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191章 你們在召喚我嗎?(明天五更)

第191章 你們在召喚我嗎?(明天五更)

    下了電車,西岡真一路小跑到了團地中。

    “十分抱歉!我來晚了。”

    西岡真認真的對著屋里的“同僚”道歉,只是看這一副認真道歉的老實人模樣,絕不會有人認為西岡真就是曾經的酒鬼薔薇,這就是無數普普通通的社畜罷了。

    這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青年,認真拾掇一下長得還有點小帥。

    房間中另外三人已經做好了準備,那道道盯過來的目光陰測測的。

    作為主心骨的佐川一政坐在輪椅上,前幾年中風后,他已經無法再依靠自己的腿腳走路了,上廁所外出全靠著弟弟的照顧。

    “那所有人就都到齊了。”

    佐川一政舔了舔嘴唇,明明只是口渴的動作,但西岡真總是忍不住想到幾十年前佐川一政吃人的照片,那時的佐川一政也是這樣舔著嘴唇吧。

    “可以開始了吧。”

    橫山裕史抱著臂膊,即將步入老年的他在幾人中無疑是最絕望的,橫山裕史的生活已經看不到任何一丁點的希望。

    自從監獄中出來后,本來就是不良青年的他已經完全與社會脫節,哪怕隱姓埋名也因為背著在監獄服刑過的黑點,即使應聘服務員也沒有人招收,最絕的是他也嘗試過加入許多極道團體,但一聽說他是綾瀨水泥殺人案的主犯,連極道都嫌棄他的名聲太臭而拒絕招收,隨著即將步入六十歲,沒有存款,沒有退休金,等待著他的似乎只有做一名流浪漢。

    “開始吧。”佐川一政拍了拍手,身后的弟弟點頭應喏。

    立在佐川一政身后的弟弟打開了房間的冰箱,從里面端出了冷鮮好的血液。

    這是所有受害者的鮮血混雜而成的畸形產物,濃厚的血腥味讓他聞到就要作嘔,但場中幾人卻沒有表現出半點的不適。

    佐川一政手里抱著一個畫冊,看起來就是一部兒童繪本,但里面的內容卻讓人毛骨悚然,里面描繪的全是佐川一政如何一口口吃掉尼德蘭女人哈特維爾特的繪畫,由于是他親自作畫所以技巧拙劣,比例失調,沒有任何的布局空間感,畫冊中的他就像是一個趴在白人女性尸體上矮小的蛆蟲。

    他本應該處以極刑,但就是這么一個食人者卻花費了大量金錢得到釋放回國,而且沒有蹲一天的監獄,并且在島國受到獵奇心理的追捧,被無數人引為新精神的教父,出書立傳,登上節目舞臺,也就直到十多年前才終于不再受到主流社會的關注,可繞是如此在國際上仍然有一些追捧者。

    房間中是一群人間渣滓的狂歡。

    “你們的愿望是什么。”佐川一政歪斜著嘴巴一臉憧憬的笑著,這是孩童看見心愛之物時的笑容:“多虧諸位的努力,幾日來已經獻給了它們足夠的祭品,祭禮釋放成功后,許下愿望便能實現。”

    “我的愿望?”橫山裕史咧著嘴笑著,“我的愿望就是錢,錢,錢,越多的錢越好,有錢了就有女人,有一切。”

    佐川一政笑了笑,曾經作為富二代的他最不差的就是錢了。

    “你呢?”

    “平靜的生活吧。”西岡真摘下了眼鏡,“你們不要笑,我現在想要的就是平靜的生活,但是,但是,我走到哪里都會被人認出來……”

    西岡真的愿望是如此的樸素,為了這樸素的愿望,他甘愿再殘殺幾人。

    可惜啊,他本來是想和京子一起生活的,但那女人實在是太婊了點,況且對方也知道了自己這邊太多的秘密,西岡真搖了搖頭,為什么非要逼他殺人,他想要的只是平靜的生活。

    佐川一政看著地板上的祭禮法陣癡癡的笑著,他想要的就是復活哈特維爾特,復活這個自己最愛的女人。

    祭禮成功就能將哈特維爾特復活,他會如蛆蟲一樣跪伏在哈特維爾特的面前,搖尾乞憐祈求她的寬恕原諒,然后再請求她如自己當年的進食一樣,讓哈特維爾特一口一口的將自己吞下去,就像永遠循環的銜尾蛇,兩人的肉和靈將永生永世的糾纏在一起。

    佐川一政的弟弟憐憫的看著已經瘋掉的哥哥和橫山二人,什么祭禮魔法陣,召喚惡鬼實現愿望,這所謂的魔法陣只是一本垃圾刊物上記載的涂鴉。

    而且魔法陣需要的材料是開玩笑一樣的使用面包,不是人血,但精神早就已經崩壞的佐川一政早就不管那么多,伙同著對未來絕望的橫山二人再度犯下血腥的罪惡。

    一群瘋子。

    為什么沒有早點殺了他們,卻讓他們進入了社會,無法被社會接納的他們早晚會再度癲狂。

    可自己何嘗又不是瘋子。

    佐川弟弟雖然沒有如在場幾人一樣犯下滔天罪行,但便態基因似乎會遺傳一樣,哥哥是傷害別人的食人魔,而他卻是傷害自己的自殘者,在哥哥的事件爆發后,父親從栗田工業的社長位置退下來,接著因為腦梗塞死亡,母親也無法接受事實患上了精神病早早死去,家道中落,如今兩人也就靠著自己的退休金生活,而且還是與哥哥兩人一起度日。

    這種日子,他早就受夠了。

    所以說惡鬼也好,官府也好,我求求你們了,快點來結束他這地獄般的生活吧。

    在三名便態渴求的目光下,混雜著數名受害者鮮血的碗斜立在法陣上,猩紅的血液從碗口流出,濃濁的舔舐著法陣紋路。

    佐川弟弟臉上忍不住勾勒出嘲諷的笑容,兒戲樣的魔法陣不會成功的,這群該死的家伙發現自己的幻想破滅后不知會多么瘋狂,他想要看看這群家伙會怎樣在自我瘋狂中走向毀滅。

    就在血液將法陣的紋路舔舐一遍后,房間中每個人的心臟兀得一震。

    “來,來了,真的來了!”佐川一政嘴唇急速的顫抖,中風的他幾乎要靠著“信仰”的力量自己從輪椅上站起來。

    “真的成功了?”

    房間中忽然憑空出現了紛雜的黑色羽毛,宛如被風吹卷似的在房間中飛舞起來,角角落落都被無數根黑羽覆蓋,

    “你們,是在召喚我嗎?”

    “凡人。”

    宏大的聲音在房間中回響,在無數羽毛中一個高大的身影朦朧中出現。

    祂銅鈴大的血色雙眸倒映著房間中的一切,大嘴巴咧出了殘忍的笑容。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62500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