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六十八章 不可名狀的恐懼

第六十八章 不可名狀的恐懼

    無論環境怎樣,生活還得繼續,苦逼的NHK收費員就是一個例子,在幾天的平安無事后,逃離足立區的人慢慢回流,雖說依然有大部分人在其他地區,但足立區終于不再是空蕩蕩的鬼區。

    天塌了也有個高的頂著,他們只是升斗小民,在社會大機器的作用下,幾天不工作就會餓死的那種。

    老舊商業街上有幾家店鋪也開門營業,其實這幾天倒不如說是足立區治安最好的幾天,四萬名東京都市警,不知在足立區駐扎了多少警力,小偷小摸根本不敢肆意妄為,趁火打劫的也在那一天被抓住了。大眾所不知道的是,足立區的黑道組織在這幾天是處于懵逼的崩潰中,松葉會的傘下團體被連根拔起,其他的黑道組織也在當天遭到了官方的打擊。

    不管你涉及了多少產業,有多大的背景,一律抓起來!骨女為什么針對黑道組織?足立區為什么先出現了骨女襲擊?這群人肯定有什么骨女所在意的東西。

    頭目也好,舍弟也好,經營賭場也好,高利貸也好,皮肉生意也好,我全都要!

    由于海部料理屋一直在停業中,水野空也連續幾天沒有拿工資。

    早知道當初就算不拿有版號的鈔票,隨手順點硬幣也好啊,水野空拉開了店鋪卷簾門,真是一分錢難倒好漢,妖怪也是要吃飯的啊。

    海部料理屋今天要營業了!

    “媽媽,我真的可以嗎?”海部紗在后臺信心不足的看著惠理奈,“我,我做的飯不好吃……而且做菜速度又慢。”

    惠理奈頭上還包著紗布,是今天剛到醫院換得的新紗布:“這幾天就算開店了,來的客人也不多,你的速度不用太快,況且,不是還有水野君在旁邊幫忙嗎。”

    轉身回到了店里,水野空對著海部紗露出了放心吧的笑容。

    “那,那我就試一試……”海部紗怯生生的拿著刀。

    她的身上穿著大將的服裝,水野空立在旁邊當幫手。

    海部料理屋再次開業了,但不同的是,因為惠理奈需要好好靜養,所以只會在旁邊看一陣就回床上躺著,做菜什么的,還需要水野空和佐田真依一起完成。

    海部紗以前只是在店里打下手、作服務員,親自擔當主廚大將還是第一次!膽小的她在聽到媽媽的要求后,嚇得差點雙手抱頭躲進桌子下,還是水野空把她拉了出來。

    “歡迎光臨,歡迎光臨,歡迎光臨……”海部紗攥著手,低頭默念著,若不是水野君在旁邊,她都想在手心上寫人字然后吞咽下去了。

    如惠理奈所說,生意果然淡了許多,一直等到快到七點的時候,店外才走進來了第一個客人。

    “歡迎光……警察先生。”海部紗看清楚來人的時候,嚇得頭發都要豎起來。

    一對警察夾著警帽走了進來,這大晚上在街道上看到警察的確令人心安,但在自家店里看到警察走進來就不對味了。

    我們店是合法經營的啊,店員也都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不要緊張,我們只是來吃頓晚飯。”高個警察擺擺手,稍微有些驚詫于海部紗的年輕。

    “年齡這么小,廚藝不靠譜吧。”旁邊的矮個警察小聲的懷疑道。

    的確,不管是誰,在走進一家料理屋時,看到年齡這么小的大將都會產生懷疑,現實又不是美食漫,街頭巷角的就能碰到會做出發光料理的年輕美食家。

    更何況在島國這個論資排輩嚴重的社會,在大部分行業中年齡小和技術不行于常人眼中就是劃上了等號。

    高個警察其實在走進來的時候心里也在懷疑了,不過進來都進來了,再走出去就讓對方難堪了。況且最重要的是,足立區的商鋪的確有一些已經開始營業,但都是天不黑早早關門,就連晚上的居酒屋也是如此,終歸還會害怕前幾天的襲擊事件。

    他也是找了很長時間,才找到這家敢晚上營業的料理屋。

    “挺干凈的,吃吧。”高個警察看了幾眼后,找到了這家料理屋的優點,“早點吃完,晚上還得咱們倆值班呢。”

    拿過菜單,高個警察快速的點單:“熟牛肉兩份,炸雞塊兩份,還有漬蕌頭,酒水的話就不要了,晚上還要執勤,來兩份桃汁飲料吧。”

    海部紗不是第一次記客人報菜品,但站在前臺聽客人報菜品就是另一番體驗了,她搖晃著腦袋,勉強記住了客人的要求。

    “牛肉,雞塊,牛肉,雞塊……”

    然后在準備的時候她又猛地抬起了頭,慌慌張張的小聲說道:“不,不好意思,牛肉沒有了……這幾天超市沒有開門。”

    “這樣啊……那就芥末章魚吧。”

    “是……是。”

    看著海部紗緊張的模樣,水野空笑著從水箱中撈出了一條小章魚,活著的那種。

    像那種大店,每天都會宰殺大章魚,章魚刺身也是使用的觸須肉剁成的一塊塊,但海部料理屋就沒有那個條件了。

    水野空能夠接受深海魚的刺身,但對像章魚刺身,特別是活的那種就……

    “咣啪嘰。”看著案板上活蹦亂跳的小章魚,水野空感覺一言難盡。

    用鹽水反復清洗了一會,再過了一遍熱水冷水,章魚的外表已經變紅了。

    這個時候雖然外表看起來是紅的,但其實里面的肉是生的。

    出入居酒屋的島國人,有一部分口味奇特的人喜歡吃芥末章魚,半生不熟的那種,還帶著腥味,加芥末就是為了去除腥味。還有一些猛人就更厲害了,專吃原味的還在活蹦亂跳的那種。

    海部料理屋只是一個小店,沒有山葵那種稀罕物,用的都是比較便宜的辣根,擠出了一團辣根醬淋在白花花的章魚刺身上,水野空把章魚和炸雞塊一起送了過去。

    兩名警官坐在座位上,用濕毛巾擦了下手。

    “需要杯子嗎?”

    “需要嗎?”高個警察看向了矮個子。

    “又不是喝酒,直接喝吧。”

    說罷,兩人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

    雖然面上掛著笑容,但看著兩人用筷子夾著辣根和觸手送進嘴里的樣子,水野空就覺得深深的接受不能。

    警察在咀了下章魚后,辣根的力量瞬間爆發,他們臉色難看的皺了皺鼻子,然后露出了釋然的表情,吃一塊炸雞,再吃一口章魚,再爽到,再周而復始……

    “味道還行。”

    “可以吃。”

    味道倒是出乎意料的可以,雖然不是夸張的美味,但在居酒屋的水平里算是正常了。能吃就可以啊,他們這些倒霉的被外派到足立區的警察,對晚上食物的水準已經降到了極低極低。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29984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