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180章 江戶川XX殺人事件

第180章 江戶川XX殺人事件

    內閣大臣、議員乃至皇室人員都來過這間醫院探視病人,但皇室的公主大人來醫院看病人也就是這個規模了,可現在皇室中的公主大人哪有長得這么好看的……

    “你們不要聚在一起討論了。”護士長驅散了這些聚在一起的小護士。

    “是。”

    “嗨依。”

    作為頂尖醫院的雇員,護士們很有職業素養,個個立馬面帶微笑的繼續工作。

    站在前臺的護士一雙眼睛靈動的看著掛在墻上的電視,頂尖醫院每日接待的病人并不多,但因為都是大人物,所以這份工作并不輕松,也就只能像現在這樣看看電視忙里偷閑了。

    電視上是一名記者在做著外景工作,背景是一間公寓的出租屋內。

    【墨田區女子大生殺人事件】

    “遇害者是江東區東京海洋大學的在讀女子大學生,遺體發現的位置是在墨田區的一處公寓中,據傳在遇害之前,該女生曾去往江戶川區……”

    …………

    橫須賀軍事基地。

    “望月小姐的狀況怎么樣。”

    整個基地中,為了不刺激美沙的悲慘記憶以及保密上的要求,統一的使用望月小姐來稱呼美沙。

    “情況依然不怎么穩定,正由胖婆婆勸導中。”

    “畢竟全身上下被燒成了那么一副樣子,心里肯定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胖婆婆啊。”指揮人員看向了屏幕中,繃帶下面目全非的美沙身旁,正有一位虛弱的老太太在好聲勸慰著。

    只有在胖婆婆前,望月的情緒才能平靜下來收起凌人的殺氣,前來治療的心理醫生已經有多人承受不住望月的氣場而告退。

    單純從外表上看,屏幕中的胖婆婆和資料中的清水太太別無二致,連聲音都差不多,就是換做朝夕相處的人也察覺不出這只是一個披著清水太太“皮”的陌生人,情緒和性格方面經過了培訓后,這名演員也慢慢融入了狀態,別開生面的楚門世界在基地中上演著。

    “望月醬,怎么傷的這么嚴重呢。”清水太太摸了摸美沙的額頭。

    她蹙著眉心,語氣中帶著輕輕的責備。

    軍事基地特意清出的庭院中,美沙正坐在輪椅上,她此刻的狀態讓人一看就心驚不已,全身裹著繃帶,就是一只會活動的木乃伊。

    美沙活動了一下眼珠,看向了旁邊的胖婆婆,胖婆婆坐在庭院的椅子上,身上也纏繞著一些繃帶。

    老人家啊,身體難免虛弱,即使這么多天過去了,身上還是有傷,但人還活著就好,不然美沙一輩子都原諒不了自己。

    “我……”美沙活動了下干涸的嘴唇,她的聲音還是完好的。

    “嗯?”胖婆婆瞇著眼睛,腫大的眼袋是衰老后不可避免留下的時間印記。

    “……”

    “受傷是難免的事情嘛。”胖婆婆接受過心理學方面的培訓,“安心,現代的醫生都那么厲害,肯定能把望月醬再變得漂漂亮亮。”

    就在心理治療在進行時,庭院外走來了一名基地中工作的黑衣人。

    “望月小姐,能治療您傷勢的人來了。”

    推著美沙的輪椅,黑衣人聲音溫和的繼續道:“她和您一樣是偉大的超自然存在,是一位非常溫柔善良的同齡人,您一定能和她相處的很好。”

    同樣的超自然存在,美沙的手指動了動。

    她知道全島國不會只有自己和假面騎士兩個超自然存在,光是骨女大人背處的黃泉,聽名字就知道有許多的偉大存在,所以人死后的世界真的存在嗎?

    和自己一樣的超自然少女是怎樣一個人?

    美沙的好奇很快就解開了。

    身著紅白兩色巫女服的伊藤麻世站在病房中,五官錯落有致,嘴角兩邊微微下撇。

    好冷漠的少女。

    見到伊藤麻世的第一眼,美沙只感覺到了少女身上那仿佛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冷漠態度,這冷漠不是在單獨針對她個人,而是在對著周圍所有一切的疏離。

    但這種感覺,美沙并不討厭。

    不如說現在的她非常喜歡和這樣的人接觸,不用想著與之交談,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負擔,沒人在乎你的過去,沒人誰在乎你的現在。

    “需要我把繃帶解下來嗎?”

    “解下來吧。”伊藤對自己的能力還掌握的不夠精深,這段時間她也只治療過剛才的三個病人,還是不要大意的好。

    “好。”

    美沙也不廢話,直接解開了繃帶,露出了自己已經被燒焦的丑陋身體。

    伊藤的中二思緒也被這慘重的傷勢拉回了現實,但片刻之后又重新恢復了中二的狀態。

    “我會盡力的。”

    她的雙手撫摸在美沙的皮膚上,治療忍術的查克拉從她的掌心釋放出來。

    普通人看不見的靈力,美沙卻看得一清二楚,和自己強橫破壞的靈力不同,這位巫女服少女的靈力是柔和的綠色,在肌膚上爬著就讓人有種暖洋洋的感覺,已經壞死的皮膚也如土壤里的嫩芽一樣從下面長出。

    “啊……”

    美沙舒服的不禁輕聲叫了起來,察覺到失態后她又快速的閉上了嘴巴。

    好在巫女服少女的表情依然是認真的盯著傷口,沒有因為她的失態而又表情上的變化。

    美沙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現在這幅丑八怪的樣子,也只會讓人生出不安。

    伊藤麻世認真治療時萬分的全神貫注,被美沙盯著看也沒有絲毫察覺。

    換做常人被一張燒焦的臉龐盯著,早就嚇得渾身不自在了。

    五分鐘后,在治療忍術的幫助下,美沙右手的皮膚完全恢復了過來

    “咳。”伊藤麻世虛弱的咳嗽了一聲,這恢復已經壞死的肌膚消耗竟然比抑制癌癥還要大,神樹大人,我還是太弱了嗎。

    人類抑制癌癥已經有了方法,只是付出和收獲不成正比,但在不移植皮膚的情況下復原壞死的肌膚卻依然一點頭緒都沒有。

    伊藤麻世毫不知情的又創造了一個醫學上的奇跡。

    “累了嗎?”美沙用恢復好的右手托住了伊藤筋疲力竭向前爬的身子,“真是抱歉,讓你耗費了這么多的靈力。”

    美沙的病房外,兩個超凡友好接觸的歷史性一幕看的觀察人員連連點頭。

    “相處的非常好。”

    “記錄下來了嗎?望月適合接觸的人群應當是像這樣的。”

    “嗯。”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60071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