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163章 外國人好有錢

第163章 外國人好有錢

    “部長,會議開始了。”副官等到四島部長收回了目光后說道。

    “嗯。”

    這處“照料”守部真弓的府邸就在大阪役所旁,既是為了安全,也同時是一顆定時炸彈。

    作為大阪官府運行的中樞,發生了巨佛事件后,整個大阪役所周圍部署著各色警員與自衛隊部隊,警車和裝甲車組成了鋼鐵墻壁,儼然一副戰爭來臨的模樣。

    還沒有走進役所中,四島就看見一群游行示威者圍堵著役所的各個出口,好在島國現在公民和警員的關系比較和諧,兩者沒有公然在役所前大打出手,但游行者高舉著的牌子卻讓人看的心驚。

    血紅色的大字寫著真相二字,頭上系著的白巾也書著真相,和大多數游行都是老年人參與的不同,此次在大阪役所前聚集著的卻有不少年輕人和中年人,島國人的政治參與度和年齡成反比,越是年輕人對這些政治上的事情越不關心,此次游行可見大阪巨佛確實刺激了不少人的神經。

    “真相,我們要真相!”

    “你們到底在隱瞞什么!”

    “真相!真相!”

    “神佛降世,大災難將會開啟,不信我佛的人將會下無邊火獄。”

    人群的高呼中,還夾雜著一些宗教團體的聲音,這些宗教徒的狂言在四島耳中格外逆耳,限于法令和盤根錯節的利益,惡教是島國土地上始終難以拔除的鹽堿地,四島有一種感覺,要是超自然事態繼續爆發惡化下去,那么這些惡教將會帶來巨大的麻煩,作為維護國家安全的人,他有必要用鐵拳將這些討人厭的臭蟲砸死。

    “部長,進去吧。”

    和副官走進亂成一鍋粥的役所,會議室中死一樣的沉默和嚴肅。

    橢圓的長桌兩側坐滿了大阪和來自東京的官員,其中還有代表首相前來的內閣成員,每個人的臉上都無比沉重。

    事情再慌亂,基本的禮節還是要有的,一群官員在相互致意后,大阪此地的官員率先站起來,一臉的痛心疾首。

    “此次超自然事件,在我大阪造成了巨大的財產人員損失!”

    “僅被損壞的房屋就有九十五棟,大片交通設施、電路系統損壞,普通市民與警員傷亡一百余人,直接的經濟損失和賠償就達到了七百多億。”

    好在還是在白天正中午的戰斗,若是在所有人都在屋中酣睡的午夜時分,傷亡人數會直線上升數倍!

    “還有之后對大阪本地投資的打擊,大阪本地市場的萎縮……”

    在經濟活躍的今天,戰爭帶來的間接后果比戰爭的直接破壞還恐怖,多少現代國家在戰爭上不過損失了幾十億、幾百億美元,最后卻引起了國家經濟形勢的動蕩,幾千億直接蒸發,國家解體,政府倒塌,人民流離失所。

    隨著一個個統計數據爆上來,與會的各方臉色愈發沉重,這筆錢不出意外會由大阪和東京方面共同承擔。

    “但這些情況本來都是可以避免的。”發言的大阪官員忽然話鋒一轉看向了東京方面,特別是正襟危坐的霜島清美,“這是一場人禍,不是天災!”

    霜島清美從走進會議室開始就情緒不振,聽到大阪官員的話鋒所指,她明白對方是要對自己開火了。

    “通過守部武雄的所作所為來分析,對方是一個乍獲得超能力的普通人,種種行為也是在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救死扶傷,劫惡濟貧,雖然行為上有些激進,但與政府有著統一訴求,說是我們的天然合作伙伴也不為過。”

    “可就是因為東京某方面部門的激進的接觸行為,直接刺激了守部武雄的神經,讓其痛下殺手,并且之后還錯誤的選擇與守部武雄展開戰斗,導致在住宅區大打出手……”

    這位官員一直把玉藻前和菩薩的出現都推倒了第五課身上,一口大鍋壓的霜島清美抬不起頭。

    四島部長表面看起來儒雅隨和,但能當上暴力部門的第一主官,他怎么會是好相與之人,作為到場的東京方面僅次于內閣大臣的官員,四島責無旁貸的站了出來。

    他面色平靜的重重咳嗽了一聲:“我倒是認為會出現這樣的接過是因為大阪方面的情報過于遲鈍,守部武雄多日來已經在大阪多處展現超凡偉力,甚至網絡上都有相關熱度的討論,但我部直到守部武雄當街殺人之前都沒有得到相關情報,還是我東京本部在千里之外得到的情報。”

    “我不得不懷疑大阪方面的情報系統到底是怎樣的組成,甚至,大阪方面那是否存在知情不報的可能。”

    既然你能職責我辦事不利,那你們難道就干凈了?

    “你……”

    四島的話隱隱約約戳中了大阪當局的小九九,會議逐漸演變成了兩方人馬的扯皮互動,反倒是霜島清美被無視邊緣化了。

    直到最后才勉強討論出了一些有用的東西,首先對大阪巨佛的事件采取不否認態度;守部真弓的撫養由大阪與地方共同進行;徹查大阪轄區內的所有寺廟,尋找有沒有和那天的菩薩模樣相似的造像;盡可能收集散落的靈化木,禁止買賣,特別是轉賣給外國!

    以島國小中央大地方的政治傾向,與會的官員們早就心知肚明這不是一場兩場會議就能扯明白的事情,第一次的會議只是定下個基調,接下來還有好幾場會議要舉行。

    散會后,四島叫住了霜島清美。

    “霜島。”

    “嗨依。”霜島清美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

    “這次的事情……回到東京后再做得失上的計較,現在你留在大阪,進行善后處理。”四島拍了拍霜島清美的肩膀,“不用考慮那么多,先把手頭上的事情做好。”

    “嗨依。”

    霜島清美迷瞪著眼睛回到了臨時辦公室。

    聽部長的意思,好像是不用辭職了?

    部長,真是個令人尊敬儒雅隨和的好人啊。

    “課長。”辦公室里白田有紀看著走進來的霜島開心的叫了一聲,“咱們有錢了!靈化木賣了好多錢!”

    “就算被開除了也不用犯愁養老金了!”

    “外國人好有錢!”

    .com。妙書屋.com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57500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