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秦總入戲太深:老婆我輸了 > 第94章:那樣,就不用那樣痛苦了

第94章:那樣,就不用那樣痛苦了

    門口的保安看到她走過來,還以為是認錯了人。她抱著手臂失魂落魄的進去,開了門,她渾身都是濕噠噠的站在門口,黑色的頭發一股一股的垂在臉側,臉上毫無任何血色。

    客廳里面有很濃很濃的香煙味道,里面是昏暗的,隱約只能夠憑借著外面的天色看清楚里面的樣子。

    喬暖陽赤著腳走進去聞到了更加濃郁的香煙味道。

    她扭頭,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黑影,秦世錦穿著黑色的套頭衫分開雙腿坐在沙發上,手指尖燃燒的香煙還有猩紅火光。

    秦世錦咬著煙頭猛地吸了一口,隨后將煙頭用力的摁熄在煙灰缸內,喬暖陽渾身狼狽從風雨中走回來。

    她站在那里挺直身影卻是一言不發。

    秦世錦看著她那樣子眼底泛出狠厲,繞過沙發站在她跟前,看著她那雙沒有什么神采的眼睛。

    唇瓣干裂,一夜未歸的女人此時一言不發的站在自己跟前。

    他擔心了一整夜,根本找不到她,那段時間都忘了自己怎么過來的。

    他視線銳利聲音里也是戾氣十足,“一整夜都跟他在一起?我猜猜,你們是說了什么?共訴衷腸?執手共同追憶過去的事情?傷心欲絕,所以現在把自己搞成這樣?”

    昨天司機給他打電話。

    秦世錦身上的衣服已經換過,坐在這里坐了一夜,是在等自己。

    她大概是猜測到了秦世錦是擔心了自己一整夜。

    秦世錦的眼底有憤怒,想到了顧霈霖說的話,喬暖陽的手指頭用力的掐著自己的手掌心,她抿著蒼白的唇瓣喉嚨里好似著火一般,雙眼淚蒙蒙的看他。

    “不是……”她覺得自己好累好累,“秦世錦,現在不要跟我說話好不好,我好累真的好累……好辛苦……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這樣累過……好恨不得自己死了……那樣,就不用那樣痛苦了……”

    她身體里難受的勁兒過了,已經只剩下空洞。

    無法面對秦世錦。

    要是秦世錦知道了那件事情的話,會怎么樣看自己?

    “……”秦世錦胸口處好像是被人塞了一團棉花,她搖搖欲墜毫無靈魂一般說出那句話,當他想再次去跟喬暖陽說什么的時候,眼前的女人眼睛閉上卻是往他面前倒過來。

    渾身滾燙,像是火一樣的燙。

    秦世錦讓程嫂去叫了醫生過來,給喬暖陽換了衣服吹干頭發,因為高熱,她臉上的肌膚都是潮熱的,鼻頭微紅,十分不安的抓著面前的被子,很是痛苦的在說話。

    “不要……不要丟下我……不要……”

    一直都在說胡話,嘴巴里面都是重復著這句話,滾燙的眼淚一直都在從她眼眶里面滾出。

    醫生給她推了針,秦世錦喂她吃過藥,程嫂幫忙照顧但是秦世錦拒絕了,自己拿著毛巾給她擦拭身體,照顧她,讓程嫂去照顧蕊蕊。

    喬暖陽一直都處于沉睡中,四個小時之后才退燒,人慢慢的才恢復了過來。

    秦世錦坐在床邊,手里面端著水杯,“想喝水嗎?”

    她點頭。

    隨后秦世錦下樓去給她端來了一碗粥,已經溫熱,不燙,喂喬暖陽吃下之后又給她吃了藥,秦世錦才出了臥室。

    她腦袋里面還是暈沉沉的一片,去浴室里面沖過澡,身上那汗臭味道才消失。

    秦世錦則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抽了幾支煙,一夜未睡加上自己的身體也沒有好,所以他整個人腦袋都是暈沉沉的。

    喬暖陽出來的時候程嫂在給那盆種好的花澆水,“小喬,你醒了啊?”

    在一起久了之后,程嫂便很自來熟的叫喬暖陽,小喬。

    “昨天晚上先生接到電話之后可嚇壞了,出去找了你一晚上,回來又照顧了你一晚。我還沒有見到先生什么時候這樣照顧人呢。”

    程嫂絮絮叨叨的說了不少話,喬暖陽的精神狀況一直不好,她猜測自己應該做夢說了不少胡話,便去書房找人。

    沒人。

    喬暖陽跺著步子慢慢的移動到了臥室內,推開門便看到背對自己站著的男人,屋子里面一股濃濃的香煙味道,不知道是抽了多少煙。

    想到秦世錦那時候質問自己的兇狠目光,喬暖陽想到了那件事情……

    陽光里,他那樣完美的站在光源中,可是自己卻是一身狼藉。

    喬暖陽走過去的時候站在他身邊,去搶他手里的煙,“別抽了,對身體不好。”

    以前也沒有見到他煙癮這么重。

    “……”秦世錦看著她慘白的唇色,目光很涼薄,扯著冷笑,“你管我?”

    他知道怎么說話刺傷自己。

    要是往日她肯定往后退縮,但是那時候她卻想往前一步,想要抓緊他。

    她搶不過便伸手直接去抓那燃燒的煙頭,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秦世錦將她手抓住,看到掌心里一團黑,眼眸里的漆黑風暴更甚。

    “你瘋了?”

    喬暖陽伸手將他勁瘦有力的腰給抱住,滾燙的額頭貼著他的胸口處,秦世錦低頭只看到了她毛茸茸的頭頂,感覺到有溫熱的觸感從衣衫處傳過來。

    他抬手到底還是落在她后背處,“……”

    “秦世錦,你抱抱我,你抱抱我好不好……我好難受……”

    她的手抓著他的衣服,死死地揪著,不敢松開。

    她以為自己能夠管住自己的心,但是,這時候她才驚覺,這人不知不覺已經像是毒藥浸潤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細胞。

    要是那時候他們所有人發現了她的不堪……

    齊煜琛本身就因為她帶著孩子的事情所以看不起自己。

    要是知道,那個孩子還父不明……

    那時候,那些人會怎么樣認自己?

    心底的恐懼在一點點的攀升,有本書上說過——有些東西不該自己得到的,總是會失去。有些東西,怎么得到的,就會怎么失去。

    “……你怎么了?”

    剛剛他心底里還有一肚子火,但是,此時聽到喬暖陽那貓兒似的聲音好似受了無限委屈似的。

    “……”她只顧著將他的衣服給抓住,突然間抬手勾著了他的脖子,閉著眼睛去尋找他的唇瓣,吻過去。

    秦世錦聞到那熟悉的梔子花香氣息,喬暖陽墊著腳尖不管不顧的親吻過來,像是在尋求什么似的。

    他那瞬間似乎感受到了她心底的那些害怕。

    伸手將她細軟的腰肢抱住,然后放在自己的腿上,捧著她還有些微燙的臉不顧到底會不會感冒傳染,盡力的安撫著她內心的悲痛。很久之后,他才松開她,拍著她的后背。

    “好好地休息,我不走,我陪你。”

    他也覺得困了。

    圈著她的腰躺在床上。

    喬暖陽的腦袋努力的往他胸口處縮著,手指一直都掐著他的衣服。

    秦世錦,你會陪著我,對吧?你不會丟下我的,哪怕是知道了我的不堪,哪怕是知道了那些……也不會。

    她想過無數次去死,她的生活早就是一潭死水,是他出現了,給那棵已經要死的種子澆水,讓他活過來,生根發芽。

    所以,他不能不繼續養護這顆種子。

    ***

    顧霈霖把公寓里的東西幾乎砸了個遍,坐在公寓里面醉生夢死,只知道喝酒。

    沒有去公司。

    助理找不到人。

    魏蓉也急了,到處讓人去找,給邢衛東打了電話讓他想想他能夠去哪里,邢衛東最后還是給喬暖陽發了消息,喬暖陽說了地址,邢衛東才找過來。

    舔著舌尖進去的時候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酒精味道,整個公寓已經沒有辦法看,邢衛東找不到地方下腳。

    他看到墻壁上的血跡。

    再看顧霈霖,頹廢的靠在沙發邊,曲著腿,受傷的手已經不再流血了,但是那手掌上面卻有烏黑的血跡。

    顧霈霖的跟前到處都滾著酒瓶子,白酒,紅酒……

    不知道喝了多少。

    四處都是碎裂的酒瓶子。

    不過是一夜,顧霈霖整個人憔悴滄桑的不像話,下巴上都是胡茬,眼窩深陷,眼眶里都是紅血絲。他去找了醫藥箱過來,把他手中的酒瓶子奪走。

    “行了,你他媽還要喝多少?”

    然后坐下來給他清洗傷口,用紗布包裹好。

    看到顧霈霖這要死不活的樣子,邢衛東的喉結翻滾著,又心疼,又覺得活該,嘆口氣他去給他到了杯熱水放在跟前。

    顧霈霖搖頭,伸手又去拿面前的啤酒,拉開。

    邢衛東把他手里的啤酒瓶子給搶過來,按著他的手,“你他媽的夠了啊!顧霈霖,你他媽是想把自己給喝死嗎?”

    “哈哈……”

    顧霈霖靠在地毯上,一直都維持著這個姿勢不知道多久時間了,仰著頭看著前面的方向,呵呵的笑,“邢衛東,我這里難受。”

    他用力的捶打著自己的胸口的地方,一再的跟邢衛東說,“我以為喬暖陽那時候是被逼無奈跟著其他男人,可是,現實卻告訴我,不是這樣!那時候只有可能是我媽拿了我的手機,然后造成了這些事情,用這些事情,來分開我們!”

    “……”

    那天他只聽到顧霈霖說,蕊蕊不是自己的孩子,那時候他心底里面就在想,那個孩子會是誰的。

    不是秦世錦的,不是顧霈霖的。

    自己喜歡的女人,懷著一個不這么難過男人的孩子!

    顧霈霖難受,邢衛東的眉頭也是一下子皺緊了,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蕊蕊那樣可愛……孩子是無辜的。

    魏蓉這一招,做的太狠了,徹徹底底的想要絕了他們的后路,她是女人,難道不明白女人的清白到底多重要?

    “現在喬暖陽也知道這個事情了?”

    顧霈霖點點頭,“知道了……我不能讓她一直都這樣恨我,所以……”

    可是,聰明如喬暖陽自然也想到了那事情是誰做的。

    要是其他人,顧霈霖一定會做什么去發泄,但是,偏生,那個人是自己的母親……

    “……”操。

    邢衛東的臉上也浮現狠厲,舌尖掃過自己的上頜,仰頭深深地閉著眼睛,當初他就不應該幫著顧霈霖去追女孩,那時候他給顧霈霖出主意,卻不知道顧霈霖是用自己的辦法去追了喬暖陽!

    http://www.rcvbb.com.cn/qinzongruxitaishenlaopowoshule/59354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