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325章 家訪(第三更)

第325章 家訪(第三更)

    “你班主任師要來家訪。”

    等到佐田回家后后,水野裝作若無其事的將家訪的事情說了出來。

    面上的風輕云淡不是裝出來的,畢竟他可是布局全島國的幕后黑手,班主任來訪不還是芝麻小事一件。

    就是他的手下,那都能在天皇上皇面前談笑風生。

    忽然之間變成佐田真依的家長感覺有些奇妙,雖然從法律上來說即使水野再年長十歲也無法成為監護人。

    “什么!”

    佐田真依是真的被嚇到了,她瞇著眼睛,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水野怎么會知道班主任要來家訪?不應該啊,而且倘若班主任真的來家訪了,看到他們現在的情況該怎么辦!

    要命了!

    ………………

    足立區。

    “就是這里了。”

    森野咲眼色寒冷的看著面前的公寓,門禁、保安,妥妥的新式公寓,錢,佐田真依拿來的錢去租住這種房子。

    烈日當頭下她從車站一路走來,頭發都被打濕了貼在脖子上,才終于到了佐田真依變更后留下的家庭住址。

    作為擔當教師,同時也自認為是盡職盡責的教師典范,森野咲把班級里每個學生的信息都牢記在心,各科學習、家庭情況,。

    她們都是A班特進班的尖子生!

    是潤德女高沖刺全國排名的先鋒,也是能走出來一條康莊大道的新時代女性,即使是在社會上受到隱性歧視的女性又如何,也能靠著自己的學力走上大眾舞臺,而不是去什么女子家政大學,當一個依附于男人的家庭主婦。

    佐田真依是尖子中最拔尖的一撮,森野咲早就想對佐田真依來一次“家訪”,尤其是在佐田真依提出要打工后,家訪的意愿就更迫切了。

    森野咲明白在全班所有人中,佐田真依的家庭情況無疑是最糟糕的,不要說什么教育資源是公平。刨除學校的好壞不同,凡是能考進東大這樣的名校,學生在中學時代定然參加過諸多的‘補習班’,下午放學一直補習到晚上十點,十一點的那種。

    你把別人用來上補習班學習的時間用來打工了,還要怎么去超越他們?世上有天才,但現在是天才也在刻苦努力。

    她預想的是來看一下佐田真依的生活環境,提出把佐田真依接過來和自己一塊住,讓佐田真依不用再打工維系生活。

    雖說沒有監護人關系,但作為同性,而且還是擔當教師,情理上這樣居住應該沒有關系。

    森野咲不忍心看到佐田真依為了生活費困擾,拖累學習,最后與頂尖的名門大學失之交臂。

    可按照通訊錄上的電話號碼撥打過去,竟然是一名男性接起了電話!

    這不就是有鬼了!

    還是個有錢的鬼。

    “叮咚。”

    將手機撥號放在110后塞進口袋里,森野咲按下了門鈴。

    好家伙,租住的公寓還不便宜,看到這公寓的時候森野咲心里有了涼意。

    她的腦子中想過很多,孤苦少女頑強生存打工,父親失蹤,母親住院,正是最脆弱的時候,然后被有錢的社會人士盯上,欺騙,出賣……

    早就已經搬到目黑區居住的森野咲還不了解足立區的租房市場行情,在她的印象里,住在這樣有著嚴格門禁的公寓中,一個月沒有十萬下不來,哪怕是下町也是如此。

    “老師……”

    透過設備看到站在外面的森野咲,佐田真依的聲音聽上去很是微弱無奈。

    “歡迎您。”

    公寓的玄關處,佐田真依低頭站在那里,低眉順眼的就是一個認真聽話的乖乖女好好學生。

    地板光亮可鑒,赤腳走在上面沒有問題,入門的玄關盡頭貼著一副水墨畫,畫中是龍虎斗,氣勢磅礴。

    森野咲也是學過繪畫的人,一眼就看出了這幅龍虎斗的巧妙之處,從畫功和意境上來說都非常、相當不錯。

    筆墨游走間摸得著龍骨威武,看得見猛虎駭人的肌肉與與毛發紋路,最恐怖的是,這幅水墨畫似乎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所以在潑墨間才給人種龍虎活過來的刺感,似乎只要時機合適,這龍虎就會從畫中躍出。

    不是工業復制品,這畫,不便宜。

    好,有玄關,看樣子面積不會小,那租金不用想了,提高到十五萬起步——就是森野咲都舍不得租這樣的房子,現在離異的她都還帶著女兒住在十幾平米的小房子里呢。

    把佐田真依接到自己那里居住也是她下了大功夫的決心。

    再加上裝飾在玄關盡頭的水墨畫,錢,錢,到處都炫耀著房間的主人錢財。

    實錘了!

    確實是她腦補的劇情。

    森野咲覺得自己肩膀上的擔子瞬間加重了數倍,她的任務變了,她要拯救佐田真依。

    “這就是你住的地方嗎?很不錯,很不錯。”

    森野咲的目光如刀子,審視的佐田真依心里發麻。

    佐田真依是心思靈巧之人,森野咲在想什么,她就算沒有全部摸清,但也稍微能猜到一點。

    這麻煩可大了,該怎么解釋啊。

    那天就應該是她自己接起電話。

    出了回廊,客廳中的擺設卻讓簡單的讓森野咲驚訝,連電視機都沒有,一切從簡,或者干脆就是陋。

    絲毫沒有有錢的氣息。

    “老師,您請坐。”

    佐田真依準備了些茶水——家中根本沒有茶葉,水野不是喝茶的人,她也不會花錢去準備這些冤枉東西,沒料到竟然真的會迎來有客人到家中的事情。

    冰箱中也沒有飲料,佐田真依只能燒了些熱水。

    白開水也挺好喝的,水野不就很喜歡喝白開水嗎。

    “老師請注意點,這水有些燙。”

    “謝謝。”

    森野咲點了點頭,好學生,好學生啊。

    今年分明才十五,還是十六?

    在待人接物上落落大方,沒有少女的嬌羞,作風硬朗銳意進取,新時代女性。

    但越是這樣,森野咲越是心痛,她怎么就走上這么條路了呢!

    “家中就你一個人?”

    森野咲用手碰了碰杯子后立馬松開,還真的挺燙手。

    “還有一個……”佐田真依郁悶的扯了扯嘴角,“哥哥,他到外面買菜去了。”

    “哥哥?”

    重頭戲來了。

    我已經準備好報警了!

    “我回來了。”回廊的入口處傳來了清朗的男聲,“這怎么還有一雙鞋子……”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88267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