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極品掠奪系統 > 第519章:死要面子活受罪

第519章:死要面子活受罪

    難怪如此,一個平日里其笨無比的小師弟,突然間一鳴驚人,并且在一甲子一次的七脈會武上,殺進了最后了一輪,任誰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接受。

    在田不易咄咄逼人的目光下,張小凡額頭上的汗水涔涔而下,有那么一刻,他幾乎要沖口而出告訴師傅,是慕師弟在背后指點他修行。

    然而,話到嘴邊,他終究還是咽了下去,他已經不是五年前,無知懵懂的少年,知道有的事情能說,有的事情不能說。

    “弟子愚笨不堪,這些年里修行境界一直進展不大。”

    張小凡低下了頭,不敢面對田不易的目光,斟言酌句緩緩開口道:“前些日子,弟子忽然發現能夠驅動事物,但弟子自己都不能置信,所以不敢稟告師父師娘,沒想到”

    田不易冷笑一聲,道:“沒想到這次卻一鳴驚人,大出風頭!”

    田不易豈是這么好蒙騙過去的,當下聲音變得冷冽道:“你說你能驅物,但這至少要有玉清境四重的修為,我問過大仁,他只傳了你第二層的法決,那你可否告訴我,我這個孤陋寡聞做師傅的,你究竟是如何繞過第三層修煉至第四層境界的呢?”

    他說到這里,聲音已經變得冰冷無比,甚至帶有幾分煞氣,聽得眾弟子驟然色變。

    張小凡選擇沉默,客房中一片寂靜。

    許久,就在田不易臉色越來越難看,眾弟子擔憂之情越來越重,在田靈兒好奇的目光中,跪了下來。

    田不易絲毫沒有動容,冷聲道:“怎么?”

    張小凡深埋下頭,沒有向四處在看一眼,低聲道:“師父,請您懲罰我吧。”

    眾人聳然動容,田不易更是氣的勃然變色,蘇茹秀眉皺了皺,道:“小凡,你若是有什么顧忌便與你師父直說就是,何必如此?”

    張小凡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田不易冷笑兩聲,氣極反笑,道:“很好,你倒是個硬骨頭,我也是收了個好弟子,對我竟如此隱瞞。”

    張小凡匍匐在地上,身子一顫,也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心情與表情,片刻后,只聽見他低聲道:“一切都是弟子的錯,請師父責罰我吧。”

    田不易豁然起身,‘蓬’一聲,在他身下的椅子竟是四分五裂的炸了開來,眾人色變,只見他指著張小凡怒道:“都是你的錯,呵你可知道背師偷藝乃是我青云門中大忌,輕則面壁數十年,重則廢去道行逐出青云,你可知道?”

    張小凡猛的抬起頭來,看著田不易,只見師父臉上滿是怒容,但決無一絲夸張,心中不由得一沉。

    他當然知道青云門背師偷藝的后果,但他終究沒有回頭看上一眼,客房中死一樣的寂靜,沒有人開口說一句話,只剩下或高或低,焦急的喘息聲。

    就在這時,慕清霄上前一步,微微行禮道:“師父,是弟子斗膽,將后面的法決一并傳給了張師兄。”

    張小凡身軀一顫,心中唯有濃濃的感激之情,明明可以置身事外,卻沒想到慕清霄在這種時候,竟愿意站出來為他說話。

    田不易愣了愣,張小凡是他帶上大竹峰的,當年資質如何,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哪怕法決傳授于他,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提高這么多,期中肯定有貓膩。

    慕清霄與張小凡在這些年里走的很近,大竹峰一脈弟子都清楚,將法決私傳給張小凡也不是沒有可能,他心中硬是給自己找了一個饒過張小凡的理由。

    有慕清霄領頭,以宋大仁為首強撐著虛弱的身體跪下,其他眾弟子都在田不易面前跪下,道:“師父,你就繞了小師弟吧。”

    田靈兒也是連忙跑到田不易身旁跪下,臉色煞白,此刻的張小凡在她的心目中非常特殊,自然不希望出后者受到一點傷害,道:“爹,求你饒了小凡吧。”

    田不易看著跪在腳下的這群弟子,還有自己的愛女,又盯著身前的張小凡,看了一眼慕清霄,慢慢閉上雙眼,搖了搖頭,一甩袖袍走了出去。

    蘇茹看了眾人一眼,搖著頭輕嘆一聲,對宋大仁幾人說道:“你們真是不讓人省心,快都起來吧,我去看看你們師父。”

    “是,師娘。”

    屋內,眾人面面相覷,半響過后,田靈兒走上前來,攙扶著張小凡,張小凡臉上盡是微笑,緊接著兩人就竊竊私語起來。

    此時,夜幕早已降臨,云海廣場上,依舊是那邊云氣飄渺,美如仙境。

    田不易站在廣場之中,昂首看天,但見夜空繁星無數,月冷如霜,身后響起熟悉的腳步聲,蘇茹走到他的身邊,抬頭看了看星空,淡淡的笑道:“心情好些了嗎?”

    田不易冷哼一聲,卻不說話。

    蘇茹微微一笑,道:“我們在一起這么多年,知根知底的,哪怕小凡背師偷藝,也最多也就小懲一下,你偏偏要裝作憤怒的模樣,都幾百歲的人了,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田不易看著夜空,一聲不吭。

    田不易轉過頭來,瞪了一眼蘇茹,道:“你又不是沒看見,那臭小子跟什么似的,師父,請懲罰我吧,明明是他的錯,居然還說得十分委屈的模樣,真是豈有此理。”

    蘇茹回頭向住宿居所方向看了一眼,道:“我就不信你沒看出來?”

    田不易道:“什么?”

    “靈兒的樣子有些古怪,她與小凡之間那你準備回去以后如何收場,背師偷藝這個罪名可大可小,要不我們看在靈兒和清霄的份上就不要太過分,明日就讓小凡會大竹峰,在后山面壁個三五十年也就是了。”

    田不易一愣,哼了一聲,卻道:“面壁就算了,清霄不也說了,法決是他私下傳授的,若真如此,靈兒那丫頭恐怕也不會罷休。”

    “而且,我大竹峰好不容易挺進七脈會武最后一輪,這可是百年來第一次,可不能便宜了蒼松和商正梁他們,明日讓他繼續比試,若是奪得桂冠,讓他與靈兒在一起,也未嘗不可。”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http://www.rcvbb.com.cn/jipinlveduoxitong/44532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pk10每期必中万能6码p 华夏手游能不能赚钱 30岁女人如何赚钱 一千本金怎么倍投稳赚 AG夏日营地游戏下载 快3免费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凤凰 11选5五码能组出多少组 牛牛对战赌博 探球比分网球比分直播 江南论坛六肖 168直播现场开奖结果 兼职网站打字赚钱吗 实况足球赚钱队 捕鱼达人4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