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快穿之瘋回路轉 > 第十五章 收個萌正太做小弟(15)

第十五章 收個萌正太做小弟(15)

    “給你臉了是不是?不去也得去,去就趕緊去!”心情煩躁,偏偏二貨還不識趣,笑梓風冷聲斥責。

    “我去。”

    嗚嗚嗚,他又沒堅持五秒。

    打臉打得太快就像龍卷風一樣,連傷心的機會都不給他留,好殘忍。

    罷了,比強勢從未贏過老大,其實慫也挺好,不用挨打。

    “快點。”動作輕柔地扶馮景枝坐下,抬眼看段希磨磨唧唧,笑梓風冷聲催促。

    干嘛呢,學母雞布窩下蛋啊!

    “你身上有沒有傷?”

    “說話啊,不會真啞巴了吧,不對,剛才還在說話。”

    “馮景枝,馮小弟,馮……”

    不拒絕,不回應,不說話,馮景枝三緘其口,低垂著頭坐在板凳上,笑梓風著急地對馮景枝上下其手。

    不會是受到應激性創傷,刺激咽返神經。

    【別叨叨,他不會理你】

    (怎么回事?一個星期前還生龍活虎,咋突然間焉不拉嘰,活像脫水的咸魚)

    【精神受創】

    (怎么可能?)

    精神大震,笑梓風難以置信地盯著抑郁寡歡的馮景枝,胸口一悶,憤怒的火在心口蔓延。

    一個月以來,她小心翼翼地保護著他,時常帶他出去游玩散心,不敢對他說一句重話,唯恐無意打擊到他,沒想到……

    (是誰?)

    【吱吱吱,搜查中】

    (查到沒有?)

    【吱吱吱,搜查中……】

    (他上輩子……結局如何?)

    猜測問題可能不在作答范圍內,笑梓風長呼一口氣,冷靜地詢問。

    既然源頭無法斷絕,那她就從根部挖斷!

    【報考大學當天,自盡而亡】

    (什么?)

    眼神又驚又憐地看向馮景枝,笑梓風放在桌上的手緊緊握成拳頭。

    一個人若是連死都不怕,那他該多討厭這個世界,內心又承受多少痛苦和哀傷,他是不是很孤獨,很絕望,絕望到與整個世界背離!

    若非實在承受不住傷痛,又怎么會選擇死亡。

    (風鈴,我真的可以嗎?)

    扭頭看向窗外,柳樹依依,深黃的樹葉上下紛飛,無聲渲染著哀傷的氣氛。

    常言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但她不確定是救命還是推向深淵。

    她經歷深淵,卻依然在深淵邊緣徘徊,被黑暗浸染過的人生又如何救贖他人!

    【你在怕】

    (是,我怕!)

    她怕,很怕,特別怕,每到夜深人靜,輾轉反側,無法入睡時,腦海自動浮現大片大片的血蔓延到腳底。

    那血是……

    笑梓風低頭看向纖細光滑的手腕,目光游離,眼神渙散,恍惚間她似乎看到猙獰,恐怖瘆人的血痕。

    【你居然沒痊愈?】

    敏感地掃描笑梓風腦海閃過的思緒,風鈴在她識海上下翻飛,驚恐的搖晃著身體,以往清脆的鈴聲此時嘈雜又刺耳。

    毀球啦!

    它在尋找合適任務者時沒深入調查,想不到埋下這么大的隱患。

    糟糕!

    瘋狂搖動著小鈴鐺,風鈴不停地轉著小圈圈。

    它一旦和任務者簽訂條約,除非任務者死去,否則它就要一生一世跟隨,其實這也沒啥,關鍵是任務者若是完不成任務,受罰的是它!!!

    (別晃,我頭疼)

    【笑梓風,阿笑,阿風,小笑笑,小風風……】

    (停,說正事)

    被風鈴黏糊糊的稱呼搞得惡心,笑梓風嫌棄地叫停。

    【你要相信自己,相信我的眼光】

    (信我,不信你。)

    【救贖他人同時也是救贖自己,你暗地查查劉夏】

    (她有問題?)

    【無可奉告】

    屏蔽腦海作精的風鈴,笑梓風身心俱疲的趴在桌面,眼神恍惚地看向窗外。

    一排排常青樹昂頭挺胸的站立在道路兩旁,守護著花園內五顏六色的菊花!

    燦爛的菊花不畏嚴寒,高傲地伸展。

    也許柳暗花明又一村,她不必悲觀。

    探究地目光看向沉默不語,無聲翻書的馮景枝,眼神透過心疼和戰意。

    她不是菩薩,但她會盡綿薄之力,就像當初……

    “風姐,我回來了!”

    “問出來什么?”

    “問了,她說不知道。”段希垮著臉,摸著長包的腦袋。

    “回座位背書。”

    雖然料到會是這個結果,但她還是接受不了。

    剛來到任務世界時,她有請偵探的念頭,但父母不在身旁,怕被訛詐。

    不安,惶恐襲擊著腦神經,笑梓風感覺自己就像是在迷宮深處,積攢一肚子火,卻沒有地方撒。

    “老大,晚上……”

    “不去,再說揍你。”心煩得不行,笑梓風舉著拳頭嚇唬段希。

    車到山前必有路,她放學后去找找劉夏!

    ……

    “又拖堂,煩死個人。”劉夏走在崎嶇不平的小道,摸瞎走進小巷。

    如今夜長晝短,夜自習放學,天色如墨,走進小巷,夜色黑漆,可誰讓這是回家的近道。

    “臭楊晚,又不陪我回家,可惡的女人。”一不小心,絆倒摔在青石臺階,劉夏疼得罵罵咧咧。

    “裝模作樣,又當又立,簡直是盛世大白蓮。”

    “楊晚,既然你不仁,別怪我不義,馮景枝,遲早屬于我。”

    “等完成馮阿姨交給我的任務,我就能光明正大地牽景枝的手,哈哈哈……嗝!”

    仿佛看到將來她和馮景枝并肩而行的畫面,劉夏神經質的大笑,突然有個麻袋蒙著她的腦袋,眼前徹底漆黑一片,一口氣不上不下憋在嗓眼。

    快速反應現狀,劉夏手抓腳踢,惶恐大叫:“你是誰!快放了我,不然我滅你全家。”

    歹徒人狠話不多,摁著劉夏就一頓胖揍。

    噼里啪啦……

    嘭……

    啪……

    噔……

    “啊……別打了,啊…別打了,我給你錢,求求你放了我。”身體被打得疼痛難忍,劉夏鼻涕一把,眼淚一把苦苦哀求。

    最初還有力氣掙扎,被打幾分鐘之后,整個人像條死魚趴在地上。

    “大哥,我書包有錢,都給你,別打了,別打……”劉夏痛苦地哀嚎,聲音越來越虛。

    “誰在哪?”黑夜里,突然傳來一聲厲喝,劉夏一邊躲避拳頭一邊歇斯底里地求救:“救命,救命,救救我!”

    “哼!”穿著黑衣服打人的歹徒打人動作微微停頓,未被黑布蒙住的眼睛銳利地看向劉夏,冷哼一聲離開。

    “喂,你還好嗎?”笑梓風喘著氣跑到劉夏身旁,快速掀開麻袋,關心地詢問。

    “嗚嗚嗚嗚……”

    麻袋拿開,眼前不再是漆黑一片,又聽溫柔的女聲,劉夏一把抱住笑梓風,凄慘的哭泣。

    “劉夏?怎么是你!”透過手機的亮光看到劉夏臟兮兮的臉頰,笑梓風甚是驚訝。

    “嗚嗚嗚……”

    “別怕,他走了,我把他趕走了,別緊張,放松。”袖子被死死抓住,笑梓風溫柔地拍打著劉夏顫抖的脊背,黑黝黝的瞳孔似有笑意流轉。

    “我要報警,我要讓他坐牢,我要殺了他!”劉夏鼻青臉腫地躲在笑梓風懷里,歇斯底里地狂叫。

    http://www.rcvbb.com.cn/kuaichuanzhifenghuiluzhuan/1170495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老虎机漏洞技术打法 水果拉霸游戏app免费下载 二八杠棋牌正规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 内蒙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欢乐捕鱼人iso 福彩3d和值走势图300 彩票幸运农场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360 ag真人输的我家破人亡 10个红球精准 台州永昌期货股票配资 7星彩开奖计划今天 AG水上乐园游戏技巧 专家红球预测蓝球预测 pk10不定位34567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