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電影穿梭神戒 > 第18章 有眼無珠

第18章 有眼無珠

    “大哥你咋咧?”

    “沒什么,你接著講。”陳鋒擦了擦嘴邊的水漬,淡笑著說道。

    傻根點了點頭,接著說道“俺在高原,逢年過節都是俺一個人在那兒看工地,沒人跟俺說話,俺跟狼說話,俺不怕狼,狼也沒有傷害過俺,俺走出高原那么多人在一起跟俺說話,俺不相信,狼都沒有傷害過俺,人會害俺?”

    陳鋒想了想答道“恰恰相反,因為狼永遠是狼,人,有的時候不是人!”

    傻根皺眉道“大哥,俺說的你咋就聽不進去呢,不和你說了。”說完便趴在桌子上瞇著眼睛休息。

    陳鋒放棄了說服傻根的想法,心中卻想著另一件事情,剛才自己和黎叔的第一次交鋒,自己先是漏了一手震懾他,然后主動把金戒指還給了對方示好,這一軟一硬之下希望黎叔能夠別打傻根的主意,自己也能安穩的完成任務。

    綠皮火車里除了硬臥軟臥,還有專門為出得起錢的有錢人提供的豪華包廂,某一節的豪華包廂內,黎叔和他的兩個手下就在其中。

    黎叔的這個偷竊團隊,除了黎叔這個老大,手下還有個微胖胡渣臉的老二,一個綽號四眼的帶著眼睛的年輕男子,女賊小葉,以及七八個嘍嘍,名為小葉的女賊由李冰冰扮演,小葉的容貌也屬于中上之姿了。

    “黎叔,那個瓜民工也太招搖了吧,明顯的目中無賊啊,我看倒不如早點把他給辦了,省的兄弟們聞著肉香,心里亂得慌。”老二深吸了一口煙,吐氣道。

    黎叔坐在椅子上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鏡子,小葉站在他身后為其摘下假發、假胡須,原本面貌的黎叔是一個面容還算英俊的四十余歲男人。

    黎叔轉過頭道“是你心里亂了吧?聞著是肉味,吃到嘴里就是毒藥,傳我的話下去,六個字:這趟車不打獵。”

    老二又吸了一口煙,然后把煙頭重重的按在煙灰缸里“我看那瓜民工一起的男人也是道上的人,黎叔,我們如果不趁早下手,肯定是便宜了人家。”

    小葉將黎叔脫下的外套掛到了衣架上,不屑的說道“幾個小錢把你給饞的,干不成什么大事。”

    老二聞言一拍大腿道“我跟黎叔說話有你啥事?一點規矩都沒有我跟你說,我入道的時候你就是個三好學生。”

    小葉冷笑道“你跟我擺什么譜啊,不服咱倆比試比試,我挑了你丫的筋。”

    “誒,你這個女娃子!”老二聞言便從兜里掏出一個雪茄鉗上前,小葉輕輕一捋長發指縫間便夾著一枚刀片,兩人毫不退步的互相攻擊著,幾招內分出了勝負。

    小葉的左手被伸進了雪茄鉗內,只要老二一用力便可以把那指頭切下來,小葉的右手夾著刀片頂在老二的脖子上,再稍稍往前便能見血,兩人都停住了。

    黎叔眉頭緊皺,不悅道“我說你們心里還有我嗎?和師哥逞強那不算本事。”緊接著又把老二也訓了一頓“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想服眾心胸就得開闊,容得下弟兄才能當大哥。”

    “知道了”老二灰頭土臉的離開包廂,黎叔閉著眼睛道“葉子,過來揉揉肩。”小葉嘟囔著嘴走到黎叔的身后,伸出雙手為其按摩肩膀。

    黎叔喃喃自語道“我倒是想再試試那個男人的身手,二十一世紀什么最貴?”半晌后猛地睜開雙眼“人才。”說完后手攬住了小葉的細腰,同時不安分的向上摸去.......

    小葉嗔笑一聲也沒有拒絕,腦海中卻想起那男人的模樣,倒是長得好英俊,正想入非非時突然感覺要害被抓住,口舌間不自覺的發出一道呻吟聲。

    硬座車廂。

    陳鋒趴在桌子上看著車窗外的風景,余光突然看到傻根站了起來,往其他車廂走去,連忙問道“兄弟,你去干啥?”

    “我想尿尿,大哥你也要尿不?”傻根憨憨的問道。

    陳鋒點了點頭“我也正好有尿意,一起去吧。”說完緊跟在傻根后面幾步的距離。

    剛到廁所門口一胖一瘦兩個人迎面朝著傻根撞了過來,瘦子手中的熱水灑在了傻根的胸口上,胖子連忙上前把傻根掛在胸口的挎包轉到傻根背后,手中拿著紙巾擦拭著他的胸口,接連道歉道“對不起啊,我這個兄弟走路馬馬虎虎的,近視眼嘛。”

    瘦子悄聲走到傻根身后想要開包取錢,剛掀開包便被一只手按住了。

    陳鋒惡狠狠的瞪著這個瘦子,幸好他緊跟著傻根,不然就讓對方得手了,這兩人也是黎叔的手下,一個叫做老二,一個外號四眼。

    四眼的手被按壓住后并沒有絲毫撤退的意思,只見他手一抖,衣袖里一枚刀片正好掉落到他手中,反應很快的夾起刀片朝著陳鋒劃去,陳鋒沒想到看上去文質彬彬的四眼居然那么狠,隨即便也極快的速度掏出一枚刀片。

    兩人手握著刀片如同兩個劍客握著劍在比拼劍法,比起控劍想要使用好小刀片更需要手指和手腕的足夠靈活,而四眼在這方面根本不是對手,只幾個照面手中的刀片便被陳鋒擊落到地上。

    陳鋒本可以繼續乘勝追擊給對方留點念想,但還是考慮到不想把矛盾激化所以理智的克制住了,然后便把傻根拉到自己這邊,冷笑道“下次走路長點眼睛,四只眼如果都沒用的話,那還是摳出來算了。”說完摟著傻根往廁所走去。

    “我們走!”老二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四眼一眼,然后一跺腿離開了。

    兩人上完廁所后陳鋒關切的問道“傻根,被燙的疼不疼?”

    傻根憨厚的笑道“么事,他那水也不是很燙,再說了,俺在高原這幾年什么苦沒吃過,這算不了什么”

    陳鋒看著傻根的笑容不禁感到心酸,暗自發誓無論如何也要守住傻根的這六萬塊錢,即使在完成任務的道路上受傷也在所不惜!

    回到座位上傻根不解的問道“大哥,為什么剛才你要罵他們?”

    “因為他們有眼無珠!”

    http://www.rcvbb.com.cn/dianyingchuansuoshenjie/246911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