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236章 暗渠(第五更)

第236章 暗渠(第五更)

    三天里沒有見到高橋可憐,學校里的歡樂似乎都減少了許多,沒人拿她所謂的自殺書當做真事,大部分人都以為這又是哪位好事者編出的段子。

    吞服安眠藥、跳河,各種各樣詭奇的事情都曾被人安排在高橋的頭上,但哪一次不是她再次挺直身子重新回到眾人面前。

    說到段子,在高橋可憐沒出現的三天來,學生們的網絡間又流傳起了新的段子,而且這段子還是連續劇樣式的,沿襲著上一個圓角妹的段子發展。

    【高橋O憐已經休學去了東京當女優從事演藝事業咯,藝名新道茜里,還請大家多多購買光盤,助我們角田市能走出一位大明星】

    幾張對比的照片列在這條信息下,第一張是高橋的臉,剩下幾張是打了馬賽克不堪入目的畫面,讓不少人驚奇的是幾張照片里的女生長相居然高度相似,不加辨別甚至會真的以為是同一個人。

    【藝名新道茜里,今年十O歲】

    【家鄉應援UpUp!】

    “這是誰發的,也太絕了吧,厲害。”

    “不會真的去做了吧。”

    “太像了,是同一個人嗎。”

    “牙白,我好像覺得高橋那個家伙也不錯啊。”

    在順手點贊轉走后,還有不少人在底下抱怨什么時候能在小城音像店里買到光盤。

    這份謠傳在三天后戛然而止,當高橋可憐背著書包,左手包著繃帶沉默的回到了學校時,眾人紛紛搖頭嘆氣。

    是段子啊,白高興一場了,以為以后又會多出一份談資……不過萬一是趁著這三天去緊急拍攝呢?

    沒有幾個人注意到,和三天前相比,高橋可憐身上多了份濃郁的散不開的黑暗。

    她似乎要從現實世界中剝離出去了,一道道打在她身上的目光都仿佛空氣,一直到下午放學回家時,她都沒有因為別人的挑釁而有絲毫的情緒變化。

    “福地大姐,那我們走了。”

    “嗯。”

    和幾名跟班分開后,福地插手在兜不緊不慢跟在高橋可憐的身后。

    等到周圍人不多的時候,福地惡狠狠的看著高橋可憐,高聲大喝:“站住。”

    這三天來其實福地的內心是惴惴不安的,她在害怕,害怕高橋真的如自殺書上所寫的一樣自殺,那樣無辜的自己說不定會成為加害者。

    她甚至想過要不要給高橋道一個歉,可念頭只是在腦中一轉后就被她自己否決了,她福地丟不起這個人。

    但當看到高橋可憐包著手回到學校后,福地先是在內心松了口氣,接著心中便涌出了一股怒火。

    高橋用自殺擺了自己一道,讓自己這幾天提心吊膽,瞧見高橋包裹起來的左手福地就感覺那是在嘲諷自己。

    被戲耍的丟臉、一百萬的飛走、曾經被那名男生拒絕的新仇舊恨一同襲了上來,福地的心理已經扭曲成了一團臟兮兮的污垢。

    但在坂道上走著的高橋可憐像是沒聽見自己說話一樣,背著包快速的鉆入了小巷子中。

    “蹭!”

    “可惡!”福地罵了一聲,提著書包鉆入了小巷中,“你以為這樣就逃得了嗎?!”

    這條小巷一直通向小城的暗渠中,暗渠中流動的廚余、工農業廢料味道令人作嘔,福地捏著鼻子向前奔跑,在折過幾個轉角后,她終于看到了高橋可憐。

    夕陽的紅色下,暗渠穿向黑暗,一名穿著黑色校服的少女靜悄悄的站在那里。

    她的影子拉的極長極長,搖曳如黑色的火焰。

    看著高橋背對著自己的樣子,福地沒由來的心里一慌。

    我慌什么……

    “高橋,你……!”

    福地的話還沒有說完,高橋可憐的聲音倒是先響了起來:“我們玩個游戲吧,福地。”

    游戲?

    “看一看,是你先死,還是我先死。”

    她緩緩的轉過身,平靜的面龐看著福地,那張精致的臉龐寫滿了死一樣的寂靜。

    “什……”

    納尼二字還沒有說出口,福地的嗓子忽然被掐住,一切的呼吸、聲音都被死死的卡住。

    高橋可憐站在五米外,兩只手掐著她自己的脖子,煞白的臉龐被掐的沒有一點血色,大大的眼睛中閃動著怨恨的啞光。

    兩個人仿佛成為鏡中的倒影,動作一致的掐著自己的脖子。

    這是什么妖術?

    “影……子……”高橋的眼中寫滿了濃濃的仇恨,“模仿術。”

    夕陽下兩人的影子交纏在一起。

    “怎……么樣……我的痛苦,你能感受……到了嗎?”高橋可憐的聲音從嗓子眼艱難的擠了出來。

    她的雙腿有些踉蹌,身體的本能阻止著她自殺的行為。

    “但……這還不夠……這還遠遠……遠遠不及我過去……三年……”

    “我……從地獄回來……為的就是……報復……”

    “唔……唔……咕……”

    福地翻著白眼,口中已經吐出了白沫。

    “我行走在……黑暗里……沒有體會過陽光……所以……你……”

    “饒……了……求求……”

    福地后悔了,害怕了,她不知道這個世界發生什么,不明白高橋用了什么妖術,又為何會變得如此可怕,但她知道自己要死了,絕對會死,死亡的恐懼源源不斷的拍打在她的身上。

    像是葛飾北齋的浪圖,翻涌著并不綺麗的景色。

    她還不想死,還不想死,對不起,對不起,之前都是我給你開的玩笑,能原諒我嗎,求求你能原諒……原諒……我嗎……

    福地的瞳仁向上翻,兩只眼睛不安的劇烈晃動著,眼前的世界跟著搖擺,逐漸光亮,又轉入黑暗。

    她停止了顫抖,雙眸直勾勾的看向了暗渠的方向。

    “咚!!”

    高橋松開了手,向后癱倒在地,整個身體呈大字型躺著,眼前發暈的世界在幾分鐘后才慢慢恢復了正常。

    她仰望天空,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雙手因為用力過度已經沒有了半分血色。

    “嘔!”

    高橋翻過身子,對準身下流動的暗渠重重的嘔吐著,不是因為殺人嘔吐,只是因為喉嚨太難受了,僅此而已。

    福地瞪著眼睛,整個人已經完全沒有了心跳,半截身子仰倒在沿上,隨著重力的作用,整具尸體慢慢的滑倒摔在了暗渠中。

    .com。妙書屋.com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73245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