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二十九章 這是警視廳干的!

第二十九章 這是警視廳干的!

    反應慢半拍的記者總算是播報了山梨縣的事件,而且一上來就是三百六十度,二十四小時高強度播報,連續幾天電視新聞,手機新聞上都是山梨縣的事情。

    山梨縣警的新聞發布會堪稱聲淚俱下,本部的部長和其他職能人員在發布會上誠懇鞠躬,大月署署長更是直接淚如雨崩的下跪,表示自己沒有盡到維護社區安全的職責,當場自請辭去署長職位。

    雖然坊間猜測這是極道組織、暴力團的沖突,但外務省發言人直接在會上指出這是一場惡教的恐怖襲擊,堪稱是島國版人民圣殿教事件,其余各國在表示哀悼的同時,也密切跟進相關事態。

    一場比奧姆真理教襲擊更慘重的惡教事件,死亡人數已經突破了兩百,輿論的狂歡,新聞記者像是聞到血的鯊魚,興奮地扒著持正會之前的一切蛛絲馬跡。

    “太恐怖了,死了兩百多人啊,一定是極道組織的沖突。”

    “惡教好可怕,話說我昨天回家的路上,還有一個歐巴桑拉住我讓我入什么教。”

    “科學創造幸福派?”

    “啊,對對,就那個名字很古怪的教,歐巴桑真的好嚇人,還是我爸爸直接出來罵走了他們。”

    “真的煩人,不是還有那個奧姆神仙教殘留下來的骨干,組建的ALEPA教嗎。”

    “啊,為什么這種壞事總是和足立區有關。”

    足立區除了綾瀨水泥殺人案,再有一個出名的就是韓國人連續幾十年的殺人事件了。

    佐田真依當然知道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么,聽著身邊同學不停地討論,佐田真依心中不禁微微竊喜,這是世界上只有兩個人知道的秘密吧。

    就在佐田回憶那晚上的時候,擔當教室突然站在門口對著她招手:“佐田同學,佐田同學,過來一下。”

    疑惑的跟著班主任到了辦公室,佐田不知道被叫過去是要做什么,難道是再提醒一下她成績的事情?

    “辛苦你了,大門老師。”

    一個穿著都市麗人制服的女子坐在椅子上,看到佐田來的瞬間就亮起了眼睛。

    “佐田同學,霜島警部有些事情要問你,有什么事直接回答就可以了。”大門老師拍了拍佐田的肩膀慈祥的說道。

    警部?

    霜島笑著看了眼大門老師:“只是一些小事情而已。”

    自知此地不可待的大門老師歉意的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辦公室只剩下了霜島和佐田兩人。

    在聽到霜島警部這一稱呼時,佐田真依的耳朵就已經豎了起來,一層冷汗從背后滲透而出。

    “請坐,佐田小姐。”霜島身上自帶一股凌人的氣質,這是自由修煉劍道并且不斷取勝后的氣場。

    感受到霜島壓迫人的氣質,佐田真依依然倔強的昂起頭:“霜島警部,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霜島清美打量了一下佐田真依,小丫頭雖然才十四歲,但出落的已經非常標致,而且氣質上還和自己有點相似——希望她不要到社會上被打磨的變成圓滑的石頭吧。

    “是這樣的,佐田小姐。”霜島清美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證件,是“偽造”的警視廳證件,畢竟以公安的名義行事實在是太扎眼了,“你在三天前在于花畑警署報案說母親失蹤了對嗎?”

    佐田真依點了點托,心里的警惕還是沒有放松,這女人是誰?足立區的警察嗎?

    “是這樣的,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可能會讓你無法接受,我想冒昧的先問一下,對于持正會,你了解多少?”

    聽到持正會,佐田真依的心神一震,雙手捏住裙子:“知道一點。”

    “是從新聞上知道的嗎?”

    “不。”佐田真依搖了搖頭,“我的媽媽誤入歧途信仰了持正會。”

    佐田真依誠實的回答讓霜島清美點了點頭:“我們在山梨縣……”

    霜島清美簡單的把事情敘述了一下,在持正會本部被燒毀后,雖然有許多信眾開車一哄而散,但還是有一些來不及走或者精神狀況出現問題的信徒留在當地,佐田真依的媽媽后來被山梨縣醫院收容,鑒定后確認精神狀況出現問題,正在山梨縣接受治療。

    雖然家庭已經破產,但佐田和媽媽身上都曾經買過大額的醫療保險,再加上政府對此事的平息補助,在醫院里接受救治的時候,每月只需要付很少一部分錢。

    在說完了這一段后,霜島清美發現佐田真依的情緒并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輕輕的松了一口氣表情又恢復了冰山狀態。

    看來母女兩人的關系很不好?霜島清美來此不是關心家庭狀況,她清了清嗓子,這種回訪的小事還用不著動用她這名公安的精英干部,直接說出了真正目的。

    “佐田小姐,根據相關團體提供的信息,我們發現在山梨縣襲擊事件中,你曾經坐上最后一班JR列車去往山梨縣大月站對嗎?”

    “是的。”佐田真依知道重頭戲來了,身子坐正。

    霜島清美抿了抿嘴唇,這是她新買的唇膏,為了慶祝自己調任升職。

    這幾日來她徹夜加班,拿出了當年考東大的氣魄,觀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卷宗,被送進醫院或者其他成員的社會背景被她一個不漏的看完,終于在凌晨的時候,霜島清美發現了一個疑點!

    被送往山梨縣醫院接受救治的佐田生花,精神方面出現問題,唯一的女兒曾在足立區警署立案說自己的母親失蹤,這些都不是疑點,疑點是佐田真依在事件發生前幾個小時,趕著最后一班JR列車去往了山梨縣大月站,然后又在幾小時后乘坐第二班列車回到了東京。

    這兩件事之間似乎有關系,又似乎沒有關系,但霜島清美還是親自抓住了這條線索,連鬼怪都出來殺人了,再玄奇的事情她也能接受了。

    就算佐田真依在她面前變成了視頻中的中年劍客。

    她也……會轉身就跑。

    “能說一下為什么嗎?”霜島清美抓著筆,目光灼灼的看著佐田,“不要誤會,我們警視廳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這是警視廳干的事,和我們公安沒有關系!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28365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猛龙传奇坑爹 pk108码不挂计划 慈善网195252cm·三肖 电脑捕鱼达人3d作弊器 至尊牌九游戏下载 下载开心农场偷菜游戏 支付通是如何赚钱的 双色球复式投注多少钱 辉柏嘉和酷喜乐哪个好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选项 梦泪刺激战场 代收水电气费赚钱吗 pk10骗局全过程 2017国际飞镖大赛视频 全民彩票合法吗 牛牛游戏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