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六十九章 三色

第六十九章 三色

    生意的確是意料之中的差,一直到晚上關門,也就有不到十組的客人來吃飯,而且全都是警察,這真不知道是讓人心安,還是讓人扎心。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海部紗收拾著桌子,喃喃的說道。

    她邁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居然敢在前臺做飯!

    瞧著海部紗一驚一乍的模樣,水野空笑道:“明天去外面買點菜吧。”

    “好,好!”

    第二天下午放學以后,兩人坐著電車到了隔壁荒川區,買了幾大袋子的食材后又坐車返回,這種像是螞蟻搬家一樣的情景在列車上并不罕見,有些足立區人看到水野空的表現時都會心一笑,他們手上也都提著從外面買來的食材。

    看得出足立區的人氣已經慢慢回流,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正常的蔬菜肉品的供應鏈也會重建。

    海部紗有些詫異水野君為什么在市場里買了一袋糯米和抹茶粉、紅豆粉、黃豆粉,這一看就是要制作甜品吧。

    雖然大部分居酒屋和料理屋都會提供一些甜品,但畢竟不是專業的糕點師,制作出的甜品實在一般,也賣不上價錢,所以也很少有料理屋會把心思放在甜品上——能吃就行,或者干脆就在周邊的菓子屋買一些甜品儲備在店里。

    “這是要準備制作一些甜品。”回到店里后,水野空放下食材,主動對海部紗解釋道,“我看店里好像缺一些甜品類的東西,這幾天制作甜點的婆婆又沒有開門,就想著自己上手制作了。”

    “哎,水野君會制作甜品嗎?好厲害。”海部紗絲毫沒去想水野空為什么會制作甜品,自然而然的相信了他的話。

    “會,一點點吧。”水野空伸出食指和大拇指,夾在一起露出了一點點的縫隙。

    LV2的料理技能,仍然在人類的范疇中。

    “會一點點就很厲害啊。”海部紗盯著水野空的眼睛,繼而又害羞的垂了下來,“我小的時候一直想開一家蛋糕店、甜品店……”

    開蛋糕店、甜品店,是很多女生小時候的愿望,就像水野空小時候的愿望是長大后能天天吃泡面一樣。

    “會有機會的。”

    抹茶綠,黃豆黃,紅豆紅,再搭配上糯米,水野空準備制作火影中的高人氣美食,三色團子。作為木葉幾大美食之一,三色團子無疑是最為便宜,而且制作最為簡單的了,不需要拉面的高湯,不用烤肉的高昂投入,有一雙巧手就可以。

    因為作品中沒有明確的說過三色團子具體是哪三種口味,只說是甜口的,水野空按照自己的理解開始了制作。

    用新鮮的牛奶分別與三種粉調和,再用適量的淘洗干凈的糯米攪拌均勻,水野空同時還煮好了紅豆砂,再給糯米中注入不同的餡,這一步他稍微偷了點懶,再研磨過程中他使用查克拉將其攪碎均勻,大大加快了人工的速度。

    然后就是放在沸水中燉煮,如果執勤啊的步驟出錯了,這一步就很容易燉散,或者燉出什么奇怪的東西。

    “做好了!海部,品嘗一下味道怎么樣。”水野空用木簽子串好了一份三色團子。

    三色團子做起來簡單,但至于好不好吃就看個人手藝了,在外觀上海部紗認為這幾份三色團子的賣相已經非常好了,不遜色于和菓子店里賣的小甜點。

    至于味道……

    手持著三色團子的海部紗在心中點了點頭,哪怕味道不好,也要裝作味道非常好的模樣,不能讓水野君傷心!

    這樣想著,她咬下了一顆紅色的團子,水野空制作的三色團子大小和和菓子店里差不多,成年男性一口就能吃下,但以海部紗的櫻桃小嘴來說,三口能夠吃完就不錯了。

    在咬下第一口,她細心的咀嚼后眼睛都幸福的瞇成了一條線。

    這是海部紗誠心的贊嘆,她是真的沒有想到這三色團子會如此好吃。作為常見的和菓子,三色團子在每個小店里都能買到,有的是盒裝有的是袋裝,那些現場制作的還會在上面淋上甜醬汁什么的。

    可不管是先現場新鮮制作的三色團子,還是機械制作后冷裝的,味道都遠遠趕不上她手中水野君親手制作的三色團子!完全是天壤之別,明明是一樣的材料,不,甚至水野君在超市中買的還不如和菓子店里專供的食材,但經過水野君之手,卻煥發出了不一樣的光彩。

    讓口腔充分享受到的柔軟,恰到好處的黏牙,紅豆磨到似乎可以在齒縫間流走似的,甜而不膩,喜好甜食的海部紗又趕忙吃完剩下的團子,臉上露出幸福的表情。

    “味道不錯吧?”看著海部紗的表情,水野空猜出來海部紗的回答了。

    “很好,非常好!”海部紗重重的點頭,“就是和菓子店里的師傅都做不出這么好吃的團子!”

    雖然也是借助了系統的力量,但看著海部紗臉上的表情,水野空內心還是非常有滿足感的,畢竟這也算是自己親手做出來的食物。

    從材料到磨制,燉煮都是親力親為。

    “水野君,是想要把三色團子掛出去賣嗎?”看到水野空買來的一袋糯米,這么多的量顯然不是做個幾個人吃的。

    “是有這樣的想法。”水野空順著海部的話,點了點頭,“就是不知道能否符合食客們的口味,畢竟在料理屋里賣三色團子太奇怪了點。”

    “一定可以的!這么好吃,大家一定會喜歡!”海部紗相信她的味覺,也相信水野君的手藝,“那,定價水野君想定價多少呢?”

    “定價……”水野空看了看掛在墻上的報價單,“那就100元,能夠小賺一筆,怎么樣?如果以后賣開的話,價格還能提高。”

    “嗯,聽水野君的。”

    100元的定價其實偏低,和冷裝的機械制作的三色團子價格差不多,但考慮到是新品,而且還是和料理屋的氛圍,這價格就勉強可以接受了。

    第二天晚上的營業,水野空伸長了脖子,如海部紗一樣期待了起來,但讓他心靈受傷的是,來店里的幾組客人,根本沒有一個人點三色團子!

    反倒是又有人點了章魚刺身!

    懷著對三色團子的怨念,水野空把小章魚利落的切了個明明白白。

    就在海部紗準備安慰安慰水野空的時候,店門口走來了一個一米六出頭的女警。

    她點了幾份晚餐準備打包帶走后,好奇的說道:“三色團子,麻煩來個五……三串吧。”

    隊里不一定每個人都喜歡吃甜食啊,還是不要一次性買太多了,況且味道還說不定怎么樣。

    而且看霜島老大那冷冰冰的模樣,不像是會吃甜食的人啊。

    聽到有人點三色團子了,水野空郁悶的臉上重現了陽光。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30308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