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三十二章 等我明年十六歲

第三十二章 等我明年十六歲

    第二天是周六,水野空陪著佐田真依找房東辦理了退房事宜,要是通過正規渠道辦理的租房,這樣不告而退是要罰押金的。

    不過足立區的這幢小破出租樓就沒有那么多講究了,租的時候根本沒有付過押金,房租也是按季度繳納。

    要不是五樓四樓已經被租走了,為了省錢,前身一定會租五樓的出租屋。

    房東在街對面有一間電器店,按理來說這樣的小店里面東西賣的電器應該便宜,但其實匪夷所思的是要比連鎖的超市和專門的品牌店要昂貴的多。

    不過靠著這個電器店,房東不光活了下去,還活的非常滋潤。

    實質上這樣的小店都是和政府采購人員有關系的,賣的貴是一件彼此心照不宣的事情,所以說吃回扣真的是人類無法避免的貪婪天性……只是這樣的店也就是在足立江戶川這樣的地方才能看到了。

    再三表示了歉意后,六十歲的房東老頭笑瞇著眼表示沒有關系。

    “房東先生真是好說話。”回去的路上,水野空由衷說道,“而且房子租金也不貴。”

    “因為房東不差錢。”佐田真依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水野空,“這排屋,還有那邊那兩排,都是房東祖傳的私人財產,他每個月的房租都數不清了,人有錢了一般就會好說話了。”

    有理有據,水野空無法反駁。

    “話說你也是個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難道就沒有自己的財產?就是當時隨便在江戶,不說中心地區了,像是當時偏僻的幾片荒原買一塊地的地契,現在都翻身成大都會了,你也身價千億了。”

    “有啊,我去找扇谷上杉氏要證明嗎?”

    扇谷上杉氏?佐田真依努力思索著,這好像是安土桃山時代的大名家族?不對,好像室町幕府時期就有了吧,室町時期有東京嗎?東京江戶的建造者叫太田什么來著。

    佐田真依突然瞥見了水野空憋著笑的表情,她恍然大悟的攥起小拳頭砸在水野的肩膀上。

    “你耍我。”打了幾圈后,佐田真依還不解氣,用腳輕輕的踢了水野空一下。

    用的是干凈的鞋面。

    “沒有,沒有,趕緊回去搬家吧。”

    說是搬家,但佐田屋里的東西實在沒有什么好搬的。

    就是一張床,小小的餐桌,破舊的二手冰箱,小臺燈,桌子,一切簡陋到只能滿足最低的生活條件。

    水野空看著唯有一張的床,莫非晚上的時候兩個人是擠在一起睡覺的?

    順著水野的目光,佐田若無其事的說道:“她睡在床上,我在榻榻米睡。”

    真是可憐,水野空感動的鼻子都酸了。

    “我的房間太小,肯定擺不開兩張床,所以到了我那里之后你要繼續睡榻榻米……嗎?”水野說著說著語氣就變了。

    看到佐田真依變得犀利起來的目光,水野空把話語變成了疑問句。

    “好,我睡榻榻米行了吧。”水野空舉手投降,“等到我再打工賺錢了,第一件事就是買一個雙層子母床。”

    “雙層子母床啊,最便宜的也要不少錢啊。”佐田真依知道水野空晚上一直在外面打工,不偷不搶的情況下,高中生也賺不到多少錢,“要不然還是你睡一段時間的榻榻米,我睡一段時間的榻榻米吧。”

    說話間,本就不多的幾樣家具都被水野空搬得一干二凈,像是一些暫時不能清理的垃圾什么的,就只能等到社區規定日再扔掉了。

    幸好佐田家里也是家徒四壁,沒有什么廢舊家具、家電需要扔,要不然還要付一筆清理粗大垃圾的費用給政府。

    “咳咳。”被搬動家具的灰塵撲了一臉,水野空嫌棄用袖子遮著臉咳嗽著。

    佐田真依拿著抹布從衛生間走了出來:“你放在這里,我來抹一抹吧。”

    “好。”

    “拿一拿腳。”

    “把這個抱一下。”

    “行。”

    一番忙碌之后,小小出租屋的布局又發生了變化,茶幾被搬到了一邊,取而代之的是在榻榻米上鋪了層褥子和被。

    大腦袋電視機的生存空間更壓縮了,不過水野空也從不看電視節目。

    看電視,哪有修煉好玩。

    “嘎嘎。”活動了下關節,水野空扭頭道,“為了慶祝搬家,請你去吃大餐。”

    “切。”佐田真依以前住在港區的時候,什么高檔餐廳沒有出入過。

    不過,被水野帶著去吃大餐,好像也不錯么。

    幾分鐘后,看著這家開在社區旁的店,佐田真依的兩腮氣的鼓了起來。

    “走,去吃吧。”水野站在店門前,掏了掏錢包。

    “這就是大餐?”

    “昂。”

    “這是食其家吧?”

    “對。”

    看著佐田真依的模樣,水野空知道她在抱怨什么:“沒帶你去松屋和吉野家就已經很好了。”

    在島國有三個可以稱為屌絲最愛的快餐連鎖品牌,按照價格來排序就是食其家、吉野家、松屋。

    食其家還好,檔次比另外兩個要好點,吉野家和松屋在幾年前的島國,是女生絕不會去,只有屌絲男和大叔才會去的地方。

    不過到了國外,吉野家的品牌形象卻開始由低端快餐走起了中高端路線。

    足立區不像是港區世田谷區那樣的富人區,沒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講究,食其家里坐著的人有男有女,不乏青春洋溢的校園女生。

    窮人才沒有那么多講究。

    要了三份牛肉飯――水野空自己吃兩份。

    “味道還不錯吧?”

    “一般。”佐田其實已經很久沒有吃過牛肉飯了,要不是每天晚上有水野送的惠里奈運做的便當,她連肉都很少有吃。

    覺得這樣說有些對不起水野的好意,她擦了擦嘴道:“還不錯。”

    旋即她又支支吾吾的道:“明年…”

    “什么?”

    “明年等我十六歲上了高中,能夠合法打工掙錢的時候,會把錢還給你的。”

    “……算利息的那種嗎?”

    “……”

    單論起牛肉飯,其實還是吉野家的更和水野空的口味,不過住宅附近只有食其家。

    水野還要為晚上打工做準備,而且昨天和惠里奈說好了,今晚要開始做小菜,他心里也帶有一定期待。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28365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龙虎和刷流水教程视频 买时时彩 五星杀号软件 大乐透预测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牌九至尊下载链接 山西时时彩 欢乐生肖福彩 浙江快乐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老虎机电子游艺平台 二人斗地主棋牌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至尊牌九作弊器下载 下载天天棋牌 mg摆脱每次点击间隔40秒 时时彩1000期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