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大宋超級惡霸 > 第222章 局勢惡化

第222章 局勢惡化

    雪越下越大風越吹越急,傷亡在不斷地加劇,弓箭手就像是沒有情感的機器,在無情地射殺騎兵,當然也分不清是自己人,還是敵軍,只知道盲目地殺戮。

    漫山遍野都是尸體,鮮血染紅大地。

    越是在危急萬分的時候,金軍越是英勇作戰,就像是受傷的野獸一般,不斷地吞噬殺戮敵人。而張惇最終還是沒有堅持住,上萬騎兵幾乎傷亡殆盡,在這種情況下,再也無力阻擊金軍。

    眼見傷亡超過三萬,金軍也只剩下不到兩千的時候,張覺下令放金軍出去,他不敢打下去了,傷亡太大,越是最后,金軍越勇敢。要是想把金軍全部殲滅的話,搞不好自己就全軍覆沒了。

    兔耳山之戰,沒有贏家,交戰雙方都是失敗的。只不過,這種失敗對于雙方的意義卻截然不同。

    對于金國而言,剿滅占絕的戰略意圖沒有實現,一萬騎兵最終只剩下一千五,這對于在河北無往不利的金軍來說,不得不說是慘敗,是沉重的打擊。甚至動搖了金太宗完顏吳乞買南下侵宋的信心,不過在都元帥完顏斜也的堅持下,完顏宗望被調來了,要徹底殲滅張覺,把叛軍徹底絞殺。

    對于大宋來說,卻是久違的勝利,自從童貫出兵河北以來,可以說屢戰屢敗,一直被金軍壓得喘不過氣來。這次算是真正擊潰了金軍。畢竟云州那邊的戰報是輕描淡寫,對朝廷沒有什么大的影響,可這次兔耳山之戰,卻是大肆宣傳。

    文官集團這次是破天荒地為兔耳山大捷宣傳,不管怎么說,這次的確是擊潰了金軍,絞殺八千多,這是了不起的勝利。

    童貫厚顏無恥地把這次勝利的功勞按在自己的腦袋上,盡管他遠在太原府,壓根不知道這一仗怎么打的,可是文官集團幫助這個家伙造勢,目的就是讓官家暫時忘記劉正龍。

    官家也終于吐了一口氣,沒有功勛世家,沒有劉正龍,大宋軍隊依舊可以擊敗金軍。今后,金國恐怕再也不會大宋生出覬覦之心。

    官家下令晉升河北路宣撫使童貫為廣陽郡王,至此這個家伙收復幽州等六州的郡王之位終于落實到了實處。加封燕山府知府王安中為尚書右丞,加封兔耳山之戰的功臣張覺為徽猶閣待制,并且在平州組建成泰寧軍,張覺任節度使。

    朝廷另外賞賜張覺白銀五萬兩,絹三萬匹。也不知道政事堂是怎么考慮的,這批賞銀竟然不是樞密院出,而是由河北路,燕山府當地解決。這樣以來,新一輪搜刮民脂民膏又拉開了序幕,老百姓怨聲載道。

    河北路的百姓不堪重負,紛紛起來反抗。大宋的軍隊對抗金軍不行,可是鎮壓百姓那絕對不是很厲害的。只不過這次老百姓反抗是遍地開花,此起彼伏。幾乎每一個州縣都有反抗,小到幾十人,達到幾萬人,可以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官家可不知道河北路的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更加不知道反抗此起彼伏。這些都被政事堂給掩飾了,宋徽宗還以為有周邊收復之后,百姓們心向往中原,樂意做大宋的子民。

    宋徽宗依舊生活在歌舞升平的虛假繁榮之中,可是金太宗完顏吳乞買卻趁機用優厚的政策,寬松的賦稅制度把大批河北的流民吸引到金國。

    這個時候的河北路,出現及其奇怪的現象,幾乎每一個州縣,每一個村落都沒有了青壯。要么被招募到了金國,要么都去反抗了。

    白骨露于野,千里無雞鳴。這成了河北路最真實的寫照,這種慘狀深深地刺激了那些像韓世忠一樣的正直軍官。他們渴望朝廷能夠派人下來看一看,能夠讓老百姓休養生息,別敲詐老百姓了。希望,朝廷可以派秦國公來主持河北的大局。

    張覺被封賞,激怒了郭藥師,兩者之間的矛盾越演愈烈,幾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郭藥師本來就不是什么忠誠之輩,而且心胸狹窄,他覺得朝廷對自己不公,逐漸開始有了異心。

    丁龍算是完成了使命,不管怎么樣,消耗了八千多金軍,最起碼也真正意義上打敗了金軍戰無不勝的神話,提升了大宋禁軍對戰金軍的信心。今后把一旦遭遇到金國騎兵,不至于望風而逃。

    宣和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劉正龍的指令終于下達到了丁龍的手中,放棄張覺,全力拉攏那些反抗的組織,讓他們學會保護自己,避免將來被金軍清洗。

    而這個時候,金國都元帥完顏斜也也終于制定好了,河北路作戰計劃,先由完顏宗望試水,剿滅張覺這個叛徒然后想辦法招降郭藥師的怨軍。

    完顏斜也是一個既具有大局觀,富有謀略之人,擅長把一切有用的因素串聯起來,最終為自己所用。他認真研究過怨軍,研究過郭藥師。堅信這個背判遼國,投靠大宋的三姓家奴靠不住,只要是開出來合理的條件,一定可以招降。當然了,不投降的話,就打的他投降。

    在大軍出征之前,完顏斜也把完顏宗望交到自己的帳中。

    完顏斜也道:“現在宋人在燕山,河北勢力很弱,雖然說有十幾萬宋軍,實際上都是一群廢物不堪一擊。現在你要做的不是將其驅趕,而是要讓這些人嚇破膽。一定要用雷霆萬鈞之勢剿滅張覺的殘部,盡可能把這個家伙逼迫到燕山府,然后你就逼迫他們交人。看一下宋人的反應,他們如果爽快的交人,那就徹底失去了人心,輸了口碑。如果拒絕交人,那么這就給我們提供了出兵的借口,一句話要敲詐燕山府。燕山府的宣撫使王安中和郭藥師兩者之間矛盾重重,王安中膽小懦弱,他交出來張覺,那么郭藥師就會生叛逆之心,畢竟唇亡齒寒,兔死狐悲。”

    “督帥,那對于郭藥師呢?”

    “誘降為主,軍事打擊為輔,今后還指望這個人做我們南下的開路先鋒,畢竟他還是比較熟悉宋軍那邊的情形。張覺的腦袋不重要,關鍵是看你怎么做文章。當然了,前提是要將其擊潰,完顏阇母太讓本帥失望了。”

    在金國戰勝就是英雄,戰敗就是恥辱。現在完顏宗干,完顏宗磬,完顏阇母都有一次兵敗,損失慘重,這讓都元帥完顏斜也壓力倍增,他可不希望再次出現戰敗的消息。

    完顏斜也是金國內部的二號人物,執掌全國兵馬,是皇儲,是皇位第一順位繼承人,當然了,如果不停的戰敗的話,威望會受損,那么所謂的皇儲就很難轉正。這點他是清楚的,所以為什么這次剿滅張覺的任務交給驍勇善戰,足智多謀的完顏宗望。

    完顏宗望是這一代金國將軍之中的翹楚,和完顏宗翰并成為帝國雙壁,在剿滅遼國的征戰之中,立下赫赫戰功。完顏宗望這個金國二太子可以說是大宋的噩夢,北宋滅亡,這個家伙功不可沒。

    完顏宗望兩次攻宋,成功地俘虜宋徽宗,宋欽宗,這可以說是北宋滅亡的儈子手。這一次出征,滅掉張覺,對于這個驍勇善戰的將軍來說那簡直是小菜一碟,他壓根沒有把張覺放在心上,而是把目光對準了燕山府,對準了郭藥師,甚至對準了整個河北路。

    金軍自從反抗遼國以來,前后殲滅將近百萬遼軍,大大小小的戰役上百次,從來沒有一場敗局。更加沒有說成千上萬的被殲滅,這倒好不到一年里面,三次敗仗,加在一起傷亡兩萬多,這樣的慘敗讓完顏宗望大為惱火,他發誓一定要挽回顏面,讓那些宋人明白一個道理,金軍依舊是戰無不勝。

    完顏宗望這次率領三萬騎兵,當然不是為了剿滅張覺那么簡單,更主要是打出金軍的威風,如果條件成熟,那就直接拿下燕山府。

    關于入侵大宋,軍中的兩大權貴持有截然不同的態度,完顏宗翰是保守一派,他這點和都元帥完顏斜也一樣,大宋太過龐大,太過富強了,想要入侵的話,那至少需要三五年以后,畢竟才滅掉遼國不久,內部不穩需要安定一下國內的局勢,然后南下。

    相反,金太宗完顏吳乞買則是激進一派,恨不得立刻攻占繁華的大宋。要知道連年征戰,勞民傷財,不能及時補充的話,軍需缺口會越來越大。為了擴軍,為了備戰,入侵大宋勢在必行。而完顏宗望迎合皇帝陛下,一直準備南下,這次張覺事件就是最好的機會。

    這一次,完顏宗望最終還是選擇帶上了完顏宗干,完顏宗磬,完顏阇母。畢竟大家都是出身皇族,一起南征北戰,說什么都不能趕緊殺絕,還是要給機會的。出征前,完顏宗望對三人說道:“這一戰,是你們唯一的一次機會,如果再次出現兵敗的話,那你們三個就干脆會老家抱孩子去吧,不管是我,還是都元帥都不會給你們第二次機會了。”

    “二太子放心,這一次,一定一雪前恥。”完顏宗干,完顏宗磬,完顏阇母三人可以說對于戰敗都不服氣,都想趁機證明自己,洗刷恥辱。

    “好了,我不想聽那么多豪言壯語,都是自己人,別說那么多廢話了,說一下上次戰敗,你們吸取了什么教訓,今后如何避免戰敗。上面對那么三個已經很不滿了,要不是我費盡口舌的話,皇帝陛下是不會給你們機會的。至于都元帥那邊,你們就更清楚了,戰勝了那十天經地義,戰敗就是恥辱。”

    完顏宗望對這三場敗局也是感到不解,也想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他有時間修正之前犯得所有錯誤。這個家伙冷冷地說道:“完顏阇母,你的敗最離譜,竟然敗給了張覺那個蠢貨,這次還要絞殺張覺,你來打這一仗,要是再敗了,不用都元帥處置,我就親自砍掉你的腦袋。”

    說實話,完顏阇母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會窩里窩囊的戰敗,可是完顏宗望聞起來了,自己總不能說不知道吧,他硬著頭皮說道:“只要是我太輕敵了,低估了張覺。”

    “住口,想清楚再回答吧。”完顏宗望最不喜歡提供的就是大意,輕敵之類的廢話,他的觀點向來就是敗了一定有原因,之后必須避免類似的事情發生。這個二太子狠狠地瞪了完顏阇母之后對完顏宗磬說道:“你先說吧,最好不要說廢話。”

    “我們敗的不窩囊,是實力不如人。”

    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完顏宗磬的話鎮住了完顏宗望,好家伙這個世上怎么還會有比金軍強大的隊伍,如果別人這么說的話,完顏宗望一定認為是在給兵敗找理由,可是他了解完顏宗磬不是一個推卸責任的人,這個家伙就是砍掉腦袋都不會說謊,最起碼在軍情上不會說謊。

    完顏宗望嘆了口氣后說道:“那你就說說那只宋軍究竟強大到了什么地方,據我所知大宋境內最強大的騎兵折家軍遇到西夏騎兵還是稍顯不足的,壓根打不過遼軍,又怎么能夠滅掉我們金軍呢,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完顏宗磬十分憋屈地說道:“那三萬騎兵的確打不過我們一萬鐵騎,可是這三萬騎兵分成五個個不同的軍種,這五個軍種是以往我們沒有見過的。他們的重甲騎兵的重甲遠遠輕于我們的鐵浮圖,可是防御力卻大大提升。他們的輕騎兵用的戰馬和我們的不一樣,戰馬的速度更快,持久性更好。另外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有火器,那東西只要是發射出來,不管多么硬的盔甲都抵抗不住。就是鐵浮圖也會被擊穿,就別說普通騎兵了,那家伙發射的距離,殺傷力,發射速度,操作的嫻熟度都遠遠超過弓弩兵,那簡直不就是我們騎兵的噩夢。”

    或許完顏宗磬有夸大的嫌疑,這樣可以減輕戰敗的恥辱,不過完顏宗望完全相信對方說的,要是有超級強悍的盔甲,武器,戰場上逆轉戰局也不是沒有可能,況且是三萬對陣一萬,戰敗也不是不能接受。

    “很好,你說的,我會考慮的,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今后怎么辦,難道下一次遇到這支宋軍,你還會戰敗不成?”完顏宗望的語氣之中多少還是有點不滿,暗指完顏宗磬夸大了火火器的威力。

    “不會的,如果再次對決那支宋軍,只要不是一比三,我一定能將其全滅,即便是一比三,我最起碼可以自保,不會損兵折將。”

    “哦,那你說一下,依舊一比三,你怎么能夠和敵人打個平手。”

    完顏宗磬底氣十足地說道:“這只宋軍并非無懈可擊,五種兵種只有提前排列好順序之后才能夠萬沒配合,只要是我軍發起閃電戰,突然襲擊,打亂他們的部署,我們就占據主動,這是第一步。第二步,那就是將其分割包圍,這五只軍隊單獨作戰的能力都很差,騎術更加不夠嫻熟。尤其是他們賴以為驕傲的火器軍一旦被單獨包圍,那就是騎在戰馬上的羔羊,任我宰割。輕騎兵的戰馬速度再快,只要被分割,速度提不起來,就只能屠宰。至于那支重甲騎兵,不管盔甲多么輕,但畢竟是重甲,打不起消耗戰。我們金軍最大的有點就是速度奇快,擅長打閃電戰,而且我軍機動性更強,將其分割沒有什么大問題。重要是我們率先解決了火器軍,重甲騎兵,那么就是必勝。當然了,這是一比一的情況下。一對三,那么我們就利用機動性在五支軍隊之中穿插,打亂他們的部署,然后集中精力滅掉火器軍,那省下來的就是拼騎兵的作戰能力了,勝敗絕對五五開。”

    這才像那么回事,完顏宗望堅信,下一次再遭遇,完顏宗磬一定不一會再犯錯誤的,一定可以擊敗宋軍。

    看到完顏宗望盯著自己的時候,完顏宗干就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了,總不能說因為對方兵力太多,因為兵力少而戰敗,那樣的話自己今后就不用帶兵了。

    可是怎么說呢?完顏宗干這段時間一直在思索如何回答,可是從來沒有人問自己,好像戰敗就是金軍的恥辱,沒有人理會他。今天完顏宗望問起來了,那么這個問題就不能回避了。

    完顏宗干很慚愧地說道:“這一戰,敗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我軍交戰的習慣是前軍占據三分之一沖上去和敵軍糾纏,然后大軍壓上,一鼓作氣沖垮敵軍。這一次,我軍就是這樣做的,三千騎兵壓了上去,遭遇到對方一萬敢死隊糾纏,我軍的后軍還沒有反應的時候,后面五萬大軍就壓了上來,吃掉了前軍,后軍就頂不住了。”

    “不對呀,為什么敵人的反應比你快,按理說前面三千前軍一旦被壓制,你應該第一時間大軍壓上,怎么會等人家把前軍滅掉了,你還沒有作出來反應?”

    “因為那天漫天的飛雪,視線受影響,我們看不清。”

    “那為什么宋軍可以看清呢?”

    “因為他們有個秘密武器,可以看很遠,看上去像是竹管子,可是可以看到很遠,很遠。”完顏宗干倒不是胡說,只不過不知道千里鏡,只能這么描述。

    又是武器,又是秘密武器,這個時候完顏宗望陷入了沉思,許久之后,他說道:“啟動金狼衛,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在宋國的京城,要不惜任何代價拿下情報。”

    完顏宗干張張嘴沒有說話,可依舊被完顏宗望發現了,這個二太子瞪了他一眼后說道:“有什么話,你就直說。”

    “這些東西屬于大宋的秦國公,不屬于朝廷,金狼衛在京城是不會查出來什么的。”

    “什么意思,難道那個劉正龍還不歸宋國朝廷管不成?”

    “那倒不是,只不過,這些東西是這個家伙自己重金打造的。”完顏宗干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情況說了一下,雖然內容不多,但是有一點是十分明確的,云州壓根不是宋國奪走的,而是被劉正龍的軍隊奪去了,這個家伙的軍隊顯然是脫離于宋國的。

    完顏宗望暫時不想理會劉正龍那邊的事情,他看了一眼完顏阇母之后說道:“現在該你說了吧,你對陣的可是張覺的雜牌軍,千萬不要也弄出來一個秘密武器出來。”

    是呀,秘密武器的詞都說了兩次了,人家完顏宗干,完顏宗磬說的話也能解釋過去,畢竟面對的是劉正龍的隊伍,要知道這個家伙幾乎于妖孽,可是自己面對的是張覺的那些散兵游勇,那樣解釋肯定是過不去的。

    完顏阇母牙一咬,心一橫說道:“我沒有什么好說的,中了埋伏,在絞殺三萬雜牌軍的同時,數千精兵被弓箭手射殺。對了,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的后路被斷了,山口被炸之后,大石頭堵住了道路,只能死往前沖,可是前面埋伏的弓箭手太多了。”

    其實,這些完顏宗望也想到了,張覺那個混蛋竟然為了獲勝,下令全方位,無差別射殺,這種情況下換成誰都很難全身而退。他一直納悶為什么不能撤出來,原來山口被炸。

    完顏宗望是知道兔耳山的情況的,那個山口是很難炸毀的,那需要多少火藥,或者說是什么火藥能炸開呢?

    不用說了,又是劉正龍的問題,這個時候,完顏宗望的腦袋大死了,有這么一個強大而又危險的敵人,顯然對于南侵計劃有致命的影響。

    怎么辦?這個時候,劉正龍終于進入了完顏宗望的視野,這兩個注定是一輩子敵人的人總歸要碰面的。

    完顏宗望冷冷地說道:“傳令金狼衛全面啟動,調查劉正龍的信息,并且放出話去,就說金國皇帝十分欣賞劉正龍,準備加封其為宋王,并且把金葉公主下嫁給他。”

    瘋了,完顏宗望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決定,完顏宗干等三人都傻眼了,只是不好意思問而已。

    

    http://www.rcvbb.com.cn/dasongchaojieba/117049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时时彩为什么改为20分钟 百易科技全民街机捕鱼 早上买什么好赚钱 官方三分赛车计划软件 北京pk拾是正规彩票吗 pk10精准计划微信群 天下3新区怎么赚钱2016 彩票168安卓免费下载 功夫时时计划软件免费版 乐透乐博论坛3d独胆 最新版百人棋牌 打印软件免费版 全民玩捕鱼官方网站 闲杂时间赚钱的行业 抢庄牌九技巧规则 龙虎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