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鬼吹燈 > 碧海風云之謀定天下 > 第三百七十九章 隱情

第三百七十九章 隱情

    “這第三件事!便是接下來的事。當務之急,是須得立刻整頓手頭的兵力,然后先前往瀚江,救出我的姐姐清樂公主!”

    眾人越來越驚奇了。

    救人?太子妃不是太太平平地呆在蒼梧國么?何來救出一說?

    柳明嫣聽到此處,稟道:“陛下,既然說到整頓,臣想先讓陛下見倆個人。”說著,示意邊上的侍從將人請進來。

    朱芷瀲正想會是誰,只見從內室現出兩個身影。

    高高大大的那位老者已是發須盡白,依然精神抖擻,正是碧海的三代老丞相陸行遠!

    另一人雖然上了年紀,但儀姿秀麗,舉止不凡,竟然是銀泉公主朱玉瀟!

    朱芷瀲和蘇曉塵不曾料到會在這里遇到這倆人,驚得都站了起來。

    那朱玉瀟見到朱芷瀲和蘇曉塵,一個是血親之人,一個是蒼梧故人,想往事種種,起當下再抑不住淚水,大哭起來。

    陸行遠則對著柳明嫣行了一禮:“陛下果然不曾錯付,理郡王真不愧為我國之棟梁,保我碧海皇室周全,老臣實在是感激不已。”

    當日陸行遠因南華銷金案被迫告老時與柳明嫣已成水火之勢,尤其是柳明嫣對陸行遠更因其父柳詹常年吃了陸氏一族的啞巴虧而耿耿于懷,然而伊穆蘭大敵當前,陸行遠不僅成了明皇朱玉澹托付的暗中聯絡柳明嫣的那個人,還和她一道成為了托孤之臣。這陸行遠在朝中聲望極高,但為了碧海皇室竟然肯不計前嫌對自己謙恭有加,這讓柳明嫣也生了幾分羞愧之心。

    大義當前,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如今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再為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去生嫌隙,都不是倆人的器量所為。

    所以,當陸行遠那一晚悄悄地帶著朱玉瀟逃到鯤頭艦附近的時候,柳明嫣也立刻就將當日殿上的唇槍舌劍之事拋諸腦后,將他二人妥善地安置在艦上。

    朱玉瀟撫著朱芷瀲的臉道:“孩子,還好你無大礙,真是神明護佑。”

    “我知道母親暗中有安排,但不知姨母是如何逃出來的?”

    朱玉瀟聽她說到朱玉澹,頗有些愧色。“你母親……你母親近來雖然與姨母之間有些生分,但她總是惦著我。她悄悄命陸行遠入了涌金門來,就藏在那無人居住的清梧宮中,離清漣宮并不遠,待伊穆蘭人一進城,他便帶著我從密道逃出城來。”

    蘇曉塵看了看她左右,問道:“師母,我記得您身邊還有個侍女叫小貝的,沒有一起隨您來么?”

    “她一片忠心,生怕我離了清漣宮后被伊穆蘭人疑心,這次又自告奮勇地要替我斷后,現在大約……唉。”

    朱玉瀟看了看蘇曉塵,又對朱芷瀲說:“他這孩子,從小我就是看到大的,是個穩妥之人,有他護著你,姨母放心多了。唉……其實姨母已是這般的年紀,不過每日就是虛度時日等著哪天就入土去,活不活得下去,又有什么打緊的,你們也不用太花心思在姨母身上,重要的是你們這幾個孩子……只可憐姐姐……”說罷,掩面又要哭。

    柳明嫣忙扶住她在旁勸道:“姨母莫要太過悲痛,如今陛下安然無恙,總算是我碧海的幸事,陛下方才說,當務之急是要入蒼梧去救人,姨母與陸丞相都知道不少蒼梧國的事,所以也想請二位將能知道的事都說出來讓大家聽一聽,或許可以互通有無,知道些真相。”

    朱芷瀲點頭道:“正是這個意思。母親崩逝前幾日與我提及過一些事,再加上留在來儀宮中的一些書信文函,我也能知曉一些母親的用意,只是知道得一鱗半爪,譬如……這慕云氏的事……”

    她面有難色,忍不住看了蘇曉塵一眼。

    祁楚來告密時提到的那些蒼梧國的事,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即便她此刻知曉自己是慕云氏之后,仍然覺得有些難以啟齒。

    蘇曉塵見她不好說,便開口替她把蒼梧國慕云鉉私生二子,一為溫帝李厚琮,一為駙馬陸文駿之事說了出來。

    眾人從方才登上鯤頭艦時便一個接一個地聽到些驚人的內幕,已是越聽越心駭,但聽到此處方覺得先前的那些事與之相比頓時如同兒戲。

    尤其是秋月實叔侄和鷲尾螢,他們都是外邦之人,至始至終都是以旁觀者的角度在一邊聆聽思考,聽到蒼梧與碧海之間的這些瓜葛,都忍不住想,一直以為琉夏皇族十二支之間的紛爭已經夠復雜了,沒想到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更可怕的是這兩國間所有的事猶如亂麻一般糾纏做一團,想斬都斬不斷,真叫人無從下手。

    秋月宗直是個穩重的老者,本來一直在旁默默地聽,聽到雙生子一事時終于忍不住插嘴道:“那么說來金泉駙馬竟然是蒼梧國人了?可是你們碧海人卻沒有絲毫的察覺?這如何可能?譬如你們方才說這溫帝與金泉駙馬是孿生的兄弟,那么銀泉公主既然見過金泉駙馬,又嫁去了蒼梧國見過溫帝,如何沒有發現兩人的相貌長得一模一樣?”

    朱玉瀟含淚嘆道:“這便真是造化弄人了。當初姐姐在雙泉亭中也問過我有沒有觀過那溫帝的面相。我說,君不見臣妻乃是古禮,便是偶爾有重要的慶典,也是遠遠路地望上一眼,不曾細看。且我當時日日都守在太師府中,鮮有拋頭露面之時,聽說那溫帝除了上朝之外也總耗在茶園和棋室中,幾乎不出宮。所以二十四年中竟然沒有面識。但凡要是能近身見過一次,我也必然有所察覺。可是……這也許真的是天數使然……”

    她頓了頓又說道:“其實要細說起來,金泉駙馬當年也并非全然沒有蛛絲馬跡,譬如他喜食紫蘇,這東西氣味沉重,在我碧海都是避之不及,在蒼梧卻是人人愛食。那時姐姐還總埋怨說每每桌上有紫蘇時都受不了,總想與他分席而食,從未去細想緣由。可這等小事若不是現在知道了真相,如何能想得出其中的古怪?又有誰會用來探究駙馬的身世。”

    蘇曉塵忽然隱隱約約想起不知何時似乎做過一個夢,夢中的那個中年書生便是請他吃了紫蘇餅,又托付他找女兒。他記得那書生的家中有本書叫《碧海蒼焰錄》的,其中就記述到慕云鐸的判詞:鳩占鵲巢舍還得。

    慕云鐸妄圖鳩占鵲巢李氏帝位而謀奪天下,卻為慕云氏的李厚琮從中破壞。然而看似失敗的結局卻因溫蘭的布置而陰差陽錯地引出了金泉駙馬陸文駿,既然蒼梧國的太子妃朱芷潔和碧海國的明皇朱芷瀲都是陸文駿的女兒,那么豈不是真的就成了慕云氏后人的天下了?

    想不到那本書中的預言還真成了現實,可惜當時不曾細看下去,不然,說不定還能看到自己和小瀲將來會發生什么事。

    朱芷瀲哪里知曉蘇曉塵心里這七七八八的天馬行空,她對陸行遠道:“阿翁,既然現在已經知道了蒼梧國的這些秘密,我們朱氏又被牽扯其中,那么當務之急就是要護住我姐姐的性命。據血族的王長姬說,溫蘭以此要挾我母皇,說一旦李厚琮知曉了姐姐是慕云氏之后,必然會起殺心。眼下鴿鷂已經放了出去,我們無論如何要盡快趕往瀚江兩邊,然后想辦法入帝都去救姐姐。我方才細想了一下,李厚琮兩面三刀,萬樺帝都又是京畿重地,所以此事不可強取,只可暗中行事。”

    柳明嫣點頭道:“陛下說得極是,其實還有件事臣尚未向陛下稟明。之前清鮫公主曾經向臣借走了一萬白沙營的將士,后來盡數捐軀于霖州,臣南疆總督府下的白沙營兵士還余一萬四千人,然而上個月臣麾下的水師六千人出海巡洋時不慎遇到罕見的風暴,幾乎全軍覆沒,只幸存了八百余人……”

    “什么?!”朱芷瀲一驚,“怎會遇上如此天災?”

    “臣也不太清楚,自從那琉夏國地崩島沉之后,南疆的天氣就變得越來越怪異,尤其是洋面上有時還會有紫電雷鳴,異象頻生。這次據幸存的兵士所述,本來還是風平浪靜,不料頃刻間就狂風大作,眼前一片驚濤駭浪,最要命的是所有的羅盤都失了準只是胡亂轉動,根本認不清方向!”

    秋月在點頭說道:“這種天候雖然罕見,但確實有。我琉夏古籍《太平記》中就有記載,說大約三百年前就有一次,紫電驚雷,伴著盤子大的冰雹把整個王都砸成一片廢墟,這若是在海上遇到,更是無處可逃了。”

    蘇曉塵想起伊穆蘭有沙暴雪塵,蒼梧有江河泛濫,琉夏和碧海有這紫電驚雷,果然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柳明嫣悶悶不樂道:“所以陛下,臣現在手頭可用兵數只有區區九千人不到了。方才臣用鯤頭艦在落霞灣震退了伊穆蘭人,其實也只能是唬得一時,而奪不回太液城。方才陛下說要去駐兵十萬的萬樺帝都救人,那也只好是悄悄潛入,正面交戰是絕無可能。”

    

    http://www.rcvbb.com.cn/bihaifengyunzhimoudingtianxia/1170515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cvbb.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中国竞彩网足球计算器 即时比分新浪 p62开奖2019177期 腾讯电子竞技游戏 51彩票计划软件下载 百变王牌玩法 福彩快三大小单双玩法 龙王捕鱼2充值版 全民炸金花可以提现金 逍遥牛牛下载 即时比分球探网手机版 全天幸运pk10计划 AG水上乐园官网 彩名堂手机版计划软件 彩77官方网站 三公玩法及规则 千炮捕鱼技巧