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187章 以我的名義作惡(第四更)

第187章 以我的名義作惡(第四更)

    烏鴉的智慧在鳥類中不算低,但聰明的它也反應不過來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先是被無毛兩足恐怖直立猿抓住,然后又被只會在地上跑的蠢東西一陣胖揍,就算自己掙扎著飛起也會被蠢東西一巴掌拍下來。

    在幾次飛起未果后,它干脆任命的倒在了地上,烏鴉自然不會有尊嚴這種東西,但橫豎是個死干嘛還要努力。

    看著地上被揍的奄奄一息的烏鴉,水野宛如救世主樣的出現,抓起烏鴉的翅膀就釋放了治療術。

    暖洋洋的感覺讓烏鴉身上的疼痛瞬間減輕,它瞪著漆黑的眼睛看見自己身上禿掉的羽毛也有了重新長出來的跡象。

    這是個好人啊。

    【是否規訓當前生物】

    “是。”

    水野當然選擇了是,他和小Q一個唱紅臉一個唱黑臉,為的不就是能“感化”這只烏鴉。

    野獸們就是好馴化。

    第三只通靈獸!

    一條穩健的縹緲線路在水野與烏鴉之間建立起來,還在半死不活的烏鴉忽然抬起了頭,漆黑的眼睛中有流光閃過,不停嘎嘎亂叫的烏鴉嘴也緊緊的閉上,智慧的光芒正在從它的眼中點點浮現,烏鴉在鳥中的智商數一數二,開啟靈智的速度也更加快速。

    與小Q、狐貍不同,烏鴉或許在戰斗力上趕不上這兩只通靈獸,但烏鴉的隱蔽和快速移動卻是與生俱來的優勢,地上跑的怎比得過天上飛的。從北海道到沖繩,烏鴉都能在短時間內移動過去,而且還不用擔心引起官方的注意,再靈敏的雷達也捕捉不到烏鴉小巧的身體。而且不光是東京,島國各大城市都深受海量烏鴉的折磨,這只通靈烏鴉也有隨時隱匿藏身在城市里的優勢,就算烏鴉一直監視在海部料理屋外也不會引起注意,東京幾萬只烏鴉誰會記住某一個烏鴉的長相。

    還有一點比較重要的是……

    水野的中二之魂燃燒起來了。

    火影世界中鳥分身之術只是想一想就就讓他中二之魂熊熊燃燒,試想一下天空中幾十上百只烏鴉飛來,遮天蔽日之下匯聚到一起,然后聚集成了分身,接著在一瞬間所有烏鴉四散分開,分身消失。

    這烏鴉在輔助方面是個寶貝。

    把烏鴉隨手放在屋外的欄桿上,水野準備回公寓里找零碎的餅干來盡一下自己身為主人的職責。

    從地獄惡犬的手中把烏鴉救下來、治療傷勢、喂養食物——這就是救命之恩+養育之恩,好感度還不唰唰的朝上增長,計劃通!

    “佐田,見到餅干在哪里了嗎?”

    水野推開公寓的門,看見佐田真依坐在逼仄的房間內,手機放在耳朵旁,一臉的嚴肅認真。

    “不要哭,不要害怕,沒有問題的,美夕……”

    “可我真的好害怕啊,我看到有記者在我們家周圍出現,還有網絡上的一些人不知道從哪里找到了聯系方式,一直在發辱罵的郵件。”

    “警方不也沒說什么嗎,你哥哥不會有事的。”

    “可他這么多天還沒有放出來……”

    “美夕,你相信你哥會是便態的連環殺手嗎?”

    “不……不相信,他就算有那份本事,也沒有膽子。”

    “那就對了……”

    “……”

    兩人的談話全被水野收進了耳朵里,稍稍思考一下,水野就想到了電視上播放的連環殺人案。

    歌原志保和連環殺人案扯上關系了嗎,那被殺的人就是漫展上那討厭的女人。

    他從抽屜翻找出餅干掰碎了扔給烏鴉后回到了屋里,佐田兩人已經通話完畢。

    佐田真依坐在地上,一只腿盤在地上,屁股坐在腳腕上,另一只腿用膝蓋支起搭著下巴,她緊皺著眉頭,一副沉思者的模樣。

    “嘎嘎。”

    門外烏鴉吃了半塊餅干后嘎嘎的叫了起來。

    “是歌原美夕的哥哥出了問題?那個叫歌原志保的家伙。”水野對歌原志保的印象很不好,對那女人同樣也是,但兩人都到不了該被殺死的程度。

    “嗯。”

    佐田真依沒有再說什么,但眸光之中都是擔心,她在擔心美夕。

    雖然是同齡人,可美夕在她的眼中和妹妹差不多,心理年齡不高,整天無憂無慮樂呵呵,說一句小傻瓜來形容是十分貼切的。她本應該有一個無憂無慮的青春,而不是攤上這突如其來的噩耗,就像曾經在港區生活的自己一樣,這種從云端跌落的痛苦她一個人經歷過就足夠了,她不忍心讓自己唯一的朋友也有此般地獄,畢竟……

    佐田瞥了水野一眼。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自己這么幸運能碰到一個善心的妖怪。

    “謝謝……”

    “哈?”水野正拿著手機搜索著這起殺人案的信息,本來他對這件事不感興趣,他自己本身就是恐怖的連環殺人犯,手中沾染了不知多少條人命,但牽扯到自己的半個熟人,他還是稍微有點好奇的,“阿里嘎多?”

    佐田剛剛是對著自己說謝謝的嗎。

    “你相信歌原志保是敢犯下連環殺人罪的人嗎?”

    佐田真依岔開了話題,她剛剛才沒有說過什么謝謝的話語,絕對沒有。

    “當然不信。”

    “應該是警方搞錯了……”

    水野拿著手機,翻閱著網上的信息,誠如歌原美夕在電話里所說的,新聞上雖然沒有爆出來歌原志保的信息,但網絡上相關的情報早就滿天飛,歌原志保的姓名、照片、上學經歷,甚至家庭住址都暴露了出來。

    家庭住址。

    水野皺著眉頭,歌原美夕一家怕是會被這些無聊網友鬧得雞犬不寧,以他們的惡劣性格,寄恐嚇信都是輕的。

    在一個熱度比較高的帖子里,水野看到了讓他眼神有些波動的東西。

    【連環殺人案的隱情——黑魔術的儀式,殺人暴行!】

    這是一張有些模糊,一看就是在情急之下用照相機盜攝的東西,在一間昏暗的房間中,被警戒線圍起來的地板上刻畫著讓人不安的魔法陣,。

    “黑魔法陣殺人……”

    “這是起典型的中二病殺人案,和曾經宮崎勤吃掉奪命女童妄圖以此復活爺爺一樣,便態的殺人犯企圖用這種不科學的方法實現自己特殊的目的,”

    用黑魔法陣召喚超自然存在?

    看著帖子中提到的其他遇害者,水野的手掌上隆起了一根根青筋。

    這群家伙,是在以他的名義作惡啊。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614362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