邊報銷嗎?”

    “費用是報銷的,不過,飛機的話還得去上海才能坐得到,而且飛機上只能看到天空的風景,我和姍姍都沒有去過běi jing,所以想趁著這次機會,順便看一下沿途的風景,算是一次有目的xing的旅行吧,姍姍,你覺得呢?”

    慕容姍姍微微一笑,點頭說:“我也那么想,昨天我打聽過,蘇州到上海的行程坐動車的話,大概也就十幾個小時而已,前提是沿途沒有什么耽擱。我們可以找個靠窗口的位置,一路上應該也有不少的風景可以看,例如,揚州、徐州、濟南、石家莊等,這些城市我都沒去過,現在是沒有時間去一個一個鑒定了,只能在車里看看,也算是種小小的補償吧~”

    nnd,也不知道火車的路線是否經過那么過城市,或許現在想的也只是空想而已。首發。

    至于那幾個頗有名氣的城市慕容姍姍居然都沒去過,原來也是個土包子,我不禁覺得好笑,就問:“姍姍,那些地方你都沒去過,那你到底去過什么好玩的城市?”

    慕容姍姍瞥了我一眼,抬頭沉思,雪白的手指在唇邊點邊說:“有啊,以前媽媽帶我一起出去玩過的城市……嗯,巴黎的塞納河、溫哥華的科技心、雅典的巴特農神廟……反正很多啦,高時的幾個暑假我幾乎都是在外面度過的……”

    我頓時傻眼了,慕容姍姍果然是有錢人,mb,可惡的有錢人!

    “我從小到大,出到最遠的門就是從蘇州去杭州了。 歡迎您!”欣雨有些感慨。

    我安慰說:“放心,過了這陣子,咱們一起組織各chunri自助游,玩遍國~”

    欣雨輕笑:“不用,那樣不知道要浪費多少時間,還是趁著現在我們還年輕,多賺點錢才是正經事。[.首發]。”

    我沒有說什么,欣雨的話也有道理,這時慕容姍姍卻說:“錢再多又有什么用,很多時候,自己最想要的東西恰恰就是錢所買不到的。”

    陸雪涵也點頭說:“是啊,錢雖然重要,但是別為了賺錢而錯失更珍貴的東西。”

    眼看這樣下去大家就快變哲人了,于是我指著不遠處的一個飯店說:“就去那里吃吧,再往前不遠就是附近最熱鬧的夜市了,咱們吃飽喝足去玩會早點回去休息,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辦,例如我和姍姍的那個任務,現在連交任務的npc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再說了,行會里還有些瑣碎的事情也要處理。”

    我突然想起來,晚上打赤焰獸的時候紅葉已經掛掉了,我還得花點金幣去金sè黎明把她給復活回來,也不知道,她在死亡后的虛空里過得怎么樣。

    一邊想著,我們已經進了飯店,一個服務員走過來招呼客人。

    隨便點了些菜,吩咐快點上菜,我們幾個人就每人捧著一杯茶談起了這次生死存亡的事情。首發。

    欣雨說:“這次比賽的前十名都有機會獲得靈器,前三名更有一定的幾率得到神器。”

    “這個我們當然知道,否則的話誰愿意去呀……”我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

    欣雨膩聲一笑,又說:“那比賽的具體規則你又知道嗎?”

    “什么規則?”

    我很驚訝,慕容姍姍卻神秘兮兮的笑了笑,說:“看來你確實沒有欣雨關心這些消息,在幾個小時前,生死存亡的比賽規則就已經放出來了,畢竟還有不到一星期就開始比賽,現在讓所有的玩家見識一下,到時也能更好的聲援國手。”

    確實,我上論壇只注意八卦和裝備與技能的出處,至于游戲的活動則一向不太過問,月恒不同于以往的網絡游戲,游戲活動也只是增加娛樂xing,想從活動得到裝備之類的利益的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慕容姍姍沖欣雨抿嘴一笑,說:“欣雨,可憐的林凡反應那么后知后覺,你給他解釋一下吧~”

    慕容姍姍很會做人的沒有喧賓奪主,欣雨也笑著點頭,對我說:“比賽采取的積分制度,一共1000名玩家進入游戲比賽場地,每個人的初始積分都是100分,但是如果被其他玩家所殺,那么將會有本身50%的積分被對手所獲得,每天的比賽時間是下午兩點到七點,五個小時的時間算是一個回合。”

    我有些納悶,問:“這么說為什么還有有七天的比賽ri程呢?我覺得一天就已經足夠了,殺到最后誰積分最高誰就是冠軍,這樣按照積分來排名,不是更方便些嗎?”

    欣雨撅了撅嘴,不滿的說:“如果像你說的那樣來排名的話就會失去很多公平xing,畢竟一開始就被偷襲掛掉的玩家來說太不公平了,就好象乒乓球要打三回合一樣,總得給人一點機會。 歡迎您!”

    “那七天的比賽,變數也未免太多了吧,前天一直掛掉的倒霉鬼,如果在第七天偷殺掉一個積分榜靠前的高手,說不定也能靠那一半的積分進入前十呢!”

    欣雨呵呵笑道:“正因為這樣,所以比賽還有另一項規則:每天淘汰掉積分榜最低的一百個玩家,也就是說在第一天的比賽,如果你是前一百沒有殺人就被干掉的玩家,那你就百分百的出局了。首發。”

    我不由得慶幸:“還好還好,我進入比賽場地就立刻潛行好了,先熬過前100再圖后面的發展。”

    欣雨掩嘴輕笑,慕容姍姍則沒好氣的說:“沒出息的家伙,難道你的目標就是不被淘汰嗎……”

    “先求立于不敗之地嘛。”

    “哼哼~”慕容姍姍嗔了聲,輕聲說:“我這次的目標也不算很大,保持在整個服務器排名前十就可以了,說不定能撈個靈器呢,聽說,這場比賽的裝備獎勵100%是本職業的。”

    我不由得笑道:“服務器前十,這你也敢說是目標不大。我也不怕打擊你,其實,等級并不能說明太大的問題,雖然姍姍你等級榜上世界第一,但是真正論起實力的話,你也未必能進得了前十,那些老外可是很瘋狂的。”

    慕容姍姍無辜的看著我,說:“對呀,我就是沒有考慮等級才說前十的,如果考慮的話我就說是前三了,除了對上你沒有什么把握,其他人我還真沒有放在眼里。”

    不知道她這么說是不是給我面子,這時,菜上了,第一道就是清胃的小青菜,欣雨和陸雪涵的最愛,我愛吃的板栗仔雞,還得等會。

    一邊調戲著青菜,一邊在腦尋思著,如果真如欣雨所說那樣的比賽規則,那么毫無疑問將會相當有利于我,我的強化潛行一直以來就沒有出過太大的風頭,這次倒是個機會,在比賽場地里,潛行殺人拿積分絕對是首選,特別是偷襲那些殺人眾多的高手,一次拿到的積分絕對頂得過殺10個菜鳥的積分。

    慕容姍姍志向不小,難道我心的志向就真的小了么?

    依稀記得,那個奪取上海站冠軍的ar3小生,曾經在那個激動的夜晚對著觀眾表示自己的決心:全世界,將沒有人能阻擋我!

    很可惜,雄心大志被兒女情長給泯滅掉了。

    這次,生死存亡又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從接到短信的那刻起,我心底的一個聲音就在不停的說著:我林凡卷土重來了!整個世界,依然沒有人能夠阻止我拿這個冠軍!管它什么德國戰車還是韓國職業玩家,借著這次機會,我們國玩家會讓你們見識一下什么叫nb!

    蘇州區的入選者,慕容姍姍是自己人,或許我能用棒棒糖跟她收買個冠軍,狂劍和葉秋雖然強悍,但還不至于對我造成太大的威脅,至于上海、杭州那幾個大城市里,真正的高手其實并不多,即使是血紅,在我隱身之后也有必勝他的把握,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入選,蘇州的高手很多,論裝備的話,欣雨、陸雪涵和許琳都不可小覷,劍與玫瑰的年少輕狂和偷天者也算是響當當的人物,tot的fine等人也都是相當有經驗的好手,不過很可惜,銀月城下轄的幾十個城市只有30多個名額,能夠分給蘇州四個名額已經算是很不錯了。很多城市,例如合肥和連云港,都是沒有名額的。

    半小時后,吃完飯,慕容姍姍拿著我的卡刷完之后幾個人出了飯店。

    飯店里很暖和,外面的涼風一吹,頓時整個人jing神了很多。

    看著接到的燈火闌珊,我又迷惘了,問:“你們要到什么地方去玩?晚上好像除了夜店之外也沒有多少地方可逛,專賣店差不多都快打烊關門了。”

    稍微大一點的城市夜生活都比較豐富,其最昌盛的地方莫過于夜店。

    夜店,顧名思義是夜里才開的店,在那里會一直營業到第二天凌晨,甚至直接通宵達旦,夜店的種類很多,其又以ktv和酒吧最為生意興隆,在夜店里,有出來尋芳的男子也有外出獵食的饑渴婦人,嗑藥、露底、走光,一切白ri里隱藏的罪惡丑陋,都在夜sè暴露出來。一般來說,夜店里都有自己圈養的女人或者男人,以供不時之需。

    大概,前些ri子李清和果子她們光顧的那個酒吧也可以稱為夜店吧,現在,果子跟永不屈服搞在一起,每天上線的時候總是看不到她的影子,上班的時候她則難得的規規矩矩,甚至上班作息比陸雪涵還要嚴謹。但愿她真的能脫開那種放縱的生活,安安靜靜的守在永不屈服旁邊,也算是個不錯的歸宿吧。

    看著燈火呢喃誘人的曖昧光線,我不禁有些擔心,跟我身后的三個mm,欣雨已經墮落過一次,這也是我和她心一直以來的痛,也是橫在我們之間難以逾越的溝壑,我克制自己去接受欣雨還沒有完全成功,當然不希望她會再次陷進去。

    至于陸雪涵,她在我和許琳的保護下雖然生活在那種環境,卻沒有真正的淪陷,或許是她夠幸運吧。

    純潔如小白花一般的慕容姍姍,還是不要讓她接觸這些比較好,畢竟,誰知道這家伙的自制力到底如何呢。

    于是,我故意咳了一聲,回頭說:“不如咱們回去吧,有點冷,睡不著的話就買副牌叫上琳姐一起到我房間去打斗地主,怎么樣?”

    “不要!”

    說話的是慕容姍姍,我頓時相當的頭疼,欣雨和陸雪涵我都還能應付得來,可是她要是叫板的話我還真的拿她沒有辦法。

    見我詫異的樣子,慕容姍姍忍禁不住莞爾笑道:“放心啦,我也知道現在除了酒吧和舞廳沒有什么地方好去的,不過,我已經幾個星期沒有做過頭發了,今天剛好有空,去做一次,怎么樣?欣雨,你的頭發似乎也好久沒有打理了吧?”

    結果欣雨馬上被挑起了興趣,笑著說:“是啊,一直都沒有時間保養!”

    沒有辦法了,我只好指著遠處的一個發型設計屋說:“那邊那個看起來正規點,要去就去那邊剪吧?”

    明知道晚上做好的頭發到第二天肯定一塌糊涂,但幾個mm仍然堅持去做了頭發。

    三個美女一進來,原本坐在角落里的幾個男人就亢奮極了,放下手里的雜志就迎了上來,笑容滿面問:“幾位要剪發?”

    陸雪涵和欣雨都把目光投向了我,我則看了眼里面,指著一個頗有味道的女人說:“那個美女是不是你們的老板?”

    “暈,這也讓你看出來了?還有她旁邊的三個美女,都是我們這里的理發師。”一個頭發爆炸開的年輕人笑著說道,但是他的眼神卻一直在慕容姍姍、陸雪涵和欣雨的身上游離著,我更不放心了,那么漂亮的三個小mm在他們手底下不知道要被占多少便宜。

    于是,我說:“讓你們老板和另外的兩個美女過來吧,我的朋友要做頭發。”

    慕容姍姍好笑的看著我,卻也沒有說什么,不一會,理發店老板過來了,問了幾個mm的要求之后就忙開了。

    原本我以為只是一會的事情,卻沒有想到居然做個頭發也要兩個多小時,不過效果卻讓人眼前一亮,本來就很漂亮的三個美女發型一做更是美的驚心動魄。

    后面的幾個年輕理發師看的眼都直了,直到我付錢的時候,才醒悟過來。

    走出理發店的時候已經12點多了,大家的心情都不錯,mm們是因為新發型很好看而洋洋自得,我則是由于又看了這么漂亮的美女而心里暗爽。

    欣雨說:“好像睡不著了,要不咱們回去仍然到林凡那里去打牌?”

    慕容姍姍笑著贊同,我則潑冷水說:“你現在睡不著,可是一沾到枕頭保證比誰睡得都香,哼哼,欣雨你的德行我還不知道么,想當初咱們幾個在大廳看電視的時候,你非說要看什么超級男生,結果呢,節目到一半就靠在我腿上睡著了,說起來我都覺得不好意思!”

    欣雨嗔聲反駁:“現在不一樣了嘛,我保證不會睡覺就是了!”

    “那也不好,真好打牌的話就明天早上打,這么晚了,你們都該休息了……”

    慕容姍姍并不贊同我的觀點,她說:“明天早上玩牌就占用上班時間了,那樣心有愧,可是今天晚上玩牌的話只是業余時間娛樂而已,明天早上上班遲到也不算過分。”

    我沒有辦法,只得答應,幾個人興沖沖跑到附近的夜市小攤上買了撲克,回到宿舍,叫醒了睡眼朦朧的許琳。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本書首發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__) ,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div

    

    http://www.rcvbb.com.cn/wangyouzhidaobanshenhua/15809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四川时时官方网站 赛车pk10聊天室 二分彩是骗局吗 开滋补汤馆赚钱吗 三d技巧 经典老虎机游戏下载 1998集团彩票 来看看山东什么生意最赚钱 快三大小单双玩法 pk10在线人工计划技巧 捕鱼大师app 波克捕鱼害了多少家庭 双色球投注技巧18种 捕鱼大师官网下载安装 AG水上乐园开奖结果 最新pt电子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