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電影穿梭神戒 > 第110章 武林傳說

第110章 武林傳說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陳鋒走火入魔的時候,陳鋒高舉著倚天劍喊道“六大門派,明教所有教眾聽我號令,殺!!!”

    修羅之怒已經開啟,每一分一秒都無比寶貴。

    還沒等元兵們動手,陳鋒已經握劍主動殺向他們,無論是盔甲還是皮甲,在倚天劍面前都如紙糊的一般。

    僅幾個呼吸的功夫,地上已經多了數具元兵的尸體。

    六大門派和明教等人反應過來后,緊接著便開始了廝殺。

    六大門派和明教攜手,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無論是明教還是六大門派的人都知道,只有攜手并進才能尋求一線生機。

    原本和六大門派戰斗過后,陳鋒感覺內力有些匱乏了,必須要運功恢復一下內力,但一開啟修羅之怒后,內力便如滔滔江水延綿不絕,激戰過后的疲憊感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猶如狼入狼群一般,陳鋒總是往元兵多的地方沖去,每到一片區域沒多久便轉移到另一片,只留下身后漫地的尸首。

    陳鋒的勇猛起了領導作用,六大門派和明教也被激勵的越戰越勇,不知殺了多少元兵。

    當然,六大門派和明教也一直在死人,但這些傷亡和元軍比起來,顯得微不足道。

    陳鋒的白衣已經被鮮血染成紅衣,裹上了厚厚的一層血漿,他卻不以為然,仍舊享受著殺戮帶來的樂趣。

    沒錯,樂趣!

    開啟修羅之怒后,陳鋒近乎已化身地獄中的修羅,殺戮已經成了一種樂趣。

    趙敏看著局勢被逆轉,卻沒有絲毫的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爹汝陽王的這近萬親兵,不斷的倒下死去。

    趙敏呆若木雞,她苦心經營那么久的計劃,就這樣破滅了。

    韋一笑見到落單的趙敏,縱身一躍到她的身旁,想將其血吸干。

    “韋一笑,管好你的嘴!”陳鋒抽空朝著趙敏瞥了一眼,看到韋一笑準備對其不利,冷聲警告道。

    “哦~”韋一笑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將目標轉為其他的普通元兵。

    戰斗結束的比想象中還要快,光明頂上尸橫遍野,血流成河,輕輕一嗅便能聞到極為濃郁的血腥味。

    六大門派、明教這一邊死傷近半,可謂是慘烈,但趙敏帶來的元兵無一人生還,全都永遠的留在了光明頂上。

    這些人中,陳鋒的功勞占據了大半,最主要是他帶給眾人士氣的鼓舞,讓每一個武林人士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這才能奮不顧身的戰斗下去。

    陳鋒猶如一面旗幟,插在每個人的心中。

    元兵這邊,玄冥二老兩大高手的死去,當即便給他們精神上造成二老沉痛的一擊,再加上陳鋒那兇悍的殺戮手段,再一次打壓了士氣。

    所以,戰斗的結果當然是可以預期的。

    戰斗已經結束,在場參戰的每個人胸膛的血都還是熱的,所有的目光都投在了陳鋒的身上。

    那是一種崇拜的目光,一種敬畏的目光,一種追隨的目光。

    這個少年,再一次的創造的奇跡!

    趙敏已成了孤軍一人,身旁再沒有任何手下,玄冥二老死了,帶來的元兵也盡數死完。

    “我說過,你會后悔的。”陳鋒開口說道。

    趙敏咬著嘴唇,沉默不語,她不知道該以什么身份面對陳鋒,這個讓他又愛又恨的男人。

    陳鋒接著道“你應該也看到了,六大門派和明教雖然水火不容,但我們終歸是漢人,若是朝廷不再插手武林的事,那么武林和朝廷會相安無事”

    他說道這里一頓,語氣加重道“但若是朝廷一意孤行,各大門派凝結起來的力量,一定會剖開朝廷的心臟,元朝覆滅在即!”

    “對!說得對!”

    “講的太對了!”

    眾人紛紛附和,空聞大師也忍不住點頭,認為這話在理。

    趙敏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我輸了,要殺要剮隨便你。”

    陳鋒轉身對幾大門派道“各位還請自行下山,接下來的事情我來處理。”

    “施主大恩大德,少林沒齒難忘,施主有空可以來我少林寺討論武學,老衲定掃榻以待,告辭!”空聞大師朝著陳鋒微微鞠躬,隨后便帶著少林寺的人離開了。

    少林離開后,其他幾大門派也相繼有序的離開,武當派即將離開前,宋遠橋走到陳鋒的面前。

    他打量了陳鋒一番后說道“雖不知是你以前藏拙,還是下山后有了奇遇,無論怎樣我們武當都承認你是我們的弟子。”說完踢了宋青書一腳。

    斷臂的宋青書上前,強擠出笑容道“師弟,剛才是師兄不對,還請原諒。”

    他已經意識到,自己根本和陳鋒不能比較,摘取宋青書兒子的身份,他放在武林中的也翻不出什么浪花,反觀陳鋒,力挽狂瀾,屢創奇跡。

    或許數百年后,武林中還會流傳著這樣一個傳說,曾有一個少年獨戰六大門派,后又帶領六大門派、明教抵抗元兵。

    “你怎么笑的比哭還難看,算了算了,快點離開光明頂。”陳鋒甩了甩手,實在是不想看到宋青書這幅嘴臉了。

    宋青書這才如釋重負的和宋遠橋,其他武當派弟子下山了。

    武當派后輪到峨眉派,周芷若經過陳鋒身旁的時候,開口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陳鋒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望著周芷若道“大家都是江湖兒女,以后可能永遠沒有相見的機會了,何必問姓名?”

    “不行!”周芷若執拗道“我必須知道你的名字,不然我以后去哪兒尋你?”

    “為何要尋我?”陳鋒笑著打量她。

    周芷若又羞又惱,語氣冰冷道“殺師之仇不共戴天!”

    陳鋒點了點頭道“好”然后貼在周芷若耳旁道“記好了,我叫陳鋒!”

    耳旁一陣熱風吹動,這股熱風好似吹進了周芷若的心里,她連忙和陳鋒拉開距離,表情故作冰冷道“我記下了,等我將峨眉武學融會貫通后,會來找你報仇!”說完便轉身離開。

    不知道為什么,和陳鋒保持那么近的距離,她總感覺心亂如麻。

    “我等著!還有,切記多喝熱水,不要讓你那病再復發了。”陳鋒提醒道。

    周芷若好似沒有聽到,接著往山下走去,走到一半時突然從懷里取出兩物注視著。

    一張布帕,一張藥方。

    http://www.rcvbb.com.cn/dianyingchuansuoshenjie/246920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