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電影穿梭神戒 > 第7章 書房文斗

第7章 書房文斗

    陳鋒迷迷糊糊間竟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看到唐伯虎穿著一身書童打扮笑盈盈的站在床邊望著自己。

    “唐兄,今日為何起的那么早?”陳鋒揉搓著惺忪的睡眼問道。

    “祝兄,昨日我一番巧舌如簧的對答已經獲得華夫人的信任,升級為華府兩位公子的伴讀小書童,作為報答也特意在夫人面前提了你的名字,以后我們的身份就不再是低等下人了。”唐伯虎說著將一身書童衣服扔在床邊,一套藍色絲綢長袍加一個俏皮的小黑帽子。

    陳鋒早知劇情對于唐伯虎擔任書童一事并不吃驚,但還是故作驚訝道“唐兄不愧為我們四大才子之首,那么短的時間就混到了書童位置,還不忘提攜兄弟,多謝了!”

    雖然這個身份并不重要,但至少可以不用像其他下人一樣每天做粗活,吃粗食,也算是喜事一件。

    “小意思。”唐伯虎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

    陳鋒穿戴整齊后便和唐伯虎一起前往內院的書房,以前作為低等下人不能進入的內院,此刻能夠光明正大的進來,兩人心中皆有一種揚眉吐氣的痛快。

    伴讀書童,說起來就是陪著華府的兩位公子讀書的職務,需要肚子里有一定墨水,這一點陳鋒和唐伯虎兩人都能夠完美勝任。

    兩人神清氣爽的推門走進書房,這書房極為寬敞,除了最基礎的文房四寶外,墻上還掛著許多名家的書畫,推開窗就能看到柳樹池塘,倒是一個讀書品茶的好地方。

    “祝兄,憑借我們現在的身份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觸秋香她們了,相信用不了多久能得償所愿,哈哈哈哈哈。”唐伯虎感覺自己仿佛已經成功了一半,忍不住開心的笑道

    陳鋒淡然一笑,拿起桌上的茶壺倒了一杯茶自斟了起來。

    “你們兩個白癡是誰啊!”

    隨著一道囂張至極的聲音,兩個青年邁著大步走了進來,其中一個彎腰駝背令一個舉頭后仰,走路的姿勢也是怪異不已。

    陳鋒暗自偷笑,這兩位應該就是華府華太師的兩個兒子了,華太師英明一世兩個兒子卻是身有頑疾,成為世人笑柄,也就不和他們計較了。

    “我們是陪兩位公子讀書的書童,兩位公子骨骼特異,能夠服侍二位是我們的榮幸。”唐伯虎和陳鋒相視一笑后答道。

    “嗯,你們兩人說話還蠻中聽的,以后把你們當個人看好了。”哥哥華文弓著腰,弟弟華武抬著頭擺手道“還不快去斟茶?”

    陳鋒淺淺的喝了一口茶,知道這兩位公子的底細心中自然不慌,嘿嘿一笑道“抱歉,我們有三不做。”

    “哪三不做,說來聽聽。”華文和華武好奇的問道。

    “我們一不斟茶倒水,二不洗衣掃地,三不鋪床疊被。”

    “嗯,那豈不是和我們一樣?”兩人輕聲嘀咕著,唐伯虎悄悄朝著陳鋒豎起大拇指,暗中稱贊。

    華文和華武不死心的問道“那你會什么?”

    陳鋒摟著唐伯虎的肩膀,輕快的答道“我們會吹口琴,斗蛐蛐,調戲良家少女,捉弄隔壁阿婆,觀人眉宇占卜星象,總而言之就是——風流倜儻,竊玉偷香。”

    “是不是真的啊?漏兩手來看看。”華文挑釁的問道,陳鋒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如果我沒有猜錯,兩位應該是——低能兒。”

    “啊?”

    華文和華武聽后直接跪道在了地上,拱手道“這你也能看的出來,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啊,請允許我們叫你一聲大哥哥。”

    陳鋒拍了拍唐伯虎的肩膀道“好說,好說,這位是我的同門師兄弟,你們對待他要像對待我一樣尊重,以后就幫我們端茶遞水洗衣疊被就行了。”

    唐伯虎投之以桃,陳鋒自然會報之以李,再說了這些也是他從電影里看來的,本來應該是唐伯虎的臺詞。

    “咳咳。”

    門被推開,一個頭戴黑帽夫子模樣的中年人走了進來,見到屋內的情景疑惑的問道“華文華武,你們倆跪在地上所為何事?須知跪天跪地跪父母,哪有給下人下跪的道理。”那望向陳鋒和唐伯虎的眼神滿是鄙夷之色。

    “我們在拜大哥。”華文華武異口同聲答道。

    夫子疑惑道“你們兩個不過區區書童,何德何能被稱之為大哥?”

    唐伯虎笑著拱手道“在下無德無能只是開個玩笑,還請老師見諒。”說完給了陳鋒一個眼神,意思是這個交給自己來解決,陳鋒也樂得清靜便喝著茶準備看戲。

    夫子手搖白紙扇,跺兩步后冷笑道“年輕人,你們這分明是跟我搶飯碗,這樣吧,我出對子考考你們,如果你們兩個都能答上來,那我就脫下這身衣服離開華府。”

    陳鋒沒想到劇情似乎發生了變化,不過這也在常理之中,畢竟自己的出現就已經打破了原有的平衡,蝴蝶效應不是沒有道理的,正好在面對“對穿腸”之前可以拿這個夫子練練手。

    唐伯虎想也沒想的就點頭答應下來,他對于自己和陳鋒的文采都是比較自信的。

    夫子想也沒想的就指著門說道“盜者莫來,道者來。”

    陳鋒心想這個夫子還是有些文采的,把自己和唐伯虎比喻成強盜同時嘲諷一番,正想著怎么回答那邊唐伯虎已經有了答案。

    “閑人免進,賢人進。”

    “這!”夫子吃了一驚,不曾料到對方還擊的如此之快,而且恰到好處的進行反諷,對的完美。

    夫子這次想了許久,畢竟是最后一次機會了肯定要慎重,直到過去了十幾分鐘看到了那屋檐下的蜘蛛,這才開口道“檐下蜘蛛一腔絲意。”

    陳鋒見對方這話已經很明顯了,絲通“私”,雖然是一句嘲諷的話卻暗藏陷阱很不好對,唐伯虎也不由得皺眉。

    系統賦予的宗師級文筆在這個時候覺醒了,陳鋒沒多久便想到了,自信的答道“庭前蚯蚓滿腹泥心。”

    泥字音通“疑”,夫子這句詩用蜘蛛嘲諷陳鋒和唐伯虎藏有私心,陳鋒則是用蚯蚓比喻這夫子,意喻其疑心太多。

    陳鋒不但答了出來,還用一種君子的方式巧妙還擊,夫子輸的慘敗!

    http://www.rcvbb.com.cn/dianyingchuansuoshenjie/24691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