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九章 這是個好人啊

第九章 這是個好人啊

    在火影世界中,大多數忍者都修習了忍術和幻術,亦或者體術。但是卻很少有人修習劍術,刃具也大多是苦無代替。不過這不代表火影世界中沒有以劍術聞名的高手,其中突出代表就是鐵之國,就是一個由掌握劍術的武士所建立的國家。

    和由各種忍者組成的忍村不一樣,鐵之國是一個由武士統治的國家,擁有獨立的文化,獨立的權限,以及獨立的戰力的中立國。他們不依靠各種各樣的忍術和血繼限界,而是靠著手中的劍術與忍者交鋒,是火影世界中一個奇葩的中立勢力。

    鐵之國的劍術在火影世界中也可以說是獨樹一幟了,三船憑著一手極致的劍術曾擊敗過半神半藏,在戰斗力上來說把劍術修煉到極致也能成為一方豪杰。

    在不明不白的學習了劍術后,水野空下刀的速度突然加快,把一直觀察著的海部紗嚇了一跳。

    明明只是一把廚房刀具,但在劍術的加持下卻被水野空用出了兇器的感覺,上下紛飛間一顆卷心菜飛速的剝好,已經化凍的豬肉牛肉其實非常難切,但無論是難切的肥肉還是筋膜,在那刀光中都像是薄紙一般毫無阻滯。

    賞心悅目。海部紗只能這樣形容水野君的刀功,分明是廚房中的簡單工作,卻看出了藝術表演的感覺。

    “好厲害,水野……你,學過專業的刀功嗎?”海部紗鼓起了勇氣,沒有再在姓氏后加上同學,“和大飯店里的廚師一樣厲害。”

    “在家中我有時也會自己做飯。”水野空手下不停的切著菜肉,,“不過專業什么的,我還當不起,能幫助到惠理奈阿姨和你就行了。”

    大飯店里的廚師莫非人人都掌握著殺人的劍術?

    體術能從LV1升到LV2,劍術自然也能,水野空懷著刷經驗的熱情認真切著蔬菜和肉,他稍微摸清了火影系統的技能獲得了。

    除了一開始送的三項技能外,劍術的解鎖是因為他觸碰到了刀具,并且將其使用后自然而然的觸發了劍術的技能。在日本,刀劍不分家。

    那是不是在游泳池里游泳就能觸發水遁,在風洞里被吹上半天就可以觸發風遁?

    水野空切菜切肉的速度很快,而且切出來的成品從外觀上要比海部紗的要好上不少。

    海部紗從初中時就給媽媽打下手,誠如惠理奈所說,在廚藝上也不遜色于她多少,但看著水野空的進步神速,海部紗沒有一絲嫉妒的感覺。

    水野君就是水野,不管什么方面都是那么的厲害,她由衷的為水野感到高興。

    而且即使是枯燥的切菜,水野君臉上都掛著笑容,沒有不耐煩的表情,這份心境是多么的善良。

    但兩相對比之下,習慣了卑微的她又不免神傷起來。

    有了水野空的幫助,海部紗也從洗摘切削的工作中解放出來,她系著小圍裙在后臺做著小菜冷盤。

    把新鮮的魚蝦在雞蛋面粉中滾一圈,然后放在油里掌握著火候炸至金黃,一道簡單但是可口的天婦羅就制作而成了。

    小小的海部料理店不光提供下酒菜、定食,還是一家不錯的燒鳥店,水野空切好的肉在鐵條上一串,再由海部紗放在火上撒上佐料一烤,誘人的香味在店里蔓延開來。

    “四號桌的客人要五份芝士雞肉串。”

    “再添兩瓶清酒給五號卓的客人。”

    “九號桌的新客人要豬排飯,照燒雞腿飯,冷盤,各一份,兩罐啤酒。”

    海部料理屋進入了忙碌時刻,海部紗穿著圍裙,一邊送飯,一邊在門口招呼著客人,一邊又要做著冷盤小菜,在店里的她此時完全沒有了學校里的畏手畏腳。

    惠理奈作為大廚也不清閑,需要一邊做飯一邊和客人交談,大廚就是料理屋的牌面,特別是這種前臺和后臺相連的小料理屋,大廚需要和客人保持著互動。

    “兩罐啤酒、兩瓶清酒我都給你拿出來了,牌子沒錯吧?”水野空看著忙碌不停歇的海部紗有些心疼,盡自己所能的在后臺準備好東西,“冷盤我也給搭好了。”

    馬不停蹄的在前后臺忙碌著,海部紗有些呆呆的對水野空說道:“謝謝水野。”

    “客氣了。”水野笑了笑,繼續埋頭穿肉切菜,“我不能白拿工錢。”

    海部料理屋繁忙的時間段也就是從六點到九點多的時候,過了這個不是說不能賺錢,有些經常加班的公司會到半夜下班,而部分居酒屋是深夜也一直營業。

    但一方面海部紗明天還得上課,另一方面足立區是東京的郊區,沒有什么企業公司,是一個安靜的生活住宅區,再等下去也不一定會有多少上班族了。絕大部分上班族都選擇在公司附近的居酒屋解決晚飯問題,若是開在繁華的商業區,九點多正是最繁忙的時間段。

    況且晚上的足立區治安可不是很好,在深夜醉酒行走,可需要擔心個人安全的問題。

    在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后,惠理奈擦了擦頭上的汗,海部紗虛弱的坐在椅子上揉著腿,只有水野空依然精力充沛,切了一晚上的菜,劍術已經提升到了LV2。

    技能前期所需要的經驗值少,所以升級起來快速。

    LV2的劍術和LV1比起來沒有天翻地覆的差距,只是在腦中對用劍的本能加深了一層。

    “水野君,怎么樣,還適應這份工作的節奏嗎?”惠理奈擦了擦桌子,盛了三杯飲料。

    “很忙碌,但是沒問題的惠理奈阿姨。我只是在一旁打下手,倒是您和海部同學辛苦了。”

    “水野同學的刀功真的很厲害,質量高速度又快,我們今天晚上可是輕松了不少。”惠里奈衷心的點著頭,越看水野空越是喜愛。

    昨天的事情后,她本以為水野君有一點不安分的傾向,畢竟瞧他的身手像是經常打架的樣子,但看著今天水野認真賣力的表現,忙碌中不見焦急,機械的重復也不耐煩,臉上始終平淡,性格溫文儒雅。

    這樣性格沉穩的人,年輕人也好社會人也好,都不多見了,是不可多得的好人啊。

    但謹慎起見,還是多認真觀察一下吧。

    忙碌過后,水野空和海部紗一起打掃廚余衛生,惠理奈則做著晚上最后一頓工作餐。

    http://www.rcvbb.com.cn/daizhaohuoyingzhongshengribendongjing/28365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