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291章 盤(第二更)

第291章 盤(第二更)

    “再見。”

    “明天見。”

    潤德女高的女生們在放學后揚手再見,青春是最好的化妝品,一個三四十歲的女人怎么也不可能將妝成自己十七八歲的模樣。

    行人們面不改色的走過,只是有些人“含蓄”的用眼睛不住的瞟向青春洋溢的女生們。

    啊,這就是青春啊。

    許多二十多歲的社畜在內心給自己鼓著氣,等到他們三十多歲的時候也要和高中生談一場戀愛,最好還能成為夫妻。

    為什么不是在二十多歲做出這樣的打算,因為二十多歲是大部分男性最不值錢,活的最不像人的年紀。

    帶著和同齡人氣質不同畫風的美沙走上一旁早就備好的車輛,男性們追逐著美沙的眼睛被車輛瞬間斬斷。

    一輛看起來并不昂貴低調的國產車,通體黑色,帶著種像是國家公務車一樣的厚重感。

    這是名門大小姐,別說三十多歲了,奮斗一輩子也沒戲。

    “這次不用我前去?”

    “嗨依。”到了島國這么長時間,昆娜的日常用語也偏向了島國化,“因為這次對抗的是空中目標,所以派遣的都是有空中打擊能力的部隊。”

    昆娜的話只說了一半,雖然是空中目標,但同樣缺乏對空能力的守部武雄卻被派了過去。

    福島縣即將展開的戰斗也和她的祖國阿美莉卡息息相關,用藩屬國的土地做戰場再好不過。

    “嗯。”

    美沙點了點頭,心中微微有些失落。

    在接連不斷出現的超自然面前,自己的實力顯得越來越弱了。

    官府對自己的待遇一如往常,可美沙的心中卻隱隱有著惶恐,她的不幸都因為無力,她如今的自信又都來自力量,這種微妙的平衡似乎已被打破。

    美沙清楚最受官方顧忌的并不是自己實力,而是骨女大人所身處的黃泉,官方已經多次旁敲側擊過她黃泉到底是個怎樣的存在,是組織,還是地名,亦或者是其他世界。

    但美沙自己都還蒙在鼓里,又怎么和官方解釋。

    自從前段時間在捕殺松葉會成員時感覺到實力暴漲一節,現在她的實力已經舊舊沒有了變化,像是進入了尷尬的瓶頸期。

    “給我訂三張電影票,五月一號,《戰神百合若》。”

    “是。”

    才剛剛到了四月下旬,開放訂購的《戰神百合若》已經銷售一空,預售時第一天就破了島國的預售記錄,因為這部電影在全球最大票倉的阿妹莉卡同步上映,宣傳力度同樣強大,不客氣的說等到影片上映時,第一天就能刷新全球票房。

    畢竟這可是島國從未有過的宏大電影,劇中的小龍套都是排的上名號的演員明星,一般人想要看這電影只能碰運氣搶票。

    “需要給您空出一個場次嗎?”

    可美沙既然開口了,別說包場,就是現在提前給她一個人放映都沒有問題。

    “不用。”

    …………

    忙活了兩天的功夫,從舊公寓搬家的工程終于完成了,搬運兩張床是其中最大的工程,水野到是想直接買兩張新床,但奈何實力不允許。

    也就是因為慫,不然水野自己一個人就能扛著兩張床完成搬家,哪還用得著找搬家公司。

    有了兩間獨立房間,兩個人的夜晚再也不用尷尬了,水野不用早上醒來時先扯著被子弓起腰,佐田也無需躲藏著更換衣物。

    佐田拿著拖把在四五十平的房間中仔細的拖來拖去,這已經是她今天來回拖的第五遍了。

    地板被折磨的不是光滑可鑒,而是馬上就要盤出來油了。

    “讓一讓,讓一讓。”佐田此時就跟列車中推小車的售貨大媽,不過嘴里喊著不是收一收腳。

    無奈的看著佐田真依,清理房間對水野也也就是風遁加水遁輪換著簡單使用,但佐田現在樂在其中的樣子還是不打擾了吧。

    “這里,以后是換拖鞋的地方,進屋子的話,一定不能穿著室外鞋。”

    佐田真依撐著拖把,嚴肅的站在走廊前,貼在墻上的鬼畫符被水野撕走,論起裝神弄鬼,他水野還沒虛過誰。

    “明白。”

    摸著有了些許胡渣的下巴,水野思考著自己也從來沒有穿著室外鞋進過房間,甚至穿拖鞋的時候都很少,一般都是直接光腳走來走去。

    “非廚余垃圾,要放在這里的袋子中。”

    “衛生的話以后都由我來打掃。”

    “現在先用著這臺小冰箱,不準在家里吃大味道的食物。”

    佐田真依儼然成為了國王,王國的領土就是四十平,領民只有一人一狗。

    小Q在房間中轉來轉去,也沒有找到屬于自己的房間,眼巴巴的看著水野房間中的衣櫥,它的眼神中流露出再明顯不過的意思——老大,這個衣櫥就當做我的房間吧,你給我弄一套被褥就行。

    在女主人面前它從沒有說過人話,十分像條狗。

    通人性的狗,一個眼神就能傳達出許多意思。

    “那里是給多啦H夢的,和你沒關系。”

    水野用手指了指房間的陽臺,在看到陽臺距離廚房不遠的時候,他的手掌微微彎曲,指向了廁所門口。

    讓狗或者貓什么的在廚房中亂竄,他絕對不會接受,一想到自己吃的飯菜中可能有動物毛發,心中就有些膩味,畢竟以前吃食堂菜時,經常吃到的大媽毛發屬實把水野的心理吃出了陰影。

    小Q尋找了個角落憋屈的蜷起身子躺了下去,無精打采的懶狗一條。

    只是佐田真依的拖把可不給小Q休息的空間,房間的地板眼看著是要被盤出油光了。

    就是房間中真有什么索命惡鬼,這不祥不吉利的氣息也得被佐田真依消滅干凈了。

    新住宅中沒有電視機,在手機如此發達的情況下再買臺電視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有什么新聞和節目想看,用手機看就是了,就算一些在島國本土限于版權沒有網絡版的映畫,在網絡上用特殊渠道也能看到。

    畢竟全東亞范圍內,“澳門首家XXXXX”可以說是東亞青年們最熟悉的漢語了。

    收拾著床鋪,放在床頭的手機上蹦出了熱點新聞。

    【鑒于犯罪嫌疑人楠本良的身體忽然惡化,原定于五月十一日進行的審判近日提前到四月二十八號。】

    “有趣。”看著手機上的新聞,水野空晃動了下脖頸,噼啪噼啪的關節活動聲響起。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84571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