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五十九章 風平

第五十九章 風平

    在各種詭譎的術面前,現代科技的封鎖就像是開玩笑,水野空輕松的進入了被封鎖的足立區,讓他略微有些難過的是之前隨身攜帶的手機被分身拿走后,居然在騷亂中不知被誰踩過,成了一堆電子垃圾。

    雖然暗地里他是攪亂島國的“妖怪”,但其實明面上他只是一個貧窮的高中生,一部手機被踩成了碎片,他的小心肝都隱隱作痛,這得打多長時間的工啊。

    如果想一夜暴富的話,那些社團和駐地里的現金,水野空隨時隨地可以取用,但生性謹慎的他情緣老老實實打工掙錢,也不會取用現金。

    畢竟每張錢上都有版號,花出去的每一張錢都是隱患。不要小瞧任何一個國家,恐怖的國家機器一旦動員起來,竭盡全力追查社團中失蹤的鈔票,通過取錢記錄,推論是由誰人取出,然后再調查取出的版號,摸排最近流通的鈔票中有沒有同版號的記錄,順藤摸瓜的就能抓住他的蛛絲馬跡。

    足立區儼如似戰亂地區,大街上看不到一個行人,到處是穿著制服的警察,各個荷槍實彈,天空上還有直升機巡邏,也就是調動自衛隊過于敏感,再加上自衛隊的素質問題,不然足立區到處都是士兵把守。

    警車橫列堵住各個路口,要是再等一段時間,估計連鐵絲網都拉上了。

    足立區六十多萬的居民都已經被嚇傻了,有些人瑟瑟發抖的躲在家里,有些住在外圍的則試圖沖擊防線。

    “誰!”

    水野空剛在街上走了幾步,就被緊張的警察拿槍指著,看見是一名高中生模樣的人,警察才松了一口氣,但手中的槍依然對準了水野空。

    對于平素管轄極為嚴格的島國警察來說,能如此隨便的動用槍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估計也就戰前的軍國社會才有這樣的警察權力。

    可要是能選擇的話,這些警察一點都不想有這樣的權力。

    在示意下,一名年輕的警察哭喪著臉,上前盤查起水野空。

    他也不想冒險來盤查,但誰讓他是資歷最淺的人,萬一這少年是妖怪變的,那怎么辦,這誰頂得住啊!

    而且他總感覺同僚的槍口也在指著自己,就自己同僚的槍法,估計一頓亂射下來,自己肯定一命嗚呼了。

    是時候準備考慮辭職的事情了,雖說是好不容易認真考上的編制,可架不住死亡的威脅。

    “盡快回家,不要在外面瞎逛!”快速的盤查,確認了水野空是一名高中生后,警察才揮揮手讓水野空離開。

    “是。”

    足立區醫院設在保木間。

    不用走進醫院,水野隔著遠遠的就感覺到了醫生的怨念。

    一輛輛車,救護車、警車、私家車停在醫院外,從停車場一直延伸到外面的街道,擁堵了一里多的路,不停的有輕傷員重傷員從車上抬下,因為傷員實在太多,擔架根本不夠用,干脆就地用了些簡易材料制作了土制擔架,沒有內傷只是外傷的,干脆就被架進了醫院。

    水野空搖了搖頭,他相信這些傷員中鮮少有松葉會的人,因為所有松葉會的人根本不會受傷——都直接被滿懷仇恨的美沙當場血腥擊殺!

    這些倒霉受傷的人大部分都是警察,普通人很少,美沙又不是喪心病狂的怪物,不會對沒有威脅的普通人下手,經過剛才被槍指著后,水野空甚至帶著惡意的思考,這些傷員中是不是有被神經過敏的警察不小心誤傷的。

    而且有趣的是,有些警察明明只是受了點微不足道的小傷,都一窩蜂的跑進了病院,總算有理由不去封鎖那怪物了,論起嬌嫩程度和華國的某些明星不相上下。

    足立醫院,病房。

    海部紗坐在病床前,忐忑不安的握著媽媽的手,走廊里不停的有哭喊聲,擔架滑動的咯噔咯噔和慘叫聲讓她的小手微微顫抖著。

    “讓一讓,讓一讓。”

    護士推著一個擔架進入了病房。

    雖然并不是在對海部紗說話,但海部紗還是蜷縮了下身子。

    只見在擔架上,一個肩膀被貫穿的警察面無表情的躺在上面,不是他毅力多么的堅定,而是已經打了麻藥,等到麻藥勁一過就準備哭天搶地吧。

    但正是這種麻木的臉,讓海部紗愈發覺得恐怖。

    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啪。”就在海部紗瑟瑟發抖的時候,她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她驚恐的回過頭。

    “我來了。”

    “水野君……”

    看到站在身后的水野空,海部紗再也忍不住,從椅子上站起,雙臂一展直接抱住了水野空,宛如一個樹袋熊。

    面對特殊急襲部隊也能戲耍一番的水野空被她打了個措手不及,他聞到了迎面而來的香味,感受到了海部紗因為害怕而發冷的身,海部紗的雙手在他的背后扣了起來。

    水野空遲疑了一秒,左手攬住海部紗的肩膀,右手輕輕拍打著她的背。

    海部紗凹凸有致的身材緊緊貼在他的身上,水野空卻沒有升起絲毫邪念,他垂下頭低低的道:“好了,好了,我回來了。”

    “……”海部紗的身子小幅度顫抖著,不是害怕,而是她的眼眶中流出了淚水,一滴滴的砸在水野的肩膀上,再無聲的哭泣也會讓每一寸肌膚顫抖。

    水野停下了拍打,轉而用右手穿過海部紗的頭發,撫摸著她的頭,水一樣的頭發繞過他的手指縫隙,香味和病房的藥味混合在一起。

    大概抱著無聲哭泣的海部紗半分鐘后,水野空溫柔的道:“好了,這里還有其他人。”

    海部紗這才慢慢的停止了哭泣,緩緩松開了手,低垂著頭,隱隱約約的還能聽到淚水劃過臉頰的聲音。

    海部紗十幾年的人生實在是太多災多難了,她就像一根白色的羽毛飄浮在空中,每一絲風吹草動就把她吹到不知何方,她不是會嚎啕大哭的人,她的哭是低著頭默默流淚,但水野還會能從她的喉音中聽出沙啞的跡象。

    “是我錯了,下次不會讓你這么害怕了。”水野牽過海部紗的兩只手,緊緊的握在自己的雙手中。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28502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