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166章 烏鴉

第166章 烏鴉

    駐扎在大阪的第五課人員們發現白田有紀這段時間神經兮兮的,這位副官不會是被大阪巨佛嚇出病了吧。

    只見白田有紀鬼鬼祟祟的拿著文件,低頭看著腳尖行走。

    這完全就是間諜的模樣啊。不過眾人也就想想罷了,白田有紀根本不可能是間諜,再說了,哪國會培訓出這么一個暈頭暈腦的間諜。

    白田間諜低頭莽著走路,一不留神和對面的小職員撞在一起,手中的文件散落一地。

    拿著文件的職員和白田有紀撞在一起后,抬頭看到自己撞到的是課長面前的大紅人,立馬低頭連忙道歉:“非常不好意思,白田……”

    “沒事,嘿嘿,沒事。”捂著額頭,白田有紀快速收攏了文件后趕到課長的辦公室。

    霜島清美已經從幾天前的失意中恢復過來,此刻正穿著一身干練的職業服裝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美腿修長。

    白田靜悄悄的關上門,一臉驚疑不定的道:“課長……不然咱們把錢繳納到上面吧。”

    “錢什么,什么錢?”霜島清美混不在意的揮了揮手。

    一開始聽到白田有紀這么快就把靈化木出手,霜島清美急得想要吐血,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況且……確實是賣了好多錢。

    最多,以后不會再賣了。

    “現在我們在大阪的任務是防止靈化木的交易,明白嗎?”霜島清美義正言辭的說道,“你做得非常不錯,白田警部補。”

    這個時候,辦公室的房門又被敲開了,一名情報系的副官進門后鞠了一躬,等到霜島清美對白田有紀訓話安完后呈遞了一份文件:“課長,這是守部武雄當天激動殺人的原因分析,以及圍繞著守部武雄及其家人的社會關系……”

    即使是受過訓練的精英,當看到這張紙上寫的東西時,情報系副官還是禁不住在心中為守部武雄默哀。

    這些事攤到哪個男人身上都受不了吧,真虧守部武雄還能忍到現在。

    “嗯。”

    霜島清美接過文件,認真的瀏覽了起來。

    “我……”她翻過了幾頁后,伸手捂住了嘴巴,好歹沒讓罵人的詞匯從嘴巴中蹦出。

    這也太慘了吧,守部武雄這是被戴了多少頂帽子?手中的這份文件事無巨細的寫出了麗子的過往經歷,雖然還不至于連麗子交往過的第一任男朋友都追查出來,但麗子的破賬還是翻出了不少,當過陪酒女,下海拍過改名拍過電影……

    這就是一個純粹的老實人接盤的故事,而且婚后還被各方人士一同帶上了一頂頂的綠帽子。

    至于這被殺的河津真壽美也不是什么好角色,根據資料來看這河津真壽美充當的是中間人,高中生就與麗子相遇,兩人高中時就有可能一起去做過圓角。

    簡直了。

    霜島清美翻閱到了被特別標明了【重要】的一頁。

    二月二十二日,守部武雄向商社申請臨時休假,購買前往山梨縣富士河口湖站的車票……

    霜島清美瞪大了眼睛,富士河口湖,二月二十二日,不正是那天樹人出現的日子嗎?

    “該死……”霜島清美的思緒瞬間發散開來,被救出的兩位學生的口供中也曾說過森林中碰到了人形的怪物,直升機也短暫的拍攝到口噴火焰的人——就是守部武雄!

    霜島清美神經一下子清醒了,諸多事情在她的腦中串聯起來。當天守部武雄在青木原樹海中得到了“傳承”,和骨女望月一樣由普通人變成了超自然存在,而幾尊樹人的突然出現,為的就是驅逐當天的搜救人員,樹人的突然消失是因為守部武雄已經脫離了青木原樹海……一切都明了啊。

    那青木原樹海中到底隱藏著什么?

    繼續翻下去,而大阪第一個被守部武雄殺死的人是上司龜田,龜田的死明明十分蹊蹺,但無能的大阪官方卻沒有順著這條線追查下去。

    守部武雄一方面在維護社會正義時,另一方面卻又在城市中展開報復性的殺戮,清單上列出的一場列名單看的霜島清美心肝一顫,上面列出的夜店牛郎、普通人也就罷了,殺了也就殺了,一億幾千萬人還不在乎這幾個人的損失,但名單還有幾個是大阪本地的資本家,對于這些關西的資本家,霜島本人并不在意,反正和她的東京大本營隔了千里之遙,影響不到她。

    但這份清單不光她有,大阪當局也會有一份,甚至作為地頭蛇的他們知道的更加詳細,大阪的資本家會坐視自己被殺嗎?

    “這可麻煩了。”霜島抓著頭發,

    守部武雄如果歸來,大阪定然一片風聲鶴唳,名單上涉及到的人……

    東京,北區。

    王子神社每日的人流量不少,所有人都規規矩矩的在拜殿中祈禱,至于神殿建筑基本沒有人會故意去打擾,只有隔個三兩天才有巫女拿著掃把來清掃一下。

    一名來打暑假工的高中女生身穿著寬大的巫女服,在神殿中清掃著灰塵。

    “這種衣服有什么好看的。”巫女小姐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據說男生中還有喜歡巫女服的奇怪性|癖,好惡心。”

    大紅配大白,還要把頭發在腦后束成一條垂著的直線,這種裝扮若是外國人看來很有島國風情的誘惑感,單單一個巫女服就等于島國的傳統女子符號了,就像是旗袍加丸子頭等于華國少女,但其實島國女子高中生對此卻不怎么感冒。

    在空無一人的神殿中獨自打掃衛生還是有點恐怖的,特別是已經快到晚上的現在,打工巫女最近也聽說有不少神靈顯靈的故事,家里附近也一直有宗教團體活動,這無形中加大了她的精神壓力。

    這樣自言自語能稍微增加一點勇氣。

    “嗦嗦。”

    神殿中忽然響起了嗦嗦的聲音。

    “啊。”

    打工巫女小聲叫了一聲。

    “吱。”

    一只烏鴉從窗戶中飛進了神殿中,悠忽又鉆到了房梁上。

    “嚇死了……”拍了拍胸口,打工巫女馬馬虎虎的收拾了一下垃圾后快步離開,“討厭的烏鴉。”

    “吱呀。”神殿的正門緩緩關上。

    停在房梁上的烏鴉啄了啄身上的羽毛,黑色的瞳孔好奇的打量著房梁上挺直的男人。

    就在它準備展翅離開的時候,周遭的溫度猛然上升。

    “嘩!”

    烏鴉的身體忽然燃燒起來,不過一秒鐘的時間就變成了冒著香味的燒烤烏鴉。

    守部武雄的大手抓住烤的外焦里嫩的烏鴉,一把塞進嘴中。

    他挺起身子,上下牙床將烏鴉連毛帶骨頭快速輾軋,一雙眼睛比窗外的夕陽更紅。

    .com。妙書屋.com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58255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