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大魏廠公 > 第六百六十章小玉兒的心思

第六百六十章小玉兒的心思

    “哇哇!”

    眾人在這里等候少許,緊閉的屋門便是被里面的產婆推開,并帶出來了一個包裹在襁褓里的嬰兒,剛出生的嬰兒其實是看不出什么的,皺巴巴的皮膚,緊閉著眼睛,除了哭泣便是哭泣,但依舊是讓嚴沖興奮的不知所措。

    他猶豫了許久,想要去抱抱自己的孩子,但最終卻也沒敢伸手,這雙手平日里用槍殺人倒是習慣了,但真正讓他去帶著這么小的孩子,還真有些拿捏不準,所以最終還是按耐住了自己的心情。

    “無雙,辛苦了。”

    而眾人也都是看了一遍這小小的嬰兒以后,便是陪同著嚴沖進入了屋內,里面被下人們收拾的干干凈凈,溫度也是正好,岳無雙因為實力所在的緣故,面色上也是看不出有絲毫的不舒服,只是稍微有些疲憊而已。

    嚴沖跑到了窗前,將嬰兒送到了后者的懷中。

    “嗯。”

    岳無雙倒是也沒有了以往的那般凌厲,這時候,無論是眼神兒還是語氣里,都充滿了溫柔,那是一種掩飾不住的,完全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溫柔,讓人無法抗拒,無法掩飾,她輕輕的撫摸著孩子,然后又輕輕的將自己的額頭貼在了他的額頭上。

    很是溫馨。

    “督主,玉兒,林松,你們請坐。”

    岳無雙仔細的看了自己的孩子稍許,隨后,緩和過來,看向了蘇善等人。

    “不必了。”

    蘇善笑著道,

    “孩子這么小,我們這么多人在這里打擾不便,我們主要是來給你們兩個道喜,順便給這孩子送過來一點兒見面禮。”

    說完,他看了一眼小玉兒,后者小心的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玉質的盒子,雖然還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從那盒子就能夠看的出來,上好的羊脂白玉雕刻而成,渾然天成,絲毫氣息不漏,顯然里面的東西也很不凡。

    “這是從鹿神那里得到先天靈液,當初他塑造肉身之后,剩下了一些,也便給了我一些,等孩子長大一些,便給他服用,無論你們是否想讓他修煉武藝,這靈液都足以讓他強身健體,一生沒有病痛。”

    “多謝督主!”

    岳無雙看著這玉質的盒子,臉龐上露出了掩飾不住的感激,從剛開始的時候,她就想著要讓自己的孩子過平常人的生活,不想讓他參與太多的廝殺,她一直以為督主不明白,如今看來,督主是明白了!

    而且,也支持的,因為后者只想保自己的孩子一生安康,沒有給武功,也沒有給別的。

    這是大恩。

    她起身想要站起來,向蘇善叩拜,卻是被小玉兒給按住了,小玉兒一邊給岳無雙把有些凌亂的發絲稍微整理著,一邊柔聲道,

    “你現在不方便,就不要動彈了,這個是我這個做姨娘的準備的禮物。”

    小玉兒拿出來的禮物,是一件很漂亮的小孩子的肚兜,表面繡著金色的花紋,是龍鳳呈祥,而在那肚兜的旁邊,還有一枚圓潤無比的玉佩,晶瑩透亮不凡。

    “肚兜是我親手給縫制的,手工不太好,你可別嫌棄,玉佩是為了給他帶著,也是強身健體,驅逐蚊蟲之類的,以后你如果真的想讓他過普通人的生活,這玉佩也能護他,我在里面封印了三百年的內力!”

    “雖然隨著時間的消耗會損耗些,但也足夠他受用一生了!”

    小玉兒格外溫柔的盯著小家伙,柔聲說道。

    “玉兒,我替孩子謝謝你了。”

    岳無雙聞言,這臉龐上的感激之色更濃,肚兜,是玉兒的心意,玉佩是玉兒的保護,她和督主已經基本上為孩子安排好了一切呢,這讓岳無雙心里的感動幾乎是掩飾不住,眼睛都有些發紅了!

    “別這樣啦,孩子長大一些,我還要做她干娘的。”

    小玉兒輕輕的摸了摸孩子的小臉蛋兒,笑著說道。

    “我的禮物沒辦法和督主羅剎等人比的,不過也是我的心意,你們可不能嫌棄。”

    這時候,林松也是將一件盒子拿了過來,這盒子只有巴掌大小,但卻有著一種讓人很舒適的香氣,仔細一看竟然是以上等的楠木雕刻而成,林松將這盒子放在了孩子旁邊,笑著道,

    “這是我按照王羲之的墨寶親手給他雕刻的燙金帖,以后就讓這小子按照這個練字,哈哈,我小的時候最討厭練字了,每次都是我爹打的我雞飛狗跳,希望你能和你兒子和平相處,哈哈。”

    “謝了。”

    林松的禮物也是相當的用心,能夠讓他這位被鎮撫司指揮使在百忙中抽出時間親手雕刻王羲之的燙金帖,這絕對是天皇老子都沒有的待遇,嚴沖對這給兄弟很是感激,也是很認真的拱手抱拳。

    “還有這個!”

    而隨后,林松臉龐山又是閃過了一絲沉重,他深吸一口氣,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包裹,打開放在了嚴沖和岳無雙面前,黑色布包裹著,里面是一沓厚厚的地契以及別的東西,一眼看過去,就知道是一筆絕對不菲的財富。

    “這是常福給的。”

    兩人都是有些驚訝的時候,林松苦笑著說道,

    “當初你們二人離開的時候,我們就大概猜到了,你們應該會在一起,我們商量著給你們的孩子準備件禮物,常福說,自己無后,留著這么多的財富也沒用,就全部都給了你們的孩子,就算是以后做個富家翁,也夠吃好幾輩子了。”

    “還有,他還說,要給你們的孩子積攢一份功德,呵,他知道大家都不信這個,但還是去做了,他把自己的剩下的一半財富,都已經以你們夫婦的名義,捐贈給了長安書院,給書院建立了一座藏書樓。”

    “名字很土氣,哈哈,叫福祿書樓。”

    說到這里,林松的語氣突然是有些低沉了下來,他揉了揉眼睛,苦笑著再也說不出話來了,這屋內的氣氛也是早已經變的沉重無比,甚至還有些壓抑。

    常福,也是和他們曾經一起戰斗,廝殺的伙伴,如今卻是徹底的已經天人永隔。

    “我替孩子謝過了!”

    “我們的孩子,就叫福祿,以后他長大了我會告訴他,是一個叫常福的胖子給他起的名字,我還會帶著他去福祿書樓看看,常福的香火,不會斷的。”

    嚴沖接過了這些東西,聲音里帶著一些掩飾不住的悲痛,沉聲說道。

    “好了,你們休息,我們要告辭了。”

    一片沉寂中,蘇善輕輕的咳嗽一聲,打破了這份安靜,低聲說道。

    “我送督主。”

    嚴沖恭送著他們離開了屋子,走到庭院里的時候,蘇善停下了腳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剛剛林松帶來的因為常福的那些傷感給盡數屏退,然后轉身盯著嚴沖,吩咐道,

    “六扇門和南鎮撫司暫且就留在南平城,本督接下來要去一趟阿伯利荒原,這么多人也用不到,留下來幫你和無雙做些事情,也方便,還有,這次荒原之行,你便不需要去了,好好在南平城里陪著你的孩子吧。”

    “卑職謝過督主。”

    嚴沖躬身行禮,感激無比。

    蘇善也沒有再說什么,轉身,帶著眾人便是離開了。

    ……

    不過多久,蘇善已經是帶著眾人回到了守備軍府內,寬闊的大殿里光線明亮,蘇善回到了主位上,接過了小玉兒送過來的茶水輕輕的抿了一口,然后看向了下方的林松,低聲道,

    “北鎮撫司的事情,給你三天時間,安排好,三天后啟程去伊離山脈。”

    “是。”

    林松也是知道這些日子在東臨城發生的那場戰事的,所以,也明白蘇善這個時候的意思,他恭敬的拱了拱手,臉龐上帶著凝重和冷冽之色退了出去,這大殿里的氣氛也是重新變的安靜了下來。

    小玉兒湊到了蘇善的身邊,輕輕的給他按捏起了肩膀。

    “督主,麗景樓的探子,也已經開始朝荒原上派遣了,估計幾天以后,就能找到那個血熊部落的具體位置,關隴的二十萬軍隊,也已經在整頓,以胡令玉的速度,三日之后,應該會比咱們先到伊離山脈。”

    “恩。”

    蘇善點了點頭,目光里閃爍著些許的冷冽,并沒有立刻說話,而沉默了許久之后,他突然是抬起了頭,然后道,

    “遼東軍破鮮城的時候,抓住的那幾個布隆帝國的使者,收拾的如何了?”

    “回稟督主,他們已經交代了一些內容,但并沒有咱們想要的。”

    小玉兒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閃過了一絲凝重還有擔憂,小聲道,

    “不過有一件事奴婢卻是有些擔心,大魏朝和布隆帝國之前并沒有過任何的交集,但這兩個使者卻懂咱們大魏朝的語言,甚至都能看懂咱們的文字,奴婢很好奇,他們是什么時候學習的這些?”

    “如果他們是早就有對付大魏朝,對付東土的預謀的話,這倒是有可能,他們在很多年前就暗中開始準備了,而若是真的這個原因,那布隆帝國,咱們必須得好好的防備著,或許,咱們也應該派人去西邊兒走走了!”

    “你說的很有倒里。”

    蘇善聽聞了小玉兒的猜測,這眉頭也是皺的更加厲害,他目光閃爍了一瞬,低聲吩咐道,

    “你把這件事飛哥傳書給秦定安,問問他書院那邊的情況,對布隆帝國的研究有什么進展沒有,還有,再讓他專門抽調出幾個研究這些文化語言的學者,準備一下,嘗試著帶他們去博隆帝國那邊看看!”

    “麗景樓的探子,全城陪同護送,盡量量力而行。”

    “是。”

    小玉兒恭敬的點了點頭,然后又是轉身離開了大殿,不過片刻,她便是已經將這些命令給傳遞了出去,麗景樓的人已經開始迅速行動了起來。

    她回到了蘇善的身邊,氣氛再度沉默了下來。

    “督主。”

    這種詭異的安靜氣氛,持續了不知道多少時間,小玉兒眼睛有些發紅,她低著頭來到了這大殿的正中央,然后恭敬無比的跪了下去,深深的給蘇善磕了一個頭,低聲道,

    “請原諒玉兒。”

    “你起來吧。”

    蘇善放下了手中的卷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揮手,一縷奇妙的波動從空氣中蕩漾,托浮在了小玉兒的身上,隨后,便是將后者給攙扶了起來,小玉兒依舊是低著頭,眼睛發紅,眼淚也已經止不住的流淌了下來。

    她之所以下跪,之所以哭,是因為一些無法改變的事情。

    她和蘇善去見岳無雙的時候,看到后者和嚴沖的孩子的時候,小玉兒非常非常的羨慕,甚至是嫉妒,她也是多么的希望自己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和督主生的孩子。

    但是,她自己心里知道,那已經不可能了!

    當年剛剛進入皇宮的時候,她經歷了太多的,不可想象的折磨,而那些折磨也是讓她徹底的失去了做母親的機會,雖然,后來她經歷了天蠶神功的重塑肉身,但是,功法畢竟是極限的,能夠給她肉身,卻給不了她完美!

    就像當初蘇善重塑肉身,也一樣沒有真正的恢復。

    她的身上依舊是留下了當年造成的缺陷。

    以前的時候,她一直沒敢告訴蘇善,她害怕,害怕蘇善會拋棄自己,她不想離開,她只想留在蘇善的身邊。

    她想過,只要自己陪在蘇善身邊,蘇善去找別的女子傳宗接代也是可以的,但是,她心里卻又是極為的不情愿,不想和任何人,分享蘇善。

    這件事便一直的藏在了她的心里,一直這么隱藏著。

    到了今日,當她真正的看到岳無雙的孩子,看到嚴沖的那種歡喜的表情的時候,她不經意的觀察了蘇善,然后,她從蘇善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絲掩飾不住的期待。

    能夠讓蘇善這么流露的,那種期待,可想而知。

    要知道,就算是當初新燕城之變,死了那么多人,蘇善都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他的心智已經是堅韌到了一種如同磐石的地步,那這一抹期待,又會有多深?

    多么濃烈?

    在那一刻,小玉兒真的是被觸動了,她覺的自己是對不起蘇善,是耽誤了蘇善,她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她收起了自己的自私,她要向蘇善坦白一切。

    而且她也是知道了,南疆的陸雪明,正在快馬加鞭從南疆趕過來,她對督主也是有著很深的感情的,而她更比自己要合適很多,給督主……

    

    http://www.rcvbb.com.cn/daweichanggong/1446819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无花百搭麻将下载 排球比分去哪可以查 甘肃11选5 最好用的手机比分直播 日韩一本道八匹狼 大众麻将猎杀玩法 新疆福彩35选7走势图 1112赛季英超比分 四方河南麻将作弊器 量云网配资 皇冠比分网怎么打不开 东京热百度贴吧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闲来贵州麻将1.0.9 惠盈财富配资 篮球比分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