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電影穿梭神戒 > 第380章 求求你殺了我!

第380章 求求你殺了我!

    卡爾的車技很高,雖然車開的很快卻很平穩,陳鋒試著閉上眼睛想小睡一會兒,卻怎么都睡不著,或許是心中的執念太重。

    兩個小時后陳鋒到達青木市,卡爾把車停在大石路上,指著百米外的一座別墅“那座就是二十三號了。”

    陳鋒別有深意的看著卡爾,卡爾笑著解釋道“教父讓我全程配合你,所以我提前將一切都調查好了。”

    “麻煩了。”陳鋒推開車門走了出去,卡爾說道“要謝就謝謝教父吧,我也是替他辦事而已。”

    陳鋒對于教父的能量有了新的認知,在全世界都有人幫忙做事,可見其影響力和人脈之廣。

    “我會一直在這里等你,直到你回來,祝你一切順利。”卡爾祝福道。

    陳鋒拉緊了身上的風衣,猶如一道影子消失在昏暗的街道旁,卡爾揉了揉眼睛,驚嘆道“我的上帝!”

    別墅內的燈光全暗著,陳鋒像是壁虎一般在別墅的外墻上攀爬,腳下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確認了幾個房間后,終于在頂樓的一個房間發現了正躺在床上的何梟。

    何梟睡得很淺,哪怕他這段時間都是用安眠藥助睡,他聽到了微弱的開門聲后本能的抓起枕頭下的手槍,還沒等將手槍從枕頭下拿出來,握槍的手便被倚天劍釘在了墻上。

    令陳鋒有些意外何梟竟硬氣的沒喊一聲,打開屋內的燈后,這才看清何梟臉色慘白,穿手之痛還是在的。

    “老東西,你不是喜歡威脅我嗎?”陳鋒冷笑著問道。

    “你怎么找到這里來的?”何梟咬著牙問道。

    陳鋒輕蔑一笑“你有你的金錢和人脈,難道我就沒有?”

    何梟沉默了,陳鋒的能量比他想象的更強大,正是調查到了陳鋒身上有安全局成員的身份,所以他才逃到了國外。

    “有何感想?”陳鋒看著面前的這個老人,很難想象不久前他還是一位意氣風發的富豪,可現在那憔悴的模樣連同齡人都不如。

    “我無話可說!”何梟沒有求陳鋒放過他,他知道這是不現實的一件事情,既然陳鋒千里迢迢從華夏連夜趕來,那么目的只有一個。

    “你難道不怕死嗎?”陳鋒沒有從何梟臉上看到恐懼,有的只是驚訝,這令陳鋒感覺很不爽,他更喜歡看著何梟帶著滿臉驚恐死去,像他的兩個廢物兒子一樣。

    何梟冷笑道“從我最后一個兒子死的那一刻起我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真抱歉讓你失望了!”

    “你兒子的死怨不得別人,他們既然觸碰我的底線,那就只有一死!”陳鋒對于何子文和何驍勇的死毫不愧疚,哪怕站在他們父親面前也問心無愧。

    對于何子文陳鋒認為自己甚至很仁慈,第一次給過他機會,沒想到這一次機會差點釀成慘劇,所以在面對何驍勇時,陳鋒毫不猶豫的殺了他。

    “他們的母親去世的早,去世前曾叮囑我一定要照顧好他們,現在兩個人都死了,哈哈,都死了。”何梟自嘲的笑了笑,眼眶濕潤了。

    “你對不起他們的母親,子不教父之過,現在后悔已經晚了。”陳鋒平靜的說道。

    在來之前陳鋒想過直接殺了何梟,但現在改變了注意,想要和何梟好好聊聊。

    “我不后悔,我剩下的只有仇恨!”何梟死死的盯著陳鋒,那眼神中飽含仇恨。

    “只可惜你的仇恨只能無疾而終。”陳鋒抓著匕首刺向何梟的胸口,往心臟下方偏移了兩厘米,這一刀不足以致命,帶來的只有疼痛。

    何梟忍不住呻吟了一聲,一口牙齒都快咬碎了,陳鋒沒有繼續下手,而是調侃道“你可以求我,雖然我不能饒恕你的性命,但可以讓你死的不那么痛苦,要知道這一刀連熱身都不算。”

    “做夢!”何梟恨恨的說完后突然怪笑了起來,陳鋒不禁皺眉,難道說何梟精神奔潰瘋了?

    “你以為我怕嗎?我是怕,我怕只怕看不到你早晨痛苦的樣子。”何梟笑的歇斯底里,笑的無比瘋狂。

    陳鋒眼眸一冷,扼住何梟的脖子問道“什么意思?”

    “相信我,明天早上你一定會收到一份大禮!”何梟嘴角上揚,他很慶幸早就安排好了一切,雖然沒能等到殺死陳鋒,但至少能讓陳鋒痛苦一輩子。

    “我再問你一遍,回答我!”陳鋒一巴掌扇在何梟的臉上,將匕首拔了出來,以極快的速度從何梟身上割下數十片肉來。

    鮮血染紅了床單,何梟雖然痛苦的喊著,但卻沒有一絲回答的意思,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

    陳鋒冷靜了下來,開口道“知道嗎?有時候精神上的痛苦比肉體的痛苦更煎熬!”說完取出針盒,飛快的在何梟“百會穴”“譚中穴”“天陽穴”等十幾個穴位扎針。

    何梟感覺到腦袋里仿佛有一萬根鋼針在戳動,每一條神經都只傳達了一個信息,那就是疼痛,無比的疼痛。

    這幾個穴位全是人體最疼痛的穴位,是胡青牛妻子毒醫仙研究出的一種虐待刑罰,陳鋒第一次施展便將他用在了何梟身上。

    疼痛并沒有因為時間而緩解,何梟想要伸手拔去腦袋上的針,陳鋒直接用匕首將他另一只手也釘在床上,刀身整個插入,只剩下刀柄貼合在掌心。

    十幾分鐘后,何梟甚至連慘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像是一只干死的魚一樣不停的張合著嘴巴。

    陳鋒拔去那些銀針,質問道“你準備對誰下手?只要你說出來,我就給你一個痛快。”

    何梟經歷過那股非人所能忍受的疼痛后,甚至短暫的忘記了復仇的想法,有氣無力的說道“蕭...蕭”

    “蕭詩琪?”陳鋒想到何梟應該調查過,他第一個兒子的死和蕭詩琪有關,所以他第一個要殺的也正是蕭詩琪。

    何梟微弱的點頭,嘴唇輕顫道“求求你,殺...殺了我!”他終究還是打了自己的臉,求著陳鋒賜他一死,那股疼痛他寧愿死也不愿意再體會。

    (本章完)

    

    http://www.rcvbb.com.cn/dianyingchuansuoshenjie/246948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