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256章 都挺好(第一更)

第256章 都挺好(第一更)

    水野眼前的世界無限的放大,又猛地縮小,仿佛多啦H夢的放大縮小道具失控暴走,所有的正方體、圓球、物品都極端不規則起來,本來只是掌握了寫輪眼的眼睛似乎變成了眼花繚亂的萬花筒。

    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又看向了我?

    我是不是中了幻術?

    水野陷入了深深的人生自我懷疑中。

    佐田真依怎么會在這里?在料理屋!

    這臺玄幻了。

    亭亭玉立,身上擦混這海部料理屋的制服,長發在腦后干練的束成馬尾辮,手中的廚刀在砥石上摩擦來摩擦去,一雙眼睛似乎比刀鋒都要寒冷。

    那張臉絕對不會錯,都一起住了兩個月了,怎么也不會搞錯,除非佐田真依還另外有一個雙胞胎姐妹。

    但佐田真依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水野手腳冰涼中覺得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

    “這位是佐田真依,新到店里工作的女生,你們認識一下吧。”惠理奈柔和的笑著,“最近店里越來越忙碌了,你們都累著了吧。”

    “锃。”

    佐田真依嘴角微微向上掛起點了點頭,她锃的一聲抽出磨著的刀,砥石放在水池旁,她笑吟吟的看著水野和海部紗,就像一個普普通通的打工兼職女孩。

    “……”

    水野已經不再懼怕這種普通人類使用的冷兵器,更別說拿著廚刀的只是體質弱的高中女生。

    但水野的精神卻瞬間高度緊張戒備起來,肚子更是忍不住一陣胃疼,這世上原來還有這么恐怖的東西嗎?

    佐田真依的笑很是公式化,強扯的笑容有些僵硬。

    這笑給人一種高中女生在陌生環境中隱隱不安的感覺,可水野敏銳的觀察到她握著刀的手微微顫抖著,似乎下一秒就能握著刀柄沖上前來。

    “你好,初次見面,我是佐田真依。”佐田真依的嘴角繼續上揚。,語氣平穩的說道。

    仿佛真的在面對兩個不熟悉的普通人,兩只眼睛都沒有有在水野身上多停留一秒,就移到了海部紗的身上。

    水野沒有放松警惕,他依然繃著神經。

    海部紗臉上有著三分懵懂,三分呆萌,三分不解:“你,你好,我是海部紗。”

    海部這個姓氏并不常見,還不聊兩個字還有著多種讀音,只是一聽名字就知道海部紗和老板娘是母女關系。

    但跟落落大方的老板娘不同,海部紗給人種冒冒失失的呆萌感。

    單純看佐田海部兩人的氣場和說話的語氣,不知道的還以為海部紗才是來店里應聘的兼職工。

    “還請以后多多指教。”

    佐田一臉嚴肅的認真表情讓海部紗連忙也點頭回應:“是,好……”

    和海部打完招呼后,佐田真依嚴肅的看向了水野空,一雙大眼睛撲朔撲朔的閃著,上半身呈十五度角的禮節性鞠躬:“你好,也請你多加指教。”

    “我……”水野眼神飄忽的看著佐田真依,小偷偷了東西后被警察騎著自行車追了十公里也就是這種感覺了。

    但佐田真依的兩只大眼睛仿佛最高瓦數的電燈泡,灼灼的盯著水野,他的視線根本就無處躲藏。

    “我是水野空,指教什么的談不上,以后相互進步吧。”

    “水野空,真是很帥氣的名字。”

    “呵呵……”

    水野露出了十分尷尬,可能還不禮貌的笑容。

    他怎么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的名字好聽,水野這姓氏跟帥氣一分錢關系都沒有。島國人覺得帥氣的名字不都是那些古代貴族流傳下來的XX宮的名字嗎,佐田真依這是在拐著彎罵自己嗎。

    在店里工作需要換上料理屋的制服,趁著換衣服的空隙,水野在二樓待了很長時間,好不容易才平復了下亂糟糟的腦子。

    “嘎嘎。”

    料理屋外的烏鴉嘎嘎的叫著,水野滿頭黑線的看著暗鴉。

    這烏鴉如哨兵樣警戒著料理屋周邊。

    暗鴉被自己派來保護海部一家人的安全,但這烏鴉也太笨了,發生了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也不通知自己!

    不過以烏鴉的腦袋,也無法理解人類間的復雜情感。

    “欸……要像這樣捏,這是三色團子,水野君特制的,在店里很受歡迎哦。”

    “水野君……嗎。”

    剛一下樓,水野就看到海部紗和佐田真依兩人“其樂融融”的處理三色團子的情景。

    佐田真依捏著三色團子,力道大到讓水野覺得身體某個部位一疼。

    簡直是要把團子捏炸,讓里面的陷爆出來。

    不祥,這實在是太不祥了。

    他小心翼翼的鉆到了后臺里,輕手輕腳的料理起自己的專職拉面。

    日式拉面又不看師傅的扯面手藝,重要的是水野放在后臺的湯頭,但可能是因為系統的原因,即使是用同樣的機器、同樣的高湯做出來的拉面,在水野手中總能讓人吃出不一樣的感覺。

    背對著佐田真依的時候,怎么就感覺自己的后腦勺在隱隱約約的發涼呢?

    “歡迎光臨。”

    “坐這里吧。”

    “今天的特價菜品是這個啊,不是很喜歡。”

    “老板,再來兩瓶啤酒,麒麟的。”

    后臺又多了一個人,海部料理屋的效率上升了許多,海部紗的處理節奏有些亂了起來,她端著做好的定食在店內穿梭起來,

    “啊。”

    一碗擺在后臺的拉面不小心被她撞得搖晃起來,水野眼疾手快的用手托住了即將傾倒的拉面,但晃蕩著的高湯潑到了水野的衣服側腹上,好在有料理店的制服擋著,他穿著的貼身衣物還不至于被浸濕。

    “不……不好意思,我太迷糊了……”

    海部紗立馬羞的臉蛋彤紅,她怎么這么冒冒失失,而且還是在新來的同事面前出糗。

    “我來擦一擦。”

    她抓起手邊的濕毛巾沾在水野的衣服上,認真的擦拭起來。

    溫熱的偏濕毛巾吸附著衣服面料上的湯水,店里所有的毛巾到了打烊后都要拿去洗一洗。

    “不用,不用……”水野撓著鼻子,看一看彎腰在身前的海部,再看一看佐田真依,無奈的仰頭無聲的嘆息,最后又任命的在臉上露出慘淡的笑容。

    佐田在旁邊認真的打理著肉,但那眼角的余光總是時不時的撇向水野和海部紗。

    尤其是在海部紗彎腰擦拭著水野制服的時候,佐田切肉的速度頻率都上升了百分之十!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78153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