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電影穿梭神戒 > 第93章 女為悅己者容

第93章 女為悅己者容

    趙敏下達了命令,躍躍欲試們的家將立刻就萎了,誰也不敢忤逆她的話。

    “敏敏......這個人打傷了我。”扎牙竺頗有些委屈的說道。

    “你都要殺他了,他只是打傷你,已經很給你小王爺面子了。”趙敏不悅的答道。

    扎牙竺皺著眉頭道“可是,我是想要為你出氣啊。”

    “我生氣了嗎?需要你為我出氣,我趙敏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趙敏聲色厲茬說完,雙手抱胸目光移向別處道“兩位師傅,送客。”

    玄冥二老兩人都有些同情起扎牙竺來了,鹿杖客輕聲道“小王爺,請回吧。”

    “小子,咱們走著瞧!”扎牙竺狠狠的瞪了陳鋒一眼,隨后便拂袖而去。

    陳鋒望著趙敏哭紅的眼睛,心情復雜,難道自己剛才真的太過分了一些?

    眾人望向陳鋒的眼神也變得不一樣了,能夠讓郡主為了他而沖撞扎牙竺,可見這人的地位不一般。

    “你們都去忙你們的吧,道長,我們接著練功。”趙敏說完轉身走進內院,好像一切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陳鋒嘆息一聲,跟著走進去,看到趙敏正坐在院內的石椅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剛才的事......多謝了。”陳鋒說出這話時都有些不太好意思,畢竟自己惹哭了趙敏,趙敏卻還那么維護自己。

    如果剛才趙敏不站出來,那么勢必要開啟異能,那樣的話后面的任務就會變得困難重重。

    趙敏想也不想的答道“你是我師傅,我維護你是應該的。”

    陳鋒搖了搖頭,開口道“這不是實話。”

    趙敏沉默半晌,開口道“你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什么意思?”陳鋒疑惑地問道。

    趙敏苦笑一聲,望著內院和外院連接的那扇門,開口道“所有人說的都是維護我,恭維我的話,無非是為了功名利祿,包括玄冥二老也是如此,我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只有你不是這樣,你是想讓我變得更好。”

    陳鋒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之前說那番話時他也沒想那么多,甚至有點惡作劇的成分,不過趙敏的這話說的也沒錯,自己是想讓她變得更好。

    “你等我一下。”趙敏說完跑進屋內,許久沒有出來。

    “嗯?”

    幾刻后,趙敏蹦跳著從屋里走了出來,只是身上的著裝發生了很大變化。

    她脫去了長袍,換上了一件淺紅色的曲裾長裙,腰上系著紫色腰帶,一頭長發整個人的氣質中少了幾分英氣,多了幾分女人的唯美。

    最重要的是,陳鋒還注意到趙敏化妝了!臉上涂著淡淡的腮紅,兩片嘴唇上也是涂抹了唇脂。

    陳鋒腦袋里突然蹦出一句話:女為悅己者容?隨即又想到自己和趙敏才認識沒多長時間,她又怎么會喜歡上自己?不禁搖了搖頭,拋去腦中這荒謬的想法。

    趙敏見陳鋒搖頭,有些失落的問道“怎么了?不好看啊。”

    “當然不是,只是有些意外郡主打扮一番后竟女人味十足。”陳鋒由衷的稱贊,趙敏那古靈精怪的性格配上這漢服,確有一種獨特的秀美。

    “嘻嘻,那是我以前懶得打扮。”趙敏說完注意到那盯在胸脯上的目光,壞笑道“道長,你也不是很老實嘛,眼神盯在哪里呢?”

    陳鋒連忙收起了目光,義正言辭道“欣賞美的事物是人的天性。”說完這句話陳鋒自己都覺得自己無恥......

    趙敏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卻也覺得這番話不無道理,期待的問道“這樣說以后我們就是朋友了?”

    “郡主如若不嫌棄我出身低微,那我們自然是朋友。”陳鋒淺笑著答道。

    趙敏甜甜的笑了,她當然不在乎陳鋒的出身或者背景,比起那些她更看重的是陳鋒的坦率和真誠。

    隨后趙敏便接著和陳鋒修煉起梯云縱,只是沒過多長時間,便有一位虎背熊腰的粗獷壯漢闖了進來,這壯漢留著濃密的大胡子,眼神中滿是憤怒。

    陳鋒定眼一看,這人不是趙敏的爹,汝陽王嗎?

    “爹,你怎么來了?”趙敏打量著父親憤怒的模樣,心中已經猜出個七七八八了。

    汝陽王指著陳鋒,望向趙敏問道“是不是這小子打傷了小王爺?”

    “爹,此事因我而起,你要追究就來追究我好了!”趙敏張開雙臂,像護崽的母雞似的護住陳鋒。

    汝陽王滿臉陰沉,眼神在趙敏和陳鋒之間飄忽不定,無奈的說道“敏敏,你知不知道我已將你許配給了小王爺,這件事還沒來得及通知你,你便打傷了你的未婚夫?”

    趙敏不敢置信的望向父親,咬著牙道“爹,我和你說過很多次我對扎牙竺沒有感情,結果你不和我溝通就直接把我許配給了他?”

    “這件事容后再議,小子,你是什么來頭?”汝陽王打量著陳鋒,發現對方年紀甚輕,而且相貌堂堂。

    陳鋒站了出來,不卑不亢的答道“武當派陳鋒,奉命教導郡主武藝。”

    “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大麻煩?識相點的自己去向七王爺請罪,不要連累了敏敏。”汝陽王冷聲道。

    所謂的請罪,不過是送死罷了,扎牙竺連路上男童的性命都能視如草芥,陳鋒如果現在去了就只有一個死字。

    “我會去找扎牙竺,但不是現在。”陳鋒可不會現在去送死,等到實力足夠了,倒是會去會會他。

    “呵,也是個貪生怕死之人。”汝陽王諷刺道。

    趙敏忍不住反駁道“不準你說我師傅!說的你好像不怕死一樣,你之所以想要把我嫁給扎牙竺,還不是為了巴結七王爺,為了讓你在朝堂的地位更鞏固?”

    “你!”汝陽王被戳中痛點,氣的揮起手掌便朝趙敏臉上打去。

    陳鋒猛地伸臂握住汝陽王手腕,令其的手掌停在半空中,但卻十分的吃力,這從小騎馬射箭的汝陽王力氣大到驚人。

    汝陽王也是一時氣急,冷靜下來后也是連忙收起了手掌,轉而另一手握拳砸在了陳鋒的胸口。

    陳鋒倒退了數步,眼看著就要摔倒了,站在身后的趙敏連忙抱住了他,使得陳鋒不至于摔在地上。

    “你沒事吧?”趙敏問道。

    陳鋒只感覺胸口一陣悶疼,如同被鐵錘打中一樣,這汝陽王好大的力氣!

    http://www.rcvbb.com.cn/dianyingchuansuoshenjie/246919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