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三十三章 客人

第三十三章 客人

    海部料理屋,后臺。

    “水野君……你今天好像心情不錯?”海部紗和水野空一起淘洗著毛豆。

    “有嗎?”水野有些心虛的看著海部紗,“可能是要發生什么好事了吧。”

    毛豆在水盆中蕩來蕩去。

    毛豆在島國餐飲的地位,在料理屋燒鳥居酒屋來說和華國的螺螄相似,啤酒配毛豆,這一吃法也不知是從什么時候流傳下來,一直流傳今日。

    用手抄著毛豆在盆中洗了幾遍,海部紗拿來一個小碗,里面放著鹽粒。

    “水野君,把毛豆放在里面吧。”

    煮毛豆的步驟要比華國的煮螺螄要簡單的多,不用過多的佐料,放點鹽煮熟即可,海部紗的小手在碗中揉搓著毛豆。

    “用鹽揉搓毛豆,這樣的話可以讓毛豆更加入味,不過要注意別把毛豆揉爛了。”海部紗看了看水野,又低下頭輕輕揉搓著毛豆。

    島國人對于毛豆有一種特殊的情節,認為毛豆健康營養又好吃,怎么吃也吃不胖,是最上等的健康食品,出自名產地的上好毛豆一斤就能賣一百元,華幣的那種,許多島國人自己都會懷疑這種東西這么貴還能賣出去?

    海部家自然不會使用那樣名貴的毛豆,就是普普通通在超市里就有的毛豆,揉搓一會兒后就要準備煮毛豆了,一晚上也就使用了幾公斤的毛豆,小店客人不是很多,而每一盤提供的毛豆也很少,是真正的量少的下酒菜。

    “水野君,你也來試一試吧。”

    試著上手揉搓了一下,水野空呆愣住了。

    【料理忍術:LV1】

    又獲得了技能?

    等一等?水野空絞盡腦汁,火影中有料理忍術嗎?

    用火遁燒烤,風遁扇風的那種嗎?忍者天天吃的不就是兵糧丸和一樂拉面……

    一樂拉面?

    水野空想起來了,火影中還真的存在一群料理忍者,不過在幾百集的火影中只是曇花一現,好像是為了獲得一樂拉面好吃的秘訣,一群料理忍者擄走了大筒木一樂的女兒大筒木菖蒲?

    雖然火影中的美食沒有到《中華小當家》《食戟》那樣的神仙地步,打開蓋子就會發光,用罌粟做調味料,但是水準也和地球水平差不多,而在如拉面、丸子這樣的小菜品上,說不定還要超出不少。

    畢竟,怎么說也是個有超能力的世界。

    但還是有點可惜啊,要是有劉昴星的實力,以后開飯店都能賺成島國富翁,說不定還能成為毒梟,合法的那種。

    學著海部紗的動作,水野揉搓著毛豆,在技能加持下,水野的動作有板有眼。

    揉搓好的毛豆放在鍋里燉煮十分鐘就可以拿出來食用了,不過現在時候還早,到了六點多的時候再燉煮毛豆也不遲。

    就在水野空認真做著水煮毛豆的時候,店里的門簾被拉開,今天的第一波客人走了進來,只是這第一波客人給水野空的感覺很特別。

    身上雖然穿著社畜最常見的黑色西裝,但進入料理屋后卻沒有普通社畜下班后解脫的笑容,而是表情嚴肅,社畜的笑容該怎么形容?就像進了健身房溜了一圈的豬,發現自己不用因為肉質鮮美而被屠宰后幸福解脫的笑。

    看到這兩個黑西裝男走進來后,惠理奈和海部紗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不見了,海部紗低垂著頭,惠理奈則是從冰箱里拿出了兩瓶啤酒和一碟備好的小菜。

    “小紗,水野君,你們先在這里準備著食材。”

    說完,惠理奈拿著酒水小菜走了過去。

    看到惠理奈走了過來,兩個黑衣男很有禮貌的站起來鞠躬,禮儀上很是正式。

    要不是海部紗的反應,水野都會認為這兩人是正兒八經過來吃飯的客人。

    “海部,他們是誰,我看你和惠理奈姨很熟悉的樣子。”水野將毛豆放進鍋里,輕輕問道。

    海部紗低著頭,用叮嚀大小的聲音回答:“是森谷一家的人,他們是過來收反暴力費的。”

    森谷一家?

    水野空沒有聽過,但聽到反暴力費,水野就知道他們是一群什么樣的人了。

    暴力団,或者說是黑社會,在外國的很多傳言中,島國的黑社會似乎變成了一個仗義執言的任俠團體,經常幫助區民處理問題,保護區民的安全,連政府都承認他們的存在,還時不時的會鬧出什么搞笑的新聞。

    但其實在實際上,島國政府對暴力團,黑社會,極道組織的存在是既不承認也不否認,時不時還會取締幾個,雖然取締的效果聊勝于無。

    而區民們對黑社會面上表示真好,背地里卻是十分厭惡,我明明已經課稅給政府了,為什么不是政府來保護我的安全,還要額外給這些黑社會再上供一份?這到底是生活在政府管理下,還是暴力團的管理?

    而那些時不時爆出來的黑社會搞笑新聞,當做笑料還行,根本上其實和明星的作秀沒有區別。

    “他們是屬于松葉會的傘下團體,每月都會找商戶收取反暴力費。”海部紗用手指比了個一字,“像我們這樣的小店,收取一萬一月。”

    一萬一月,水野空將近九天的工資,這群人還真是趴在商戶身上的吸血蟲,積少成多,整個花畑又有多少商鋪。

    森谷一家,水野空沒有聽過,但松葉會倒是有所聽聞,好像是東京的一個強大的極道組織,還和政黨有所聯系。

    惠里奈和兩個黑衣男交談了一陣后,雙手奉上了一個紅包,對方鞠躬接過,又從錢包中拿出了剛才的餐費。

    這一來一去的倒是頗有理解,前提是忽略掉對方的社會身份。

    “海部夫人,多有叨擾了,祝您生意興隆。”

    離開店鋪后,兩名組員又前往下一家店,一邊走著兩人一邊交談著。

    “說來里面的那個低著頭的是海部的女兒?嘿,以前沒發現長的那么標志。”

    “嘿,你又有什么想法了?”

    “弄到風俗店里能賺不少錢,還可以送到影片業,去陪大佬也可以。”

    “不過這個料理屋經營良好,也沒有借高利貸,想把人弄過去很難啊。”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28365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