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二十一章 螞蟻

第二十一章 螞蟻

    一個握著長刀的男人踩在血泊上面色平靜,被踐踏的血液都凝固成了一攤血泥。

    牧村握著刀的手頭一次顫抖了,敵人只有一個人:“閣下……閣下是誰,為何擾我佛門清凈。”

    水野空認識這個和尚,正是那天晚上阿彌陀佛從佐田家出來的坊主。

    當時的他面色滿足,如今的他戰栗如待宰的雞鴨。

    他不禁感慨命運的神奇,擦拭著刀道:“我是一名劍客,我來探討佛法。”

    “既然是探討佛法,閣下為什么要在此殺人。”牧村背起一只手對著手下諸僧打手勢,“小僧從未聽說世間有這般佛法。”

    “我的佛法是……”水野空擦完了刀,刀光比月光還要皎皎。

    話還沒說完,牧村對著背后重重的揮手!

    “開火!”牧村咬牙切齒的大喊道!

    這劍客是牧村平生所見的最強劍客,一手劍法聞所未聞,可以說,世間決無人能在劍道上與之媲美,單人破陣,古之劍圣不過如此!

    但時代不同了,現代早已不是拿著一把劍就能縱橫天下,你手中的劍再快,能快過子彈?

    不過開槍了問題就大了,雖然莊園比較偏僻,但終歸是有居民能聽到槍響聲,到時候又要花一筆資源平息官方問責。

    幾名配槍僧人掏出手槍砰砰開火,槍口的火光在夜晚噴薄而出。

    “渡人。”

    水野空沉住了氣,身子猛然彎曲,手中的長刀在狹窄的空間內快速震動著。

    “錚錚!”

    長刀舞出了一團銀光,絕大部分子彈被水野空用刀身巧妙的借力卸飛。

    普通人無法辨清水野空的具體動作,只能看到他用刀劈飛了子彈。

    “不可能!”激射而出的子彈居然被刀格擋了!

    這一手動作是帥,但水野空的手臂已經疼得失去了知覺。

    他在手臂上施展著治療忍術,欺身殺進了牧村身邊。

    還在恐懼中的牧村被嚇得成為了木偶人,眼前的一切違背了他長久以來的三觀――萬能的教主也做不到吧!

    長刀在脖頸一劃,牧村眼前的世界三百六十度旋轉飛了起來。

    ……

    “還沒有解決嗎?”教主面色如常,但一直在小聲詢問著周圍的手下。

    驟然響起的砰砰槍響把不少教徒驚醒過來。

    “動槍了,沒問題的,教主。”主持人小僧露出了放心的笑容,“您要不要……”

    話還沒說完,一個渾身血跡的小僧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主持人小僧連忙跑了過去質問道:“什么情況,對方來了多少人?!”

    “打不過,打不過,一個人,就一個人。”這名小僧的神經已經有些不正常,煞白的嘴唇和鮮血形成了鮮明對比。

    “一個?”

    “槍,槍都殺不死他,他是惡鬼,惡鬼,惡鬼來了!”

    主持人小僧狠狠的把他摔在地上,開什么玩笑,一個人就把總部鬧得天翻地覆,甚至還動用了槍支。

    “廢物!你們這么多人還殺不死一個人?!都是廢物。”

    惡鬼?世間要是有惡鬼,那也是他們這群人。

    “我來探討佛法了。”提著長刀的身影走進了聚會,外面的院落已經積累了一層的尸體。

    無論是手持槍械還是手持長刀,跪下求饒或者奪命狂奔,水野空都不吝嗇的補上了一刀。

    一千多教眾們迷茫的看著這惡鬼樣的男人,他一刀斬斷了礙事的僧人,又一刀將刃上的血液甩了出去。

    他的鞋底上攢著一層厚厚的血,每走一步都在地上刻下深深的腳印。

    握緊長刀,水野空猛然如疾風狂奔,長刀支在身前,絞肉機一樣掃過院落四角。

    那些維持著秩序的僧人被水野的狂風掠過,紛紛張著眼睛倒在地上。

    據說死的夠快,大腦就感覺不到疼痛。

    院落里的惡徒已經被他殺的差不多了,只有在集會中還有殘留的一部分,教會的上層干部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在短短的一會時間,中堅力量就已經被眼前的人一掃而空。

    不光是僧人,那些欺凌少女的教徒也被他宰雞一樣的干凈解決。

    水野空掃視了場中諸人,麻木而又狂熱,高臺上大腹便便的教主不再從容淡定,他邁著小步想要逃離。

    “和尚,我有一事不明。”

    “什,什么…”

    “雞蛋屬葷嗎?”

    角落里突然沖出了狂熱的僧人,懷中還拿著一把殺傷力巨大的微沖,在島國這個槍支管制十分嚴格的國家里,這把微沖的出現嚇得周圍教徒一個激靈。

    教徒們雖然狂熱,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會為了宗教犧牲的狂信徒。

    “噠噠噠!!”

    子彈從槍口噴射而出,在教徒們的恐懼慘叫下,全數打在了水野空的身上。

    “死吧,死吧!”狂僧的眼珠繃著眼眶,要不是密集的血絲纏繞著,眼珠都要從眶中蹦出來!

    你再是惡鬼又怎樣,不要瞧不起南無沖鋒槍菩薩!

    但就在子彈殺到水野空身上時,原本凝實的身影變作了煙霧,所有子彈都打在了空處。

    “噗嗤。”水野空猛然出現在僧人的身后,長刀從上而下將其整個劈成兩瓣。

    水野空威勢不減的在聚會中來回穿梭著,他的身子好像打了油,從密集的人群中穿過也毫無阻滯,閃電一樣的把四周的惡徒拔除干凈。

    “閣下,有話好好說,我是持正會的教主……”

    水野空的長刀突然插在教主面前的地板上,那被肥肉堆滿的老臉上艱難的擰出諂媚的笑容。

    “如果是仇家派您來……”

    水野空蹲下來看著已經成光桿司令的教主,猛然張大了嘴巴。

    火遁-大火球之術!

    熾熱的火焰呈直線從口中噴出,一條火龍長鏈吞噬了教主,接著猛然發生爆炸,一圈火焰肆意的在周圍憤怒著!

    “轟!”

    高臺直接震裂,火焰熊熊燃燒,依著莊園的木質結構,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整個焚燒殆盡。

    火焰要在黑夜里焚盡所有的罪惡。

    “神,神啊……”

    “佛子顯圣了。”

    “嗚嗚嗚,請救我們脫離苦海。”

    不知道是誰起的頭,臺下的人突然一個個跪了下來,伏身面貼地,口中嗚咽的感激剛才的神跡。

    水野的分身術和豪火球就是一場神跡!

    將差點被殺的女職人從火焰中拉出,聽著頂禮膜拜的禱告聲,水野的臉上掛了抹嘲諷的笑容。

    將刀插在地上,瞬間騰空而起,躍入半空。

    這和尚終歸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

    樓頂上,水野空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佐田身后。

    “走吧。”他變化成了正常的模樣。

    佐田真依昂頭看著水野空,嘴唇上下闔動著,卻遲遲沒有說出一個字。

    “佐田夫人沒有問題,我在人群中看到她了。”

    在水野空走后,面對熊熊燃燒的火勢,集會中的教徒紛紛拼命逃離,要是真的悍不畏死,便不會信仰宗教,從高處看下去一個個都如同避火的螞蟻。

    這些螞蟻每個都有眼睛鼻子,相差不過一毫厘。

    “回家?”

    “難得來到山梨縣,去看一看富士山吧。”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28365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