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農門錦鯉妻:帶個傻子去開荒 > 第二百五十九章可怕的阿羅丘

第二百五十九章可怕的阿羅丘

    慕南云并不知道,楊凌要夜襲的是阿羅丘的中軍大帳。

    他組織的這場夜襲,其實意不在于能不能殺敵,他只是想找出混在影山軍營中的敵軍奸細。

    所以,在楊凌的先鋒軍出征以后,他一邊命輕騎跟上,沿楊凌的路線前進,一邊命自己的特戰隊隱入山上的各個營中,觀察動靜。

    大軍走后的一刻鐘,山上影影綽綽,一些人出巢了。

    特戰隊的人立即撲上,不管是有嫌疑的還是純粹閑的無事起床撒尿的,統統都抓了去。

    嚴刑拷打自不必說,到底是誰家的狗,定然會拷問出個結果。

    呂渾注意到了動靜,回營帳跟呂筱筱說起,呂筱筱卻是一副不在意的神情:“人家慕家軍的正常作戰,你少摻和。到底是大涼的兵,攘外是首要任務,你要敢壞事,慕老將軍治你個通敵叛國的罪,本殿可救不了你。”

    呂渾心下狐疑,不知五公主為什么忽然就改了性子,但也沒有敢做什么,只是派人暗中注意軍中動向。

    慕南云在影山大營耽擱了一個時辰,突擊審訊了幾個混跡在軍中上層的細作,便帶了幾個貼身跟班去追楊凌了。

    阿羅丘的中軍大帳,直到楊凌率人破了轅門,長驅直入,已經殺到了第二重崗哨面前,阿羅丘才從睡夢中驚醒。

    從糧草營被燒至今,幾經戰敗,雖然兵馬傷亡的數字在能接受的范圍之內,但實際的損失要遠超表面上的情況。因為他們損失的是糧草和士氣。

    驕傲的阿羅丘自尊心備受折磨,他在夜里入睡時都不肯脫去戰袍,趁手的那把九尺靈蛇長槍就在枕邊擱著,槍頭與他的腦袋齊平,前半夜有一個侍衛進帳里想看看他是否睡得安穩,月光透過帳簾縫隙照進來,正好落在阿羅丘枕邊,那個侍衛一晃眼,竟覺得那槍頭像極了蛇頭,張著血盆大口要把阿羅丘的臉給咬下來似的。

    侍衛當時慌神,差點就把手中的劍擲了過去,還是阿羅丘警醒,一睜眼,大喝一聲:“你要做什么?”

    侍衛一屁股坐在地上,解釋了半天,說把那把長槍看成了一條大蛇,才生了誤會,阿羅丘不耐煩地聽信了他的話,喝斥他滾出去。

    驚醒的阿羅丘坐在榻上好一陣子,胸中那股子懊惱十分腌臜人,令他遲遲沒能入睡,直到二更過了,他聽得更夫的“敵兵狡詐小心防守”的聲音,才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睡去。

    誰知,剛睡了不過小半個時辰,就聽得一陣騷亂,“有敵兵來襲”的叫喊聲遠遠就傳進帳里。

    他一個鯉魚打挺就躥了起來,那把九尺靈蛇長槍抄在手中就躍出帳外。

    楊凌殺入敵營之后,交由一個偏將指揮進攻,他則是驅馬直入,奔向阿羅丘的中軍帳。

    擒賊先擒王,若能一舉拿下阿羅丘,那這場仗基本已經宣告凱旋。即便不能一舉拿下,也能大挫敵軍銳氣。

    而他們是先鋒,能最大程度的挫敵人銳氣,為后面的軍隊撕開一道進攻的口子,就是他們的任務。

    先鋒軍不需要一個會指揮的指揮官,先鋒軍只需要一個能帶領士兵沖鋒陷陣的修羅,而楊凌,無疑是最好的人選。

    雖然他更能勝任一個指揮官,但在內部結構森嚴用人唯忠的慕家軍內,他一個新來的若想取得指揮權,談何容易。

    先成為一把會殺人的刀,是他的必經之路。

    他這把殺人的刀沖到敵軍中軍帳前的時候,敵軍的主帥阿羅丘正好拎著九尺靈蛇長槍跳到了帳外。

    曲小白瞇著眼睛打量這個令大涼將士聞風喪膽的敵軍主帥。雖然在視頻里見過,但視頻多少是有些失真的。

    身高……兩米往上!

    腦袋有面盆大,肩膀有三尺寬,兩條手臂長過膝蓋,胳膊根兒都有她的腰粗了,那條長槍,九尺長,若是在她手中,興許像打棗桿子,還是拿不起來那種,但在阿羅丘手上,那就跟玩具一般!

    尤其是他穿著盔甲,往帳篷前一站,就跟一大扇鐵門板似的。

    這他娘的是怪物吧?

    難怪大涼士兵談阿羅丘色變。她現在見了真人也只有吞咽口水的份兒。

    阿羅丘看著楊凌,銅鈴大的眸子里射出兩道冷光,“你……應該是上次火燒我糧草營的大涼兵吧?”

    聲音粗嘎似虎嘯,曲小白都想捂耳朵了。

    楊凌卻是神色淡然:“不錯。你就是阿羅丘?”他神色雖淡,但語氣里并沒有任何鄙視。大家是陣營不同,但不代表阿羅丘這個人不值得尊敬。

    相反,楊凌敬佩他這個梟雄。狄夷就因為有了他坐鎮,這幾年才更囂張了,甚至這一回敢集結大兵以犯大涼!

    “不錯,本帥就是阿羅丘。沒想到,燒了我糧草營的,竟然是一個這么年輕的小白臉兒!你居然還帶著女人來打先鋒,是瞧不起本帥么?”

    曲小白耳朵被震得嗡嗡響,終于忍受不住,捂上了耳朵。

    楊凌嘴角一挑,露出一點輕柔的笑意,沒錯,是輕柔的笑意,月牙兒似的弧度,俊美的臉也如同清輝之月,讓人移不開眼,“阿羅主帥見諒,軍營中有一個是我娘子的宿敵,我怕她會加害我娘子,不得已才帶她出來的。青君。”

    楊凌召喚了一聲,正在與幾個敵兵對打的辛青君立即沖破包圍撥馬上前,那些士兵追上來還要打,被阿羅丘一揮手,擋了回去,士兵們便退后三丈,圍了個大圈出來。

    主帥這是要親自上陣的意思,他們自然只要戒備就好。

    楊凌把曲小白抱下了馬,推給辛青君,道:“照顧好她。”

    “是,主上放心。”

    辛青君躍下馬背,站到了曲小白的身邊。曲小白偏頭看看他,其實她還是很緊張的,這個阿羅丘,看上去實在不好打贏。

    辛青君其實也擔心,他的小主子剛解了毒沒多久,他怕他體力沒有恢復。

    “主上,要不然,屬下先替您打頭陣?”

    他沒敢說中毒的事,怕長了阿羅丘的威風。

    “不用,你護好她就可以了。”

    曲小白默默地自靴子筒中拿出了匕首。雖然在這敵軍深處,她這點三腳貓的功夫啥用也沒有,但……聊勝于無,聊勝于無。

    阿羅丘不耐煩:“你們交代好了沒有?還沒斷奶的瓜娃子,也懂什么卿卿我我的,大涼人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咳咳,瓜娃子昨晚還嚷嚷著要生娃子嘞。

    楊凌很淡然:“好了,可以開打了。”

    “你的兵器?”阿羅丘蹙眉問了一句。這個瓜娃子打從一開始就是淡眉淡眼的,仿佛一切都不看在眼中,現在要開打了,居然連兵器都不拿出來,分明是瞧不起人……他很想瞧瞧,他瞧不起人的資本是什么。

    曲小白心里全是擔憂,她比阿羅丘更關心楊凌的兵器。畢竟,阿羅丘手上的長槍有九尺,換算成現代單位,那是三米!

    三米!

    到底什么樣的兵器才能對付得了這長的離譜的槍呢?曲小白一邊疑惑著,一邊眼睜睜地看著楊凌從腰間抽出了一條只有小指粗細的鐵鏈。

    是的,鐵鏈。她都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弄了那么條鐵鏈纏在了腰上,固然,鐵鏈很長,絕不止九尺,甚至兩個九尺也不止,但鐵鏈也太細了些,和那精鋼打造手脖子粗細的長槍一比,簡直不堪一提。

    當然,手脖子是楊凌那樣的手脖子,既不是她的纖細小手腕,也不是阿羅丘那碗口粗細的大手臂。

    辛青君端量了一眼細鐵鏈,“主母,咱們還是再后退一點吧。”

    曲小白看看自己的位置,離楊凌已經有三丈開外,應該不在鐵鏈的半徑之內,她疑惑著,但看辛青君一臉的決然之色,只好隨他后退……辛青君一直退到了十丈開外。

    那些士兵看他們退后,生怕他們會借機跑了似的,也都把包圍圈擴大。

    曲小白不樂意了:“青君!這樣根本就看不見了!”

    辛青君:“主母,您一會兒就知道了。”

    曲小白狐疑著,但她知道辛青君不會騙她,所以,還是聽從了他的安排。

    辛青君跟她介紹:“阿羅丘的槍叫作九尺靈蛇長槍,精鋼打造,重達一百六十斤,槍頭之內,還有九支小槍頭,按動他手底開關就能出來,九支小槍頭可以旋轉,還能當成弩箭,所以,這支槍還有個別名,叫作九轉蓮花槍。”

    “楊凌的那條鐵鏈子呢?”曲小白還是更關心楊凌。

    “應該是跟慕南云借的吧,昨天見他和士兵捆滾木的時候用的好像就是那么一條鐵鏈子……”

    曲小白:“……”

    咱能不打了嗎?爺老子的,這不是兒戲!

    這是上戰場的生死大事!

    辛青君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安撫她道:“主母,你該相信主上的。主上的能力……”

    “格老子的,我相信他才有鬼了!”

    曲小白嘴上雖然罵罵咧咧的,實際上卻是沒有能力能阻止什么,十丈方圓的場子里,忽然風聲呼嘯,阿羅丘暴喝一聲,那本就如虎嘯般的嗓門兒,驚得周圍草木簌簌,宿鳥倉惶,曲小白的目光只凝在楊凌一人身上。

    墨藍色的身影,在流水傾瀉般的月光之下,輕盈得也似流水一般,鐵鏈子在空中劃過一道詭異的弧線,直纏上那條九尺長槍的槍頭。

    

    http://www.rcvbb.com.cn/nongmenjinliqidaigeshaziqukaihuang/117049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欢乐生肖综合走势图 捕鱼世界21点 自创3d绝杀三码方法 今日股票行情查询 甘肃福彩快三app 海南环岛赛游戏开奖 AG惊吓鬼屋游戏技巧 3d单选什么意思 北京快乐8开奖号 真人街机捕鱼礼包 抢庄牛牛详细技巧 50万赚钱项目有哪些 三肖六码会员资料 ag时间差漏洞 张琳芃 律师证挂靠可以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